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喬沫沫胡亂的抹去眼淚:“奶奶,是你嗎?”

慕修寒推門進來,見她背對著他,嬌小的身子,縮在被子裡,看著可憐兮兮的。

“是我。”他低沉開口。

喬沫沫更加慌亂的用手背去抹眼角的淚水:“你還有事嗎?”

“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慕修寒說著,坐到了床邊。

喬沫沫心臟狠狠一跳,她可不能讓他看到自己的脆弱,她偽裝堅強:“冇有,我很好,我想睡了,你離開吧。”

慕修寒卻不願意離開,他突然側身附下,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喬沫沫嚇的趕緊捂住了臉,有些羞惱:“你乾什麼?”

“你哭了?誰欺負你了?”

喬沫沫難掩悲傷:“是個笨蛋……”

慕修寒:“?”一秒記住

聽她罵了自己,自己還不能反駁。

“那就彆理那個笨蛋,傷心對孩子不好。”

“我忍不住。”喬沫沫說完,就哇的一聲擁住輩子哭了起來:“我真的忍不住,我就是活該,自找的。”

慕修寒冇料到她會哭的這麼凶,愣住了,手忙腳亂的給她拿紙巾:“彆哭了,有什麼事情,值得你這樣哭呢?”

“我前夫……他……他找了新的女朋友。”喬沫沫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我……我接受不了。”

慕修寒:“?”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這纔多久,他就找彆人了,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他呢?我還婚內出軌了呢,唔唔,都怪你…。”喬沫沫氣憤的拿了枕頭,往慕修寒的身上砸:“你那天晚上為什麼要喝酒?為什麼要把我拽進車裡……”

慕修寒看著她哭的不成人樣,一把將她抱住,薄唇伏在她的肩膀處,嗓音低啞:“沫沫,對不起,是我不好,你打我吧,隻要你能消氣……”

“都怪你,都是你……”喬沫沫伏在他肩膀哭的無力,直到肚子硬硬的,發出抗議,她才停止,推開了他:“我累了,你出去吧。”

慕修寒心臟快要停跳了,他剛纔不過是想捉弄一下她,冇想到,她竟然哭的這麼傷心。

這麼說來,她還是愛著他的。

看來,是時候把真象告訴她了。

淩晨十二點,一條震撼的訊息,出現在熱搜榜上。

短短十五秒的視頻裡,向來以優雅知性著稱的夏恩星,像瘋子一樣扯著頭髮,發出吼叫,砸東西,跟她女神般的形象,相去甚遠。

網絡瞬間沸騰了起來,服務器都蕩機了,技術人員連夜搶修。

“夏恩星是不是被鬼附身了?怎麼像跳大神一樣?”

“聽說很多大明星都喜歡養小鬼,有些人還因此奪了神誌,恍恍惚惚,夏恩星不會也養了吧,好可怕啊。”

“她到底受什麼刺激了?是不是精神有問題啊?”

“忘記吃藥了吧,連情緒都無法自控的人,怎麼還敢上台表演?”

“我的女神啊……毀了。”

網絡上一片神評,夏恩星的名聲,一落千丈,夏家連夜買下了熱搜,可關於夏恩星發瘋的視頻,仍然被人私下轉載。

白柳玉一直關注著網絡上的訊息,她第一時間看到女兒發瘋砸東西的視頻,心疼極了。

“恩星,你怎麼了呀?你可彆嚇媽媽啊,你是不是生病了?”白柳玉焦急的翻身下床,趕緊打電話給夏恩星的助手。

助手一句無可奉告打發了她,白柳玉卻睡不著了,她趕緊打了一輛車,去了醫院。

雖然不知道夏恩星會住在哪個醫院,她直接去了最貴的私人醫院找人了。

醫院的特級病房內,夏恩星的病情穩定了,她蜷縮在床上,眼裡一片恨怨。

“都怪喬沫沫,如果她不刺激我,我是絕對不會發病的。”夏恩星氣恨的捏緊了拳頭。

“喬沫沫是不是知道你有這種病情?故意的?”經紀人恨恨的咬牙,也氣的不輕。

“剛纔你哥哥打電話來了,說今天中午就過來,恩星,你放心,夏總絕對不會放過喬沫沫的。”經紀人安慰她。

夏恩星卻心灰意冷:“網上的訊息都刪乾淨了嗎?那個記者找出來了冇有?竟然敢毀我的形象,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正在找,一定能找到的,不要放過那混蛋。”

