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是的,真是令人意外,這位雲總神秘的麵紗終於揭開了,肯定會令所有人震驚。”眼鏡女語氣透出驚歎。

“把慕修寒的資料調出來,我要看。”

眼鏡女迅速的在ipad上操作了一番,數秒後,關於慕修寒的一些資訊,跳了出來。

“老闆,你看……”眼鏡女突然發出驚呼聲,手指著螢幕:“是夏清清小姐嗎?”

男人麵色一僵,修長手指快速的拿過ipad,摘下墨鏡,一雙褐色冷眸,死死的盯住了螢幕上那張照片。

“她不是清清,她們的氣質不一樣。”顧博淵微眯著眸,他以為,他的清清回來了,可當看到喬沫沫臉上的神情時,他可以肯定,她們不是同一個人。

“可她們真的太像了,她是慕修寒的前妻,我們可以再深入調查一下她們的關係。”眼鏡女驚歎著說。

“清清死了。”顧博淵目光變的赤紅,大掌捏緊:“我花了數十億投入到藥物研究所,她終是先一步離開。”

“老闆對清清小姐的深情,世間少有,清清小姐走的很安詳。”

“我還是遲了一步,清清為什麼不再多給我一點時間。”顧博淵英俊的麵容閃過痛楚之色。

眼鏡女不敢說話了,她瞭解顧博淵,他對夏清清小姐的感情非常的深厚,她離世,顧總的靈魂也像被她帶去了另一個世界。m.

“把慕修寒和喬沫沫的一切都查清楚。”顧博淵冷冷的命令。

“是!”眼鏡女應聲。

喬沫沫跟老太太正在商場買衣服,幾名保鏢不遠不近的跟著她,喬沫沫拿起一件小衣服。

“這條小裙子好漂亮啊,如果是女兒,一定很可愛。”喬沫沫看著這些小衣服小玩具,心都萌化了。

“萬一是個兒子呢?”老太太忍不住笑道。

“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我隻盼他健健康康的。”喬沫沫最近又恢複了產檢,小傢夥在肚子裡踢踢打打的,動作很有力。

“其實你隻需要去醫院照一下,就知道是男是女了。”

“算了,反正隻剩下兩個多月了,我就等著開獎吧。”喬沫沫臉上儘是溫柔。

老太太點點頭:“也是,事先知道了,就不是驚喜了。”

“明天我要去醫院做產檢,我想叫他陪我去。”喬沫沫輕聲道。

“修寒肯定很樂意的,你們和好了?”

喬沫沫點點頭:“以前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我不追究了。”

“嗯,兩口子,床頭吵,床尾和,冇必要較真。”老太太也希望他們趕緊和好。

天黑時分,喬沫沫和老太太提了大包小包的東西回來,全都是小嬰兒用的,周姐站在門口,看到這些東西,沉著臉色說道:“孩子還冇生呢,就已經開始敗家了。”

喬沫沫愣了一下,看著周姐一臉的嘲諷,她心中暗歎,這個周姐……真是愛管閒事。

“周姐,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的錢買的。”喬沫沫解釋了一句。

周姐臉黑的轉身,走進了廚房。

“沫沫,你要不要跟修寒說一下,讓他把這位周姐調走?我看她總是帶著有色眼鏡打量你。”老太太很擔心。

“她肯定是把我當成水性楊花的女人了,算了,不跟她吵。”喬沫沫歎氣。

“她們是不知情,如果知道雲總就是修寒,她纔不敢這樣給你臉色看。”

“是啊,就是因為她們都不知道,背後說我的閒話,我可以當聽不見。”喬沫沫苦笑。

快到晚飯時間,喬沫沫下樓準備用晚餐,慕修寒回來了,手裡提了一個包裝袋,看到她,眸色一柔,走了過來:“沫沫,我讓人給你定製了一條項鍊,你看看,喜不喜歡。”

喬沫沫微訝,伸手拿過來,打開,一條鑽石項鍊,閃耀著迷人的光芒。

“這應該很貴吧。”喬沫沫看著那顆巨大的鑽石吊墜,驚呼道。

“配你,正合適。”慕修寒薄唇勾起了微笑。

喬沫沫心裡一甜,美眸輕輕的落在男人的臉上,他臉上冇有疤痕,俊美絕色,令人格外心動。

慕修寒被她這般望著,冠玉般的麵容上,閃過一抹羞紅。

他以為自己的臉皮足夠厚了,原來,被她目不轉睛的看著,還是會害羞。

“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說?”喬沫沫深吸了一口氣,主動的開口詢問。

慕修寒俊臉微僵,目光灼熱的鎖著她的俏臉,嗓音低沉:“你不是都知道了嗎?”

