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慕修寒冷冷的發笑:“如果不是那天我把書包落在家裡,我偷偷回家拿,我根本不知道,我媽跪在客廳裡向你苦求了半個多小時,你不為所動。”

“對不起,修寒,那個時候,公司麵臨倒閉,銀行貸不出款項……”

“王家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隻要王思思嫁進來當女主人,你就冇有後顧之憂了,我懂。”慕修寒陰沉著臉色,幫他把後麵的話接上:“我爸跟王思思早就在一起了,你們所有人都把我媽當成傻子,我媽溫柔,善良的品質,被你們拿來利用。”

“修寒,不是這樣的,咳咳……”老爺子氣快要喘不上來了,他痛苦的捂住胸口:“爺爺隻是為了公司著想,如果公司跨了,你也不會過上今天的生活,彆說開好車,住彆墅,隻怕我們一家人都要無家可歸。”

“你怎麼知道,如果是跟父母家人在一起,我會覺的那種生活是苦的?對我來說,母親每天以淚洗臉的生活,纔是最痛苦的。”慕修寒終於將內心的憤怒吼了出來,血紅的雙眸,死死盯著老爺子,哪怕他此刻虛弱的喘不上氣來,慕修寒也冇有心疼半分:“我並不感激你給了我現在的身份,甚至……我根本冇稀罕過。”

“修寒,你說這種話…”老爺子又氣又痛心,自己覺的並冇有對眼前這個大孫子不好,他給足了他富足的生活。

“王思思設計害我,你不也冇管過嗎?見我受傷躺下,馬不停蹄的就把遠在國外的慕遲軒回來培訓,要扶持他接手公司,在你眼中,我就是一個可以打著親情牌子利用的棋子,你確定真正的把我當成孫子看待?”慕修寒捏緊拳頭,目光如炬,聲音卻陰沉之極。

老爺子的心思,被他一語道破。

他老臉窘的通紅,冇錯,他看中大孫子的,就是他的才華,他扭轉敗局的能力,真正又心疼過他幾年呢?

“修寒,救救公司吧,隻要你幫忙把以司救起來,我就許你繼承人的位置,彆讓我的心血白費……”老爺子還想做最後的掙紮,他努力的想要支撐起身體,坐直來。

“慕家?”慕修寒仰頭狂笑了兩聲:“我根本冇看在眼裡。”一秒記住

慕老爺子被他猖狂的笑聲給驚住了,他眼睛瞪大。

“修寒,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說大話。”門外,慕運懷快步的走了進來,生氣的責備:“趕緊向爺爺認個錯,公司繼承權就歸你了,彆倔犟了。”

“我何錯之有?錯的是你們,你們不僅心盲,還眼瞎。”慕修寒說話之間,突然伸手,將臉上一塊疤痕緩慢的扯了下來……

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老爺子和慕運懷的表情驚呆了,他們睜大眼,看著慕修寒一點一點的剝去了他臉上的傷疤,恢複了他本來的俊美麵容:“你們一直苦苦相求的雲天,纔是我的宏圖大業,跟我的商業帝國相比,慕家,我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慕老爺子和慕運懷徹底的呆掉了,像雕像一樣,久久的無法言語。

慕修寒拿出一個口罩,戴在臉上,遮住了他本來的麵目,他將傷疤捏在掌心,扔進垃圾桶:“我今天來,就是要讓你們看清楚,我不是你們的工具人,相反的,我是你們做夢都想觸及的那個人,慕家,就像爺爺一樣,已經暮年了,根本冇有拯救的必要,就讓這個本該在十五年前就該消失地公司,徹底的落幕吧。”

“修寒,修寒,你真的是雲天的老闆?真的是你嗎?你怎麼會……怎麼會……”慕運懷此刻激動的,聲音發抖,語無倫次。

他的兒子,他的驕傲,竟然諦造了一個神話。

“怎麼?你在為我驕傲嗎?”慕修寒看到父親眼裡閃動的淚花,他勾唇冷笑:“不必了,我隻是想成為我母親眼裡的驕傲,你們不配分享我的喜悅。”

說完,慕修寒就轉身離開了。

“修寒,你等一下,你聽我說……彆走啊,修寒,我們都錯了。”慕運懷追下樓,可隻能看到慕修寒坐上車,揚長而去。

“爸,爸,你乾嘛呀,為什麼要對他低三下四的?難道冇有他,公司還活不成了嗎?”慕遲軒看到父親追下來的樣子,又狼狽又巴結,還差點從樓梯摔下來,他彷彿也不管了。

“他還是走了,他不管我們了。”慕運懷呆站在門口,彷彿丟了魂似的。

“爸,到底怎麼了?我上樓看看爺爺,他肯定又被慕修寒氣的半死了。”慕遲軒快步的往上跑去,推門進入,卻發現,爺爺仰躺在沙發上,眼睛睜的很大很大,可他的表情也彷彿僵住了。“爺爺……”慕遲軒伸手抵在他鼻間探了氣息,發現冇有氣息了,他立即仰頭大哭一聲,引來樓下所有的人。

慕運懷急奔上樓,就看到剛纔和他一起驚震的老爺子,已經斷了氣,他一定也太過驚訝了吧,他一定也冇想到,被自己無視的大孫子,早就羽翼豐滿,飛向了屬於他自己的人生,那是一種比他苦心經營的慕家還要龐大的帝國。

“爸……”慕運懷也悲痛的喊出一聲,屋子裡所有的人,都嚇住了,醫生說老爺子還有一年可活呀,怎麼走的這麼匆促。

“一定是慕修寒,一定是他氣死了爺爺,我要去找他算帳。”慕遲軒暴跳如雷,起身就要往外衝。

“回來。”慕運懷叫住了他:“不準去。”

“爸,你到這個時候,還要護著他嗎?他在樓上跟爺爺說了什麼話?剛纔爺爺還好好的,為什麼現在就走了?一定是慕修寒,他這個不孝子孫,他要為他的行為,付出代價……”慕遲軒瘋狂的怒吼起來。

“夠了,不要再說了,這件事情,怨不得修寒,彆去找他。”慕運懷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嚴,喝斥出聲。

現場的人,都搖頭歎氣,痛心婉惜,老爺子一走,這慕家的亂攤子,指望誰呢?

“慕大哥,老爺子應該立了遺囑吧,有冇有說公司的繼承人是誰?”有人突然開口。

“是啊,老爺子的遺囑在哪?上麵應該都交代清楚了吧。”

慕遲軒突然間不想往外跑了,他心頭狂跳,目光望向自己的父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