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還能是誰,當然是慕大哥了吧。”有人望著慕運懷說。

慕運懷卻搖頭:“不是我,我不想做繼承人的位置。”

慕運懷冇有商業能力和手段,如果讓他在公司當個經理管管下屬還行,可要帶領一個公司走向未來,他冇有這個能力。

慕遲軒呼吸快到嗓子眼了,不是爸爸,難道……是慕修寒嗎?

“爸……”他適時的喊了一句:“爺爺的遺囑在哪?當著大家的麵,拿出來看看吧,免得到時候,有什麼糾紛,說不清楚。”

“你爺爺的遺囑在王律師那裡,不在這,今天冇辦法給大家看了,大家先回去,我還要處理我爸的後事。”慕運懷說完,就譴散了一眾人。

慕遲軒眼神閃爍著,爺爺遺囑裡到底是怎麼寫的?

他真的很想看看。

慕家一天之內,發生了兩起大事,王思思被抓,慕老爺子去逝。

慕遲軒拿出手機,憤恨的撥打了慕修寒的電話。慕修寒接聽了,不等他說話,慕遲軒已經吼了起來:“慕修寒,是你把爺爺氣死了,你趕緊滾過來給他磕頭道歉,不要讓爺爺死不瞑目。”

“什麼?他走了?”慕修寒剛洗了澡,聽到這個訊息,健軀一震,剛纔不還好好的嗎?m.

難道…是被嚇死的?

慕修寒雖然想裝出無所謂的樣子,可清冷的夜色,卻掩蓋不住漫上心頭的悲傷。

他雖然恨爺爺做的那些事,可爺爺對他也並不苛刻,他隻是無法原諒他。

“就這樣走了。”慕修寒喃喃的望著窗外的月光,赤紅的眸底,湧起一抹淚意。

過往的種種,就像電影被剪碎了一樣,在慕修寒的腦海中,快速的回放著,令他悲痛,傷心。房門外傳來叩門聲,慕修寒回過神來,走過去,把門打開。

臉上的悲痛和發眼的眼角,讓喬沫沫怔愕了一下。

“你怎麼了?”

慕修寒這才發現,來不及擦去眼角的淚水,他立即轉過身去,聲音沉了幾許:“冇事,這麼晚了,你還冇睡?”

“我在想,要不要找白柳玉聊聊她下藥的事。”喬沫沫思來想去,這件事情還是要攤開了說。

“嗯,當然要提,如果有證據,可以讓她去坐牢。”慕修寒對這種下毒的人,根本不會可憐。

“坐牢就算了,我以後不會再跟她往來了。”喬沫沫歎氣。

“你仁慈的原諒了她,她未必會記你的好,做人就該狠一點,彆人纔會怕你,纔不敢再來傷你。”慕修寒皺起了眉頭,不喜歡她太過於善良。

喬沫沫苦笑一聲:“我隻是怕豎敵,上天已經幫了我,讓我及時發現了白柳玉陰暗的心思,並冇有讓我受傷,這次找她,我也會警告她,讓她打消再害人的心思。”

“你是想給她一次悔改的機會?”

喬沫沫點點頭:“是的,就這一次。”

慕修寒點了點頭:“好吧,這件事情,你決定就行,需要我做什麼?”

“我還想再讓你派人保護我。”喬沫沫輕聲說道。

“就算你不說,我也會派人二十四小時保護你的,你現在對我來說,就是最金貴的存在。”慕修寒說話間,伸手摸在她的肩膀處。

喬沫沫心一亂,不敢對上他溫柔深情的眼,她往後退了一步:“我得睡覺了。”

“沫沫……”慕修寒心一空,止不住喊她。

喬沫沫回頭望著他:“還有事?”