喬沫沫美眸一眯:“知道是一回事,你親口說,是另一回事。”

“對不起,沫沫……”慕修寒發自內心的道歉。

喬沫沫輕哼一聲,背過身去:“一句對不起就夠了?”

“不夠。”慕修寒附到她的耳側,啞然低語:“我還要好好的補償你。”

“就這一條項鍊就打發我?”喬沫沫故意耍性子。

“這隻是一份小禮,大禮還在後麵,沫沫,你還恨我嗎?”慕修寒緊張的問。

喬沫沫對上他真情的雙眼,咬了咬唇,搖頭:“早就不恨了,我知道你有苦忠的。”

“不,是我不好,我本來一開始就該告訴你。”慕修寒歎氣,自責。

“你一開始是不想,後來是不敢了,對嗎?”喬沫沫早就看出他的心思了。

慕修寒伸手在她臉上輕輕的捏了捏:“都瞞不過你,冇錯,一開始我以為自己不會愛上你,所以對你格外冷漠,可慢慢的……我發現你很有趣……”

喬沫沫噗哧一聲笑了:“我哪裡有趣了?”

“除了有趣,還很善良,不嫌棄我。”慕修寒想到她一來就替他擦洗身體,有小孩子歧視他,她也是第一時間站出來維護,那時候的她,就像發光的仙女一樣,觸動了慕修寒最柔軟的心。喬沫沫溫柔的望著他,視線交織,能感受到彼此間最熱烈的情意。

周姐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她覺的很噁心,特彆是喬沫沫,這個女人剛開始住進來的時候,裝的多清高似的,現在一雙眼睛卻像粘了膠水似的,粘在了雲總的身上。

慕修寒伸手,溫柔的將她摁入自己的懷裡,薄唇咬在她的額頭處:“我以為你會很生氣。”

“我是很生氣啊,但仔細想想,你有你的苦忠,你又不是故意傷害我的,你吃錯了藥。”喬沫沫鬆了口氣,也許是老天的有意安排,正好那天晚上她送淩妍回家,正好被他碰見,如果換作是另一個女人出現在那裡,也許失去理智的慕修寒,也會控製不住……

想到這些,喬沫沫纖細的手臂,緊緊的回摟著他,無法想像,有另一個女人和他糾纏在一起。“我其實很早就想告訴你的,但那個時候,我有點喜歡你了,我怕你會生氣跟我鬨離婚。”慕修寒附在她耳側,小聲說道。

“我們到樓上去聊。”喬沫沫發現同姐的身影一閃而過,她立即牽住男人的手,和他一塊兒上樓了。

在臥室裡,喬沫沫這才放輕鬆了,坐在沙發上,眸底染著笑意:“彷彿一切都冥冥中註定了,我和你…很有緣份。”

慕修寒也止不住勾起了嘴角:“說的對,不管經曆多少,我們都回到最初了。”

“老公,彎彎繞繞,我們又在一起了,真的很幸運。”喬沫沫歎了口氣,隨即又想到什麼,樂了起來:“你來鎮上找我的時候,我好像讓你很為難,你有冇有生氣?”

慕修寒想到她帶自己到鎮上買衣服時,她故意給他買大紅大綠的,他真的很無語。

“當時有點,現在不氣了。”慕修寒實話實說。

“那你怎麼不離開,是你自己送上門來讓我捉弄的。”喬沫沫輕哼一聲,略顯得瑟。

“是,我就是為了讓你消氣的,不管你怎麼折磨我……我都不捨得離開。”慕修寒輕柔的走到她麵前,蹲下:“沫沫,彆小看我愛你的決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