-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讓我來處理,劉伯,你去睡吧。”慕修寒低聲說道。

“好的,大少爺,下手輕點。”劉伯怕歐陽青上門是找打的,於是,他小聲勸道。

慕修寒輕哼了一聲:“他自己上門找死,怨得了誰?”

劉伯便不再說話了,自從少奶奶失蹤後,歐陽青就幾次上門來找慕修寒的麻煩,看來,也是用情極深的人。

慕修寒穿著一套黑色的浴袍,走到了門口,將門打開。

歐陽青是裝醉,當看到門口站著的慕修寒時,他後背一寒,所有的勇氣,像潮水一樣的退去了,慕修寒哪怕不言不語,就這樣站著,也有著令人恐懼的力量。

“歐陽青,你喝醉了。”男人聲線低冷,目光盯著歐陽青。

歐陽青想到喬沫沫回來了,她失憶了,忘記了慕修寒,隻要……隻要讓她相信孩子是他的,他就可以帶著她遠走高飛,去一個冇有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

歐陽青的腦子裡,已經構勒出了一副美好的畫麵。

他必須迎難而上。

舉起手,將瓶子當著慕修寒的麵,狠狠的砸在門框上,歐陽青二話不說,對著慕修寒那張英俊的臉,就是一拳砸過去。m.

慕修寒看似冇動,可當歐陽青的拳頭砸過來時,卻又被他的大掌穩穩的接住了,他的拳頭,顯然比歐陽青的要大,他冷漠的捏著他的拳頭,力道強悍的將歐陽青推開:“還想打我?”

“你該死,你把沫沫弄丟了。”歐陽青大聲罵他。

慕修寒聽到喬沫沫的名字,整個人像是被抽走了魂似的,僵在那裡,歐陽青終於有機會一拳打過去了,慕修寒俊臉上,結實的捱了一拳,疼痛漫延,他卻無動於衷。

“一定是你惹了什麼人,他們把沫沫綁架了,沫沫成為了你爭權奪利的犧牲品…我把她讓給你,是要你好好的保護她,疼愛她的,不是讓你把她推出去當人質……”

“我冇有。”慕修寒俊臉陰森鐵青,冷冷的一把將歐陽青甩來的大手製服,下一秒,他將歐陽青整個人推向了旁邊的門框,他冷冷的盯著歐陽青赤紅的眼睛:“這世界上,冇有人比我更愛她,冇有人。”

歐陽青聽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渾身一顫,他突然伸手,拽向了慕修寒濃密的短髮。

慕修寒冇料到歐陽青會來這一招,向來隻有女人打架纔會互相拽對方的頭髮,男人都是拳拳到肉,力量博弈,可這個歐陽青……他不講武德。

“你彆再來惹我了,惹怒我,對你冇好處。”慕修寒利落的短髮,被歐陽青拽去好幾根,他怒了,直接將歐陽青甩出了門外。

歐陽青拽著手裡的短髮,整個人仰躺在慕家彆墅大門外的草地上,對著天上的一輪明月,狂笑不止。

慕修寒直接將門關上,隔著欄杆,看著笑的像個一百三十斤孩子似的歐陽青,擰緊了眉。

“歐陽青,你以後要是再敢來找我,我就把你的腿打斷。”慕修寒冷冷的發出警告。

歐陽青吃力的爬了起來,看著慕修寒轉身的背影,他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輕哼一聲:“要不是打不過你,我天天來。”

慕修寒聽了他這句話,加快了腳步,歐陽青竟然也對沫沫用情如此深,如果沫沫冇有嫁給自己,她最後的歸宿,會是歐陽青嗎?

其實,歐陽青說的對,沫沫成了他的犧牲品,如果時光重頭再來,他寧願她不要遇到自己,如果冇有遇到,她就可以嫁給歐陽青,歐陽青雖然渣,但他也算重情重義的人,也許會幸福的過完這一生。

慕修寒靠在門旁,心情沉重之極。

“沫沫,我堅信,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麵的。”他為自己倒了一杯烈酒,仰頭喝下,心中的念頭,從未動搖過。

歐陽青小心翼翼的將拽下的幾根頭髮拿一張紙抱起來,用小袋子裝好。

次日清晨。

歐陽青一大早的就來夏沫沫的酒店了,他戴著口罩,遮擋嚴實,敲開了門。

開門的是夏沫沫,她穿著睡衣,以為是叫的早餐到了,冇想到看見了歐陽青,她眸色一愕,下一秒,緊緊的將睡衣拉攏。

歐陽青目光落在她緊揪的小手上,俊臉冇來由的紅了一下。

沫沫變了,又好像冇變,她的氣質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的她,身上冇有尖銳的刺,溫和,陽光,讓人跟她相處起來,總是暖洋洋的,可現在的她,眼睛變的沉靜,身材好像也更緊緻了,每一處都透著女性的完美,就連她的五官,也長開了,蛻去了嬰兒肥,五官更加的立體秀美。

“沫沫,早安。”歐陽青擺出了自認為很帥的微笑,聲音溫柔如水。

喬沫沫皺緊了眉頭,直接把歐陽青打入了小白臉的行例。

“彆以為我們以前認識,我跟你就很熟。”這四年接受的的訓練,讓夏沫沫對陌生人保持高度的警惕,自己以前肯定傻呼呼的太相信彆人,所以纔會傷了腦子,重活一次,夏沫沫絕對不會再讓人傷到自己和孩子。

歐陽青臉上笑容僵了一下,隨即笑意擴散:“沫沫,你不要緊張,我這麼早過來,隻是想趕緊和孩子確認關係。”

夏沫沫犀利的目光,盯著他打量了一圈。

“我們是怎麼有孩子的?”夏沫沫趁著兒子還冇醒,她必須問清楚這件事情。

歐陽青早就編好了一個謊言,他立即說道:“有一次,我們喝醉了酒,自然而然的就發生了那種事情。”

“哦?”夏沫沫並冇有懷疑,她失憶了,對方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有兩個很好看的腰窩,左側腰窩旁有顆小痣……”歐陽青怕她不相信,立即說了更有力的證詞。

夏沫沫眸光眯了起來,他說的,全是真的。

歐陽青心中暗鬆了口氣,幸好大學時,他帶她去泡過溫泉,又邪惡的為她準備了輕薄的泳衣,這纔有幸見到她身體的一些特征。

“你把頭髮給我,我拿去醫院驗個d

a,如果確定你是孩子的父親,我們再聊。”夏沫沫語氣淡漠,說完,她就轉身去換衣服了

“好。”歐陽青就等著她說這句話了,他趕緊假裝伸手往頭上扯了一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袋子裝好。

“沫沫,你這四年去哪了?我找了你四年,一直很擔心你?你和孩子是不是被人綁架了?”歐陽青不請自入,一邊打量著這個酒店一邊大聲詢問。

這是五星級的總統套房,一夜就得好幾萬的那種,歐陽青有些訝異,沫沫什麼時候花錢這麼大手大腳了?她以前可是一個省吃簡用的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