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不錯,她是我的女人,是我將來要娶進門的女人,你女兒玩的好手段,在餐廳裡把她下跪的視頻當場播放,一點麵子不給沫沫留下,程昆,要怪就去怪你女兒,是她引來這場禍端。”慕修寒冷聲譏嘲。

“不不不,雲總,小女年少不懂事,我回頭一定狠狠教訓她,請雲總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吧,我們程家做這個牌子做了百年了,很不容易的,不能說冇就冇有了,雲總,我求你了……”

程昆終於明白,整件事情的始末了,他嚇的臉色慘白,不顧形象的彎腰在慕修寒麵前懇求。

“你們程家的口碑向來不錯,可惜,你驕生慣養你的女兒,任她隨意欺負喬沫沫,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程昆,你關了公司,好好回家教育一下你的女兒,讓她學會低調做人,心懷善念,不要處處想著怎麼陷害彆人,一顆善良的心,可比百萬家財更難得。”慕修寒冷冷的開口,言下之意,程家這次玩完了。

“雲總,你放過我吧,我回去就跟我女兒斷絕父女關係,她是被她母親教壞了,我常年在外,根本冇時間管教她,請給她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雲總,求你了,我會記住你的恩情,將來一定會勤懇做事,厚道做人,我求你了,你這樣端了我的牌子,我是冇法活下去了。”程昆已經腿軟到站不起來,直接跪坐在慕修寒的麵前,老淚縱橫。

“哦?斷絕父女關係?”慕修寒要的並不是真的把程家打跨,而是,需要程昆一個態度:“早說嘛,早點斷絕這層關係,你也不需要受這些罪。”

程昆目光驚恐的睜大,雲總就真的這麼痛恨自己的女兒?

看來,真的是這個逆女做錯了事,惹怒人家了。“謝謝雲總格外開恩,我一定要斷絕父女關係,以後我跟她沒關係了,求雲總放我程家一條生路。”

“程總,以後教育孩子這方麵,還請一定要嚴肅看待,縱容出一個禍害,可是會惹火上身的。”慕修寒伸手將程昆扶起,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離開。

自從他得知喬沫沫懷了孩子後,他行事手段就冇有往日殘酷了,他要為自己的孩子留下餘地,不想再給他豎敵太多,程昆這件事情,他本來就隻是想教訓程夕瑤,程昆也有責任,但眼下程家已經跨了,能不能挽救,就看程昆自己的能耐了。

程昆離開雲天集團,直接回了家。m.

程夕瑤心虛的迎上來:“爸爸……”

“你這個禍害,你害死我了。”迎接程夕瑤的,是程昆憤怒的一腳,程夕瑤被踹倒在地上,一臉茫然驚慌。

“老程,你乾什麼呀,怎麼可以這樣打自己的女兒?”程夫人下樓,看到這一幕,急急的跑下來,扶住了女兒。

程夕瑤內心驚亂,爸爸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逆女,從小到大,好吃好穿的供著你,不指望你光宗耀祖,隻求你安穩不惹禍,你倒好,吃好的,穿好的,最後還把公司一手葬送了,你滾,我再冇有你這個女兒,從現在開始,我們斷絕父女關係,你馬上從這個家滾出去,永遠不要再回來……”程昆最幾日所受的怨氣,此刻,全部的撒在了程夕瑤的身上。

程夕瑤瞪大眼睛,難於置信,一向疼寵她的爸爸,會說出這般絕情無義的話。

他要跟她斷絕父女關係?

讓她滾?

“老程,你說這些乾什麼呀,夕瑤可是你女兒,你從小就寵她……”

“就是寵她,才把她寵的無法無天,不知輕重,誰都敢得罪。”程昆自然是痛心疾首的,他當然捨不得斷絕這份父女情,可眼下,雲總那邊態度強硬,如果他不做足表麵功夫,被雲總查到,隻怕下一輪的報複,會更加的瘋狂。

“女兒又得罪誰了?”程夫人滿臉驚怔。

程夕瑤一時間冇緩過神來,但眼淚瘋狂的往下掉,恐懼,害怕,占據了她的內心。

父親從小到大,連句重話都冇說過,更彆說打她了,可剛纔,父親眼神恨不能要將她撕碎,她突然想到之前自己臉被劃,父親拿到訂單合同時,臉上一閃而過的開心。

原來……親情,並不是她想的那樣。

“喬沫沫是雲總的女人。”程昆一語驚醒夢中人。

程夕瑤死死的睜大眼睛,喬沫沫是雲總的女人?“你把她下跪的視頻播放出來,雲總看見了,吃人的心思都有,夕瑤,彆怪父親心狠,隻能怪你咎由自取。”程昆說著,拖著疲憊的身體上了樓去。

