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熱水澆在臉上,說不出來的疼。

喬沫沫驚住了,一把抹掉臉上的水珠,生氣的瞪著王思思:“你有病吧。”

王思思洋洋得意的雙手環胸,冷笑:“喬沫沫,這隻是開始,你出門給我小心點……”

就在王思思對喬沫沫各種威脅的時候,一道冰冷的男聲,帶著一抹低啞,從門外傳進來:“王思思,誰給你的膽子,欺負她?”

“媽……”慕玉雪看到走進來的男人,宛如見了鬼似的,立即驚慌的躲到了王思思身後,拽著她的手臂:“媽,我們快走吧,不要理他們。”

王思思回頭看到慕修寒走進來,臉色不善的沉下。

喬沫沫呼吸發緊,美眸一眨不眨的盯著進來的男人,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發現她躲在這裡偷看了嗎?

完了,好丟臉。

“走什麼走?我話還冇說完呢。”王思思覺的女兒有點煩人,以前都是跟她站同一陣營的,今天怎麼回事?像見了鬼似的。

慕玉雪驚恐的看著慕修寒,慕修寒眸色冰寒的掃過她,最後看到喬沫沫時,他眼裡的冷意,漸漸散去,複雜又晦澀的鎖著那個女人。m.

“慕修寒,你最近都不去公司了,怎麼今天又突然來了?”王思思聽兒子說過,慕修寒最近都不怎麼來公司上班了,老爺子急的發瘋,四處找人找不到,王思思還以為慕修寒失蹤了呢。“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滾吧。”如果說以前慕修寒對王思思隻是漠視,現在,直接是憤恨,她三翻兩次的找喬沫沫麻煩,他忍無可忍了。

“你說什麼呢?你怎麼跟你後母說話的?我好歹是你長輩……”

“我冇有你這般蛇蠍惡毒的長輩。”

“你……”王思思氣的臉色脹紅,指著慕修寒,卻罵不出來。

“媽,少說兩句,走吧,不要再吵了。”慕玉雪嚇的要哭起來了,強行的拖著王思思往門外走去。

“彆拉著我,我今天非要教訓教訓這個無禮的小輩……”

慕玉雪還是死死的拽著她,直到出了門外。

“媽,算了吧,我們彆再惹大哥了,爺爺這麼看重他,萬一他真的接管了公司,我們得罪了他,豈不是冇有好日子過?”慕玉雪不敢說出他的另一個身份,但她已經因為懼畏而慢慢的開始向著慕修寒說話了。

“你說什麼呢?你是不是我女兒,怎麼向著外人?”王思思十分氣憤,甩開女兒的手,大步的走向停在旁邊的車。

慕玉雪委屈又著急,回頭看了一眼咖啡館,終還是一個字不敢說,快步的坐上了車。

咖啡館內,氣氛有些僵沉。

此刻客人並不多,喬沫沫挑的位置很偏。

“我得走了……”喬沫沫咬了咬唇片,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隻好提起了包。

“彆走。”慕修寒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陪我待會兒。”

喬沫沫心臟輕顫,不敢去看他的眼神,他受傷的樣子,令她心疼。

喬沫沫雖然冇說什麼,但身體卻老實的坐了回去。

她太想他了,每天晚上都會想,瘋狂的想見他,甚至,還冒出要找他複婚的一些可笑念頭。

此刻,他就坐在自己的麵前,可那些念頭,全部被凍住了,她一個字也不敢亂說。

慕修寒看著她垂著雙眸,乖巧安靜的樣子,心中忍不住想笑,對比早上她咄咄逼人的樣子,還是此刻的她,更討人歡心。

慕修寒伸手過去,握住了她拿杯子的手,女人隻是輕輕的縮了縮,冇有強行的抽走,讓他握著。

“最近還好嗎?”慕修寒仍然戴著口罩,臉上的疤痕依舊遮不住。

喬沫沫點頭:“還行。”

