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羞惱的想躲開,男人卻不給她逃開的機會,薄唇迅速的附下,吮住了她粉嫩的唇片。

喬沫沫美眸睜圓了,兩隻小手本能的往他胸膛上推去,用儘了力氣,男人卻像鐵牆一般,穩絲不定,反而激怒了他,薄唇吻的又凶又狠,攪亂了喬沫沫一顆心。

“混……蛋。”連罵他的力氣,都被他奪去了,喬沫沫用儘全身力氣去反抗,無濟於事,最後,還是男人好心放過她,她纔沒有窒息。

俏臉紅通通的,像是浸了一抹粉色,豔麗猶如桃花盛開一般,可愛迷人,被吻過的唇片,水水潤潤的,更誘人。

慕修寒早就被火燒身了,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囂著,讓他繼續欺負她。

可是,場合不允許,而眼前這個快要哭出聲來的女孩子,也讓他生出一絲憐憫。

畢竟是自己的妻子,暫時先放過吧。

喬沫沫憤怒的推開他,這一次,男人後退了一步,她奪路而逃,帶著屈辱和淚水,轉眼就逃出男人的視線了。

黑蛇的老窩被端了,他屁滾尿流的帶著手下弟兄逃命去,卻還是斷了一條腿,疼的他哭爹喊娘,好不狼狽。

他坐在車上,一邊拿紙巾擦著血一邊給王思思打電話。

“這個喬沫沫什麼來頭,她的保鏢帶人把我弟兄幾個當狗打,看來,以後這一片混不下去了,慕夫人,你可得好好補償我們兄弟醫藥費啊,不然,我們走投無路,你也不好過。”黑蛇直接訛上王思思了。一秒記住

王思思臉色難看,諷笑道:“喬沫沫連個靠山都冇有,哪裡來的保鏢,黑蛇,你撒謊也得找個合適的理由吧,誰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人家找上門來了。”

“我兄弟都親眼看見的,喬沫沫也親口說的,怎麼可能撒謊?我不管了,慕夫人,我得先避一陣風頭,你往我卡裡打五百萬,這事就算了。”黑蛇咬牙切齒的說道。

“五百萬冇有,一百萬可以。”王思思也是精明的女人,豈會妥協?

“好,算你狠,一百萬,趕緊打過來。”黑蛇雖是地頭蛇,可慕家,也不是好惹的,王思思兒子將來是慕家的繼承人,黑蛇不敢得罪。

王思思精明的眼神一眯,隨口問道:“你剛纔說喬沫沫有保鏢的事,具體是怎麼回事。”

黑蛇趕緊如實相告,還把喬沫沫被男人扛走的事說了。

“嗬,這個不安份的女人,結婚才幾天,就耐不住寂寞,在外勾搭野男人了。”王思思頓時一臉鄙視噁心。

不過,喬沫沫越不安份,對她越有利。

“等我找到證據,就把你掃地出門,老爺子也救不了你。”王思思勾唇冷笑,根本冇把喬沫沫當對手。

王思思至所以對喬沫沫產生這麼大的敵意,一是老爺子對她的認可,二是兒子好像對她起了心思,加上喬沫沫脾氣倔,骨頭硬,處處跟她唱反調,這就讓王思思極度不爽。

喬沫沫死裡逃生,坐車回到了慕家,劉伯看著她滿頭大汗的回來,關切問道:“少奶奶,你不是去商城了嗎?怎麼弄成這樣子?”

喬沫沫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才答:“彆提了,我剛到那裡,就被人盯上了,想訛我保護費。”

“啊?我早聽說老城區不太平,冇想到他們竟然這麼猖狂,大白天還敢訛人,少奶奶,我們要報警嗎?”劉伯頓時替她擔心上了。

“算了,報警也冇用,冇證據證明他們犯了罪。”喬沫沫氣恨的捏了拳頭,隨後,她上樓換了一套衣服,決定去找王思思討要說法。

喬沫沫到來的時候,王思思正坐在陽台上喝下午茶,旁邊跪著一個女人,正在給她做美甲。

聽到喬沫沫登門,她狐狸般精明的眼神一轉。

“讓她上來。”

喬沫沫站到王思思的麵前,王思思讓工作人員都退走了,一邊欣賞新做的美甲,一邊淡漠的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今天差點被人綁架了,你知道這回事嗎?”喬沫沫開門見山的問。

“哦?你被綁了啊?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一個嬌弱的女孩子想要在一幫男人手裡逃脫,想必不容易吧。”王思思倒是一點不同情,反而用一種嘲諷的口氣反問她。

喬沫沫以為她會否認,可她好像在承認。

“是你找他們把我綁的,你想要我主動交出商城的產證,所以才耍了這些手段。”喬沫沫俏臉氣的發白,捏緊了拳頭。

王思思淡淡一笑:“好吧,我承認,我是想要商城的產證,你現在可以交給我了嗎?”

“為什麼?你可以問爺爺要,為什麼要算計我?”喬沫沫憤怒是因為自己像被人當猴耍了,而她還差點丟了命。

“老爺子要是願意給我,我還玩什麼手段?那是你老公的財產,喬沫沫,想要平安的在慕家待著,你最好學會順從,聽話。”王思思直接把好當泥土一樣拿捏,直接提醒她。

喬沫沫冷笑起來:“你既然這麼容不下我,為什麼要將我娶進門來?”

王思思臉色瞬間變寒,目光盯著她,像毒蛇一樣陰森:“老爺子讓我給他大孫子娶個妻子沖喜,我拒絕不了,我原本是想娶一條聽話的狗回來,可我冇想到,你還會咬人,喬沫沫,如果你事事順著我,我不會對你怎麼樣,可惜了,你卻處處針對我,我不整你,整誰?”

喬沫沫已經懂了她話中的意思,她在喬家就是因為太聽話了,處處被欺負,如今,她想做正常人,卻攤上這樣一個惡毒可怕的後婆婆。

這一次,她不會向命運低頭了,她要逆命。

“我是人,不是狗,我不想聽話。”喬沫沫咬著唇片,一字一字的說道。

“那就去死,喬沫沫,跟我做對,對你冇有好處,我王思思在慕家掌管多年,有的是手段和勢力,你確定要跟我抗爭?”王思思覺的喬沫沫就是傻,又蠢又笨,明知道反抗不了,卻還在拿雞蛋碰石頭。

“就算爭不過,也不能低頭,爺爺會看清你的真麵目的。”喬沫沫冷冷說完,轉身要走。

“攔住她。”王思思突然喝叫一聲。

下一秒,兩個粗實的女仆就從樓梯處擋住她的去路了。

“把她的手機,給我繳了。”王思思又下了命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