他需要好好的睡一覺,再不睡,他就要累死了。程夕瑤咬著唇,唇被咬的蒼白,她死死的捏緊拳頭,到底……還是輸給喬沫沫了。

“夕瑤,你真的把喬沫沫下跪的視頻發出來了?”程母心疼又焦急的問。

“是,在一家餐廳裡,我看到喬沫沫和慕修寒,我恨他們,所以,我就在餐廳找了人,把喬沫沫下跪的視頻給他們看……”

“你糊塗啊,我們好歹也算名門世家,不比那尋常百姓,你怎麼可以乾出這種事情來?這並不僅僅羞辱喬沫沫,你還把我們程家的臉也一併丟了。”程母氣憤的指責程夕瑤,覺的她太不懂事了。

“爸爸要跟我斷絕關係,媽,你替我去求求他……我不要離開這個家,我不要離開。”程夕瑤徹底的崩潰了,放聲大哭起來。

“你爸爸性格,你最瞭解,能讓他說出這種話,想必事情已經非常嚴重了,你還是趕緊走吧,公司快不行了,你爸爸接下來還不知道要應對多少壓力,你要不走,你爸爸會被你氣死的。”程母認清了形勢,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媽……你也不認我這個女兒了?”程夕瑤淚流滿麵的揪緊媽媽的衣袖。

“我當然認你。”程母心疼的抱住她:“夕瑤,你隻能暫時離開了,媽媽也幫不了你,如果公司破產了,爸媽也不知該怎麼辦。”

“我去求喬沫沫,我去向她道歉,媽,不要讓我離開。”程夕瑤終於償到了絕望的滋味,她冇想到,自己不過是報複了喬沫沫,怎麼就弄的家破人亡了呢?

“夕瑤,你還不懂嗎?喬沫沫要是心慈手軟,她就不會讓雲總打壓程氏集團了,可眼下,喬沫沫絕對不會原諒你的。”程母拍了拍女兒的肩膀:“我給你收拾東西去。”

“不要,媽,不要趕我走,我不走……”

程夕瑤放聲痛哭,就在這時,樓上傳來花瓶重重砸在地麵上的聲響,程夕瑤嚇的嗓子一梗,連哭,都不敢放聲大哭了。

程母看了一眼樓上,搖搖頭。

十多分鐘後,程母收拾了兩個大箱子出來:“夕瑤,你爸爸說了,你馬上離開,我讓你送你出國。”

“媽,我不走,我從小就冇有離開過你們,我害怕……”程夕瑤不斷的搖頭,淚水芬飛,當她孤身踏上屬於自己的人生時,她才明白,有父母撐腰,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

“害怕,也要麵對,這是你自己惹來的禍事。”程母臉上也透著狠絕。

程夕瑤呆愕的看著程母,心徹底的死掉了。

“好,我走,走了,我就再也不回來了,是你們拋棄了我。”程夕瑤撕心裂肺的低吼,轉身,拖著行李箱就離開了。

程母倚在讓旁,哭的稀裡嘩啦的。

“女兒,我真的把你寵壞了嗎?”慈母多敗兒,程母終於明白,冇有從小教育好女兒做一個寬容善良的人,是一件多麼錯誤的事情,還以為寵她在掌心,可以讓她一世無憂,冇想到,一出社會,社會就狠狠的教她做了一次人。

程夕瑤行走在烈日下,一步一步,走的艱難。

她突然想到那天喬沫沫跪在門外時,也是這麼大的太陽,那天,她幾欲昏倒,卻咬牙堅持。

“喬沫沫,我上輩子肯定是刨了你的祖墳,挖了你的祖宗,這輩子,纔會在你手裡敗的這麼徹底。”程夕瑤恨恨的咬牙,悵然自嘲。

慕修寒派了人過來盯著程家,當看到程夕瑤離開後,那人嚮慕修寒彙報。

慕修寒看著發來的視頻,薄唇冷冷的扯了一下。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王辰推門進來:“老大,顧西臣又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