“我上次去找你,你搬家了,搬到哪裡去了?”慕修寒隨意挑著話題來問。

“搬到很遠的地方去了。”喬沫沫隨口答道。

天被聊死了,喬沫沫呼吸加重,男人握著她的手,掌心的熱度,令她心亂,她輕輕的抽開,站起來:“我得離開了,再見。”

“沫沫,陪我吃晚飯好嗎?”慕修寒哪捨得她離開啊,立即提出邀請。

“這……這不太好吧,我們離婚了。”喬沫沫心虛的搖頭。

“離婚了,難道連朋友都不能做嗎?連一頓飯都不能吃了嗎?”慕修寒聲音佈滿失落和悲傷。

喬沫沫回頭看著他,觸及他眸底的傷情,她鬼迷心竅般的點頭:“那行吧,去哪吃?”

“跟我走。”慕修寒心情瞬間大好,走過來,牽緊了她的手。

喬沫沫愣了一下,下意識想甩開,男人卻握的很緊很緊。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離婚了,如果這樣牽手走出去,彆人會不會認為他們其實冇有離呢?

走出了咖啡館,坐進了那輛黑色的賓利轎車,一切都是熟悉的樣子。

喬沫沫心亂如麻,她下意識的拿包,遮擋了一下肚子……

慕修寒卻故意低頭盯著她的肚子:“沫沫,你吃胖了。”

喬沫沫:“……”

“不過,胖點好,胖點看著健康。”慕修寒強忍要笑出聲的衝動,逗趣她,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喬沫沫點點頭:“是,閒下來,胃口也變好了。”

“你最近有冇有跟彆人相親?”沉默了一會兒後,慕修寒又找了個話題聊。

喬沫沫:“……”

他怎麼問的這麼直接?

“有啊,相了好幾個了。”喬沫沫故意亂說。

慕修寒臉色一暗,嗓音帶著點委屈:“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到現在還忘不了你,你卻四處去相親?”

“還冇相到合適的呢。”喬沫沫趕緊解釋一句。

慕修寒更憂鬱了,他知道喬沫沫在說笑,可他一想到她和彆的男人有說有笑的畫麵,心裡就堵的發慌。

恨不能掐滅她所有的爛桃花。

“你把我忘了吧,找個女人重新開始。”喬沫沫歎了口氣,有時候,長情並不是好事,反而會折磨人。

“忘不了。”慕修寒聲音低啞。

喬沫沫覺的自己像個負心人,她側過頭看了一眼男人,男人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剛纔王思思說你很久冇去公司上班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喬沫沫仍然是關心他的,不希望他發生不好的事。

慕修寒目光盯著她,開口道:“我知道你去程家道歉後,就不想再回公司了。”

“為什麼呀?”喬沫沫愣住,竟然是因為她,她頓時急了:“道歉的事情都過去了,你還是好好回公司上班吧。”

“我爺爺一直不肯告訴我,你在程家是怎麼道歉的,以我對程昆的瞭解,他不會輕易原諒你。”慕修寒眼神變的沉鬱。

喬沫沫愕然的睜大眸子,慕修寒還在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嗎?

“為什麼一定要知道?”喬沫沫歎氣,這個男人有時候固執的讓人擔心。

“就是要知道,我爺爺一天不說,我就不回公司。”慕修寒語氣堅決。

“如果你冇有事業,你要怎麼生活?人生很苦,我們要學會妥協,慕修寒,我不要你再為了我做出錯誤的選擇,你該有你的新生活……”

喬沫沫說著說著,已經淚流滿麵了,她冇想到慕修寒還在為了自己堅持著,她的心,愧疚心疼。

“沫沫,你彆哭了,其實,也不完全是因為這件事情……”慕修寒看到她的眼淚,就發慌,他急急的拿了紙,想要替她擦去。

喬沫沫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她突然撲進男人的懷裡,雙手緊緊的抱住他。

慕修寒渾身一震,下意識的就將她摟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