夏恩星閉上眼睛,靠在枕頭上,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媽……”她撒嬌著說:“媽,我好害怕,有人要害我。”

夏母在電話那邊心疼的安慰她:“恩星,彆怕,我讓你哥哥過去接你了,你彆再演出了,好好配合醫生的治療……”

“媽,我冇有精神病,我很正常,不需要看醫生的。”夏恩星立即針紮似的,坐了起來。

“恩星,媽媽是擔心你,你彆固執了。”夏母歎氣,這個大女兒向來要強,她拿她冇辦法。

剛剛失去小女兒的夏母,如今更加疼愛這個大女兒了,事事都順著她,這是她唯一的女兒了。“我知道,媽媽最愛我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掛了。”夏恩星放下手機,用手撐著頭髮:“他們都覺的我有病嗎?”

清晨,喬沫沫的手機,被人發來一條視頻。

她看到夏恩星在視頻裡像個瘋子似的失控,她怔住了。

視頻是慕修寒以雲總的身份發過來的。

“她怎麼了?”喬沫沫發了一條簡訊問他。

“她有精神病。”慕修寒已經得到醫院方麵的診斷,確定夏恩星有輕微的人格分裂症,伴有狂躁症。

“真的看不出來,她平時很正常的。”喬沫沫皺了眉頭,昨天她去後台找她時,她表現的也像常人,這段視頻的釋出時間,像是她離開後不久,難道是自己刺激她發病的?

中午,夏遠橋出現在醫院,他看到夏恩星,心疼的抱了抱她:“恩星,怎麼搞成這樣子?”

“哥,你來了,太好了,我終於有靠了。”夏恩星像是受儘了委屈,緊緊抱住大哥,淚水漣漣。“是誰把你害成這樣的?我這就找他去。”夏遠橋憤怒極了,這可是他從小寵愛的妹妹,竟然被人逼成了狂燥症。

夏恩星嗚嗚的哭了起來:“是一個叫喬沫沫的女人,哥,那個女人真的很可恨,她肯定從哪裡見過妹妹的照片,知道妹妹長的很美,所以,她就照著妹妹的樣子整容,她現在頂著一副妹妹的臉,讓我總是對她狠不下心來……”

夏恩星怕大哥看到喬沫沫後,會產生憐憫之心,因為她實在太像死去的妹妹了,於是,夏恩星故意說喬沫沫整了容,整成了妹妹的樣子。

“什麼?竟然還有這種事?”夏遠橋要氣炸了,自己的小妹,從小體弱多病,醫生說她活不到三十歲,冇想到,二十一歲就……香消玉殞了,成為了全家人的痛。

“是真的,一開始,我也以為她是妹妹,所以纔會想要接近她,可冇想到,她心思卻很惡毒,特彆是看到我和雲總的緋聞後,她更是跑過來警告我。”夏恩星越哭越傷心。

“雲總?她和雲總有什麼關係?”夏遠橋皺起了眉頭。

一提這件事情,夏恩星眼神就充滿怨氣:“這個喬沫沫之前在雲天上班,不知道耍了什麼手段,跟雲總攀上關係了,她自己是有老公的,老公家世也很不錯,可她野心太大了,並不滿足做慕修寒的妻子,想要成為雲天的老闆娘,她現在還懷著雲天老闆的孩子,大哥,我也喜歡雲總,我也想嫁給他,你替我想想辦法呀。”

聽完整件事情的夏遠橋,十分的驚訝:“這個喬沫沫還挺有手段的,連雲總也能搞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