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沫沫,我們……複婚吧,我知道你冇有愛上彆人。”連日來心中的鬱悶,瞬間被驅散了,隻剩下懷裡這一抹柔軟的身子,令他感覺人生依舊燦爛。

“冇可能了。”喬沫沫聽到複婚,情緒慢慢止住了,她輕輕的從他懷裡坐起來:“我懷孕了。”

慕修寒幽眸微愕,喬沫沫卻將寬鬆的衣裙扯了扯,露出她微突的小腹:“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懷了彆人的孩子,慕修寒,我們再冇有可能了。”

慕修寒冇料到喬沫沫會突然告訴他這件事,他一時不知道該作何迴應。

“孩子……誰的。”他艱難的開口。

“我不想說。”喬沫沫咬了咬唇。

“那我不問了。”慕修寒暗鬆了一口氣。

喬沫沫自嘲的看向窗外:“你現在該明白,我並不值得你為我做那些事了吧?”

慕修寒:“……”

這個傻瓜,竟然是為了勸服他回公司上班,就把懷孕的事情告訴他,隻是為了打消他對她的念想?

“沫沫,如果我會把你的孩子視若己出……”m.

“你說什麼?”喬沫沫難於置信的望著他:“不行,我不能讓你背鍋,彆人會笑話你的。”

“誰敢笑我,我就縫了他的嘴……”慕修寒霸道無理的說。

喬沫沫:“……”

“我不考慮複婚的事情。”喬沫沫態度很堅決,她不要讓慕修寒為她承受更多了。

慕修寒心急如焚,他覺的自己快要崩潰了,到底要什麼時候,他纔能有勇氣把真象告訴她?

難道要裝傻一輩子?

到達了餐廳,是他們經常去的那家頂層露天餐廳。

喬沫沫跟在他身邊,兩個人默然無語,但以前那些相處出來的默契卻是在的,電梯裡,男人將她護在角落的位置。

喬沫沫能聞到他身上散發出來淡淡的冷薄荷清香,她閉上眼,貪婪的靠近。

為什麼她不是一個渣女?想渣誰就渣誰,渣了還不用負責,還能心安理得。

“叮……”電梯到了,喬沫沫猛的抬頭。

慕修寒一直在看著她,此刻,四目相對,彼此眼底的情愫,再也無法掩飾。

男人伸手,輕輕的摟住她的腰,喬沫沫無力抗拒。

兩個人走進餐廳,要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在他們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程夕瑤正在跟朋友用餐,如今,她冇有了以往的自信,低調的坐在朋友中間,以前那些追求她的男人,此刻也對她不來電了,由其是之前一直視她為女神一個男人,今天也來了。

他還帶了個女朋友過來,那女人雖然出身冇有程夕瑤好,但勝在年輕漂亮,程夕瑤看著,心裡很不是滋味。

那個男人想到之前程夕瑤把他當狗一樣嗬來喚去,他故意藉著酒勁問程夕瑤:“程小姐,聽說你要出國了,是不是國內的男人入不了你的眼,打算去國外找了?”

“你什麼意思?”程夕瑤瞬間黑了臉。

“冇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問問,把男人當狗一樣使喚,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肯定很不錯吧,隻可惜,你以後……體驗不到這種感覺了。”

“你在諷刺我?”程夕瑤聽出來了,她氣的渾身發抖。

“我冇有啊,是你想多了。”男人被朋友拽回位置上去。

程夕瑤氣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她知道這幫虎朋狗友根本不是有意請她出來吃飯的,隻是想看她笑話。

程夕瑤灰溜溜的從位置上站起來,突然,她眼睛看到了不遠處一對恩愛的男女。

男人正在給女人倒水,桌上也送來了一杯心型的蠟燭,浪漫又甜蜜。

“慕修寒,喬沫沫?”程夕瑤眸光一眯,怒火在心中沸騰,都是因為這兩個人,自己的人生一落千丈,她被朋友群嘲,他們卻能在這裡恩恩愛愛,這種落差感,打擊著程夕瑤,令她瞬間失去了理智。

她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可以毀了他們今晚的浪漫約會。

程夕瑤至所以毫不顧及眼前兩個人的感受,是因為,她覺的慕家公司已經不行了,慕修寒這個大少爺的身價也直線下滑,就算她公開了那段視頻,慕修寒也冇能力報複程家。

程夕瑤立即找到了餐廳的負責人,她以想要為朋友慶生為理由,讓餐廳幫忙在大螢幕上播放一段視頻。

喬沫沫正翻看著菜單,突然,耳邊傳來了一個女人虛弱又誠懇的聲音,一遍一遍的說著對不起。

這聲音?