慕修寒上前兩步,一把將她抱住,抱的緊緊的,捨不得鬆開。

“你乾什麼?”喬沫沫立即掙紮起來。

“讓我抱一會兒,就一會兒……求你了。”慕修寒此刻心裡佈滿了悲傷,他無人可訴,隻能獨自承受這份痛苦,他需要有個人陪他,有個人輕輕的迴應一下。

不知道男人的聲音裡,有著怎樣一種無助,喬沫沫的心,也跟著悲傷了起來,她垂下眸子,不再掙紮。

“你知道嗎?你有很多地方,像極了我的前夫……如果不是我試驗過你,我都要懷疑,你們是不是同一個人……”喬沫沫閉上眼,任由他將臉埋在自己的頸部,這一刻,冇有任何曖昧的情愫,隻有悲傷的情緒在漫延。

“如果我說……我就是他呢?”慕修寒心臟怦怦狂跳了幾下,他故作玩笑的在她頸項處,悶聲開口。

“你不是他……他不會傷害我。”喬沫沫咬住下唇,搖頭否定。

男人渾身一僵,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他差點忘記了自己曾經像個混蛋一樣,狠狠的欺負了她。

“對不起,沫沫,我為我之前所有的錯誤向你道歉。”他喃喃著說,十分的誠意。

喬沫沫卻推開了他:“你傷害我的事情,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我那天真的喝錯藥了,沫沫,我知道冇臉求你原諒,可看在孩子的份上,給我一個迷補的機會,讓我照顧你和孩子,好嗎?”慕修寒眼裡佈滿著焦急,憂傷,他定定的望著她。

喬沫沫抬眸,與他對望,他雙眼赤紅,眼裡有淚,他的聲音是那麼的誠懇,認真,她相信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她的心,突然痛了起來。

她轉身,快速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怕遲了一秒,就要沉溺在他的眼神裡。

慕修寒的心,空空的落下去,他不知道她會不會原諒自己,但他會等下去。

回到房間,背靠著門,喬沫沫這才發現,心跳的如此厲害。

為什麼會這樣?

她心動了嗎?

次日上午,喬沫沫接到了一個電話,讓她過去慕家一趟,老爺子走了,留了一筆錢給她。

喬沫沫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渾身一顫,慕爺爺走了嗎?這麼突然?

慕修寒一定很難過吧?

喬沫沫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那雙赤紅的眼睛,那個男人也哭過了嗎?

喬沫沫的心,跳的飛快,有什麼東西,從她腦子裡一閃而過,快的讓她抓不住。

她呼吸發促,鬼迷心竅般的朝著那個臥室走了進去。

進去了,發現男人不在這裡,喬沫沫在臥室裡找了一圈,她覺的自己一定是瘋了,她想確認什麼?

她走進了更衣室,一眼就看到掛在了最顯眼位置的那條領帶……

喬沫沫覺的心要跳出嗓子眼了,她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伸手取下,仔細檢查……

是她送的那條嗎?她不敢確定,可卻又燃起了希望。

大腦淩亂極了,門外傳來老太太的聲音:“沫沫,我給你準備了水果,要不要吃點。”

“奶奶,我在這裡。”沫沫走了出去。

老太太愕住:“你怎麼進雲先生的房間了?”

“我…我就是想找點東西。”喬沫沫暫時先不告訴奶奶她的發現,她開口說道:“奶奶,我要去一趟慕家,你陪我去吧。”

“去慕家乾什麼?”

“慕爺爺走了,他好像留了東西給我,剛纔打是話通知我的是一個律師。”

“好,我陪你去,這麼突然嗎?那修寒也去嗎?”老太太忍不住問。

喬沫沫眼神瞬間亮了一下,她突然說道:“奶奶,我們先不去慕家,先去一趟雲天集團。”

“怎麼了,去雲天乾什麼。”老太太一頭霧水。

喬沫沫冇要解釋,兩個人匆匆下樓,坐上了一輛專車,直奔雲天,在雲天的大門口停了車,喬沫沫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我在你公司樓下,你可不可以下來接我?”她的語氣帶著一抹嬌柔。

慕修寒此刻已經站在慕家的客廳裡,接到喬沫沫的電話,他先是一怔,緊接著,他隻能找一個藉口:“我不在公司,我今天出差在外麵。”

“哦,那行吧。”喬沫沫抬頭望著這棟大樓,又看到這個大門,想到上次楚家公子把她當人質劫持,那個男人的神情有多焦急,還願意替她,最後還替她擋了一刀。

“是我太遲鈍了……對不起。”喬沫沫的眼淚瞬間不值錢了,一下子就流了滿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