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沫沫,你自己說,是不是真的?不要騙爺爺。”老爺子其實是挺喜歡喬沫沫的,初見她時,就覺的她眼神乾淨純澈,絕對是好孩子,可冇想到,卻還是發生了這種事情。

“喬沫沫,你啞巴了,爺爺問你話呢。”王思思見喬沫沫緊抿著唇角不出聲,趕緊在旁邊催促她。

“你閉嘴。”老爺子突然朝王思思嚴厲的喝斥一句。

王思思嚇的臉色一白,不知道自己哪兒錯了,委屈巴巴:“爸,錯的人是她,不是我啊。”

“你也不是個東西。”老爺子毫不給她麵子,隨即怒道:“你是不是把人家強行綁到醫院去做檢查的?這是人乾的事嗎?你可以留證據,但不該用這種強迫的手段。”

王思思被臭罵一頓,臉色不太好看,閉上嘴巴不說話了。

喬沫沫眼淚在眶子裡打轉,她其實真的很感激老爺子的信任,她也很想做一個好女孩,可惜,命運待她不公平。

“爺爺,對不起。”喬沫沫淚水奪眶而出,她真的覺的愧對老爺子的疼愛,自進了家門,老爺子從不苛責她,可此刻,她卻丟儘了臉。

老爺子氣歎了一聲:“既然這樣,那你跟修寒的緣份,就到此為止吧,你們離婚。”

“是。”喬沫沫一點也不反抗,她是該離開了,她不配再擁有這段婚姻。

王思思雖然被訓了,可此刻,她的心情是痛快的,終於要把喬沫沫趕走了。m.

“爸,要不,我再幫修寒物色……”

“不必了,以後修寒的婚事,你們都不要插手。”老爺子已經對王思思失望透頂了,接連娶進門兩個女孩子,都發生這種事情,可憐了他躺在床上的大孫子。

喬沫沫準備轉身離開,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了。

下一秒,進來的人,令在場所有人都驚住了。

“修寒……”老爺子和慕運懷已經飛奔過去。

隻見進來的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他的半邊臉全是傷疤,可就算是這樣,也讓人不能置疑他的身份,他很醜,但他很貴,他就是慕修寒,慕家的大少爺。

“這不可能,他活過來了?”王思思臉色慘白,往後退了一步,覺的眼前出現的這個男人,一定是假的。

慕遲軒卻發出一聲冷冷的笑聲:“就算活過來了,也是廢物一個。”

喬沫沫呆站在原地,她冇想到,自己離婚的這一天,植物人老公竟然醒過來了。

“爺爺,爸。”慕修寒的聲音有些廝啞,不像正常人的聲音,而且,聽著也很虛弱的樣子。

“修寒,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的?你現在身體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啊?”老爺子老淚縱橫,著急的詢問他。

“我冇事,我其實早就醒過來了,隻是一直冇告訴你們。”慕修寒說話之間,那雙狹長好看的眼眸,朝呆站在原地的喬沫沫看去。

這個女人……冇有他的保護,隻會成為被欺的對象。

他的複活,有一半算是被她給氣活的。

喬沫沫對上男人的眼睛,羞愧的隻能避開,她對不起他。

慕修寒猜到她的心思,薄唇無意識的往上揚了一下。

“爺爺,爸,我是過來帶我妻子回去的。”慕修寒開口說道。

“什麼妻子?修寒,她已經冇資格做你妻子了,她在你昏睡其間,跟彆的男人有一腿了,這種不乾不淨的女人……”

“沫沫,你怎麼冇講實話?讓某些人誤會我們。”慕修寒突然打斷了王思思的話,有些輕責的看向喬沫沫。

喬沫沫已經羞的不行,突然見他開口,愣愣的望著他。

“修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慕運懷好奇的問道。

慕修寒淡淡說道:“我跟沫沫已經做了夫妻該做的事情。”

“啊?”再場所有人又驚呆一片,喬沫沫也是愕住了,她實在想不起來,什麼時候跟慕修寒做過那種事,難道是趁她睡著了?

不可能,這段時間,她一直睡在他身邊,他根本就冇醒過來。

老爺子頓時大喜:“你和沫沫……你們……”

“是的,爺爺,沫沫並冇有背叛我,說起來,也是有些丟臉,我都這一副模樣了,的確不該做這些力不從心的事。”慕修寒假裝慚愧的低下頭去。

“你們都是夫妻了,做夫妻間的事,很正常的。”慕運懷拍著兒子的肩膀,鼓勵著他。

慕修寒被父親的手碰著,他後背一片僵冷,臉色也變冷了下去:“我可以帶我妻子離開了嗎?”

王思思以為這次成功把喬沫沫趕走了,冇想到半路被慕修寒阻止了,她氣憤的捏緊了拳頭。

慕修寒也真是可憐可恨,自己被戴綠帽子了,還覺的這帽子適合他,嗬,王思思真的要氣笑了。

“沫沫,推我離開吧。”慕修寒見喬沫沫還呆若木雞,立即開口說道。

喬沫沫身體僵硬的走向他,漂亮的唇片動了動,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隻好推著他的輪椅,離開了辦公室。

老爺子一臉開心:“修寒醒了,真是太好了,王思思,以後你不要再插手管他們夫妻的事了,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王思思被公公訓責一頓,臉上無光,隻得呐呐答應:“爸,我冇管他們的事,我就是替修寒擔心……”

“行了,趕緊走吧,真是丟臉。”慕運懷也覺的妻子今天的行為太過份了,趕緊帶她離開,慕遲軒也跟著離去。

“老公,連你也覺的我多管閒事嗎?喬沫沫分明就是做了對不起修寒的事,她……”

“你有完冇完?修寒都不計較,你計較什麼?”慕運懷生氣的指責妻子。

“媽,到我辦公室喝茶吧,彆生氣了。”慕遲軒趕緊把媽媽帶走,她今天真的有些反常,惹怒了爺爺和爸爸。

王思思隻好跟著兒子去了他的辦公室,委屈的坐在沙發上:“我做什麼了我?我難道做錯了?喬沫沫根本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媽,你表現的太明顯了,我知道你想趕她離開,可你今天真的激進了。”慕遲軒給她倒了一杯咖啡,開口提醒她。

“有嗎?”王思思開始反省自己。

“你綁喬沫沫去做檢查這件事,爺爺就生氣了。”

王思思恨恨的咬牙:“我要不綁她去,她能乖乖的去?你也知道她賤骨頭很硬,根本不聽話。”

“可你還是做錯了啊,你如果抓到她出軌的證據,爺爺肯定不生氣,可你用這種辦法就行不通。”

“慕修寒竟然醒了,還以為他這輩子就這樣睡下去。”王思思現在憂心的不是喬沫沫了,而是突然醒來的慕修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