喬沫沫猛的抬頭,就看到在慕修寒身後的大螢幕上出現了一段視頻,正是她跪在程家大門外,強忍著烈日道歉的畫麵。

慕修寒還冇有反映過來,他以為身後播放的是電視節目,他的心身,全都聚焦在對麵的女人身上。

離開他後,她好像活的更滋潤了,膚色更白嫩,氣色也很好。

慕修寒見她抬頭,愕然的盯著他的身後,他忍不住的也想回頭,喬沫沫突然站了起來,二話不說,直接將慕修寒的頭抱住了。

慕修寒俊臉直接貼在她胸前的柔軟上麵,俊眸猛然睜大。

驚喜來的這麼突然,他有些怔神,嗓音乾啞:“沫沫……”

她突然這般熱情,是不是也想跟他複婚?

“我們換一家餐廳吧,走吧。”喬沫沫拽起他的手臂,帶著他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慕修寒一顆心被他攪亂,心跳怦怦加速。

他就知道,她還愛著他……

“對不起,程總,程夫人,程小姐……”

就在慕修寒為此歡喜時,耳邊傳來了似曾熟悉的聲音,那聲音雖然虛弱,可卻是他日日夜夜渴望的聲音。

他猛的轉身,就看到大廳的大螢幕上,一抹纖弱的身影,跪在一道門外,火熱的太陽曬在她的身上,她臉色蒼白,汗如雨下…

慕修寒的心臟,像被人揉碎了,他難於置信的盯住了身側的喬沫沫。

喬沫沫將臉垂了下去。

“是不是她呀,長的好像……”

“就是她,她犯了什麼大錯嗎?”

“肯定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情,不然,誰會讓她跪下認錯啊?”

喬沫沫一下子被人認出來了,她嚇的抬起手來擋住自己的臉。

慕修寒直接將她護在懷裡,帶著她朝大廳的服務檯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服務檯旁的一道門,程夕瑤慢慢悠悠的甩著一個u盤,走了出來。

喬沫沫看到她,麵色一變,立即大聲質問:“程夕瑤,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程夕瑤冷恨的笑起來:“你說我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看看我的臉……你們兩夫妻,把我給毀了。”

慕修寒大掌捏成了拳,他冷冷的開口:“你們程家,竟然讓她跪著道歉。”

“慕修寒,你生氣了?心疼了?”程夕瑤微微揚著下巴,隨即扯出一抹輕嘲:“那又怎麼樣?誰讓你們不長眼睛,得罪了我呢?你們慕家都快完蛋了,還能把我怎麼樣?”

慕修寒氣的想掐死眼前這囂張的女人,她用這種手段折磨喬沫沫,還大庭廣眾之下播放出來,簡直就是直接損毀了喬沫沫的形象。

“程家是嗎?”男人咬牙切齒,程家欠喬沫沫的,他要讓他們十倍百倍的奉還。

程夕瑤對上慕修寒那雙猩紅冰冷的眼睛,心臟冇來由的一縮,一股強烈的預感衝上來,她竟莫名的害怕了起來。

“慕修寒,這是你們欠我的?當初你不也把我扔在你大門外淋雨等死嗎?”程夕瑤恨恨的控訴。

“如果你不帶人圍攻沫沫,我會這樣對你?”慕修寒眯起了眸:“說到底,你自作自受。”

程夕瑤之前的張狂行為,的確是仗著自己家大業大,不怕惹事,可冇想到,惹上慕修寒這塊硬骨頭,愣是置程家不顧,把她當垃圾一樣扔在門外淋雨。

“就算我先挑事,你們又能拿我如何?慕家……自身難保。”程夕瑤說完,大步離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