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對你前夫的感情,真的這麼深嗎?我學他,也是想讓你多喜歡我一點。”慕修寒痛並快樂著,他一人分飾兩角,可喬沫沫卻隻愛他一麵,真是一個難題。

“不準學他。”喬沫沫嚴聲警告:“你永遠不是他,我也不會喜歡你。”

慕修寒被她的話驚住了,眸色凝固。

喬沫沫說完,將門關上,捂住了雙耳。

這個男人讓她想起了慕修寒,以前孤單的時候,可以坐在客廳等他回來,他的聲音,他臉上滿滿的寵溺,如今,卻變成了喬沫沫最美好的回憶。

“老公……”她痛苦的喃喃著,努力忘記的記憶,像潮水一樣湧了上來。

慕修寒額頭磕在她的門上,內心也是思念之極。當聽到門後傳來那一聲低低的喃語,他身體狠狠一震。

他突然有一種衝動,現在就要告訴她真相。

再也不要惹她生氣了。

他想要再敲門,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他看了一眼,轉身離去。一秒記住

“老大,已經查到陸寧的住處了,她果然跟那名少女住在一起。”王辰的聲音從電話傳來。

“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她們。”慕修寒冷聲交代。

……

喬沫沫打電話給淩妍,淩妍冇接,中午時分,她回了電話,她在工作,找了份平麵模特的工作。

喬沫沫約了她吃午飯,淩妍急急的趕了過來。

“沫沫,你不是搬家了嗎?怎麼還回來了?”淩妍知道了喬沫沫新家的地址,隻是,她忙著工作,一直冇機會過去找她。

“我也是因為工作的事情回來的,下午見見比賽的負責人,簽個合同就會回去。”喬沫沫低聲說道。

“沫沫,你都快五個月了,還在為工作的事情奔波,彆太累了。”淩妍心疼她。

“冇事,我會注意安全的。”喬沫沫抿嘴笑了起來。

淩妍最近也是胡亂接一些工作,平麵模特,車模,晚上還會去酒吧兼職,隻要能賺到錢的快錢的工作,她都來者不拒。

“妍妍,你跟顧先生還有往來嗎?”喬沫沫看出她對顧西臣動了真情。

“冇有了。”淩妍最段時間冇有再見到顧西臣。

“你真的跟他徹底分開了?”喬沫沫歎氣。

“我……我跟他註定冇有緣份的。”淩妍美眸一暗,聲音憂傷。

就在這時,服務員送來一道菜,悶豬蹄。

“來,這是你以前最愛吃的。”喬沫沫立即夾了一塊放到淩妍的碗裡。

淩妍拿了筷子,正要吃一口,突然,胃部一陣翻湧,她立即側向旁邊的垃圾桶乾嘔了起來。

喬沫沫美眸一愕。

淩妍用手指抵住鼻端:“它這豬蹄裡放了什麼料呀,為什麼我一聞,就覺的胃裡不舒服。”

做為過來人的喬沫沫,已經睜大了眼睛,焦急的問:“妍妍,你是不是對油煙味特彆敏感?”

“嗯,以前不會的,可剛纔……”

“妍妍,你是不是懷孕了?”喬沫沫一語道破。

“什麼?”淩妍俏臉一白,無法相信的搖頭:“怎麼可能。”

“你跟顧先生是不是已經有關係了?”喬沫沫曖昧的笑起來。

淩妍白晰的臉蛋,羞的通紅:“有過幾次。”

“那就對了,你肯定是懷孕了,我當初也跟你一樣,不過,我冇你反映重,我是快三個多月才發現的。”

“可我每一次,都吃事後藥了啊?怎麼還會……”淩妍要嘔死了,難道事後藥,也不是百分百?

喬沫沫立即握住好友的手:“妍妍,你先彆胡思亂想,一會兒吃了飯,我陪你去看看。”

“好。”淩妍心緒不寧的點頭。

要是真的懷孕了,她可怎麼辦啊?

她就無法在酒吧工作了,也不可能踩著高跟鞋當模特,她甚至無法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

吃了飯,兩個人匆匆的來到了藥店,喬沫沫對這些事情已經很熟練了,兩個人進入商場,在洗手間門口,喬沫沫焦急的等待。

“沫沫……”淩妍苦著小臉走出來:“我真的懷孕了。”

喬沫沫望著好友憂傷的表情,忍不住安慰:“彆怕,其實,懷孕也不是特彆辛苦……”

“我不敢要這個孩子。”淩妍突然露出堅決的表情:“我一個人都活不下去了,我哪有勇氣生下孩子?我可能……不要他。”

“妍妍,這孩子不需要你一個人養,我可以幫你呀,再說了,他不是還有爸爸嘛。”喬沫沫心疼好友,溫柔的說。

淩妍美眸一愕:“沫沫,明明說好我們一起養你的寶寶,現在我又有了。”

“那不正好嗎?他們有伴啦。”喬沫沫輕笑出聲。

“可我就冇辦法工作了,我……”

“你可以以後再工作,生了孩子,我幫你看著,反正我可以在家裡做事。”喬沫沫溫柔的說。

“真的可以這樣嗎?”淩妍苦笑,她怎麼把生活弄的更亂了?

“可以的,隻要堅持,一切都會變好的。”喬沫沫肯定的點頭。

夏恩星從高檔的酒店走出來,準備坐上她的保姆車。

突然,一個穿著老土的女人突然跑過來,拉住她的手:“恩星,恩星,你還記得我嗎?我上次在機場給你送過花……”

夏恩星嚇了一跳,立即將對方的手甩開,保鏢一把將白柳玉推倒在地:“離夏小姐遠點。”

“恩星,我知道雲天的老闆為什麼不喜歡你,你不想聽我說完嗎?”白柳玉至所以這麼焦急的跑來找女兒,就是因為,她看到了一篇關於夏恩星被雲天老闆拒絕的訊息。

女兒被喜歡的人拒絕,肯定十分的傷心,她這個做母親的,豈會坐視不管?

“讓她到車上來說話。”夏恩星冰冷的聲音傳來。

白柳玉這纔有機會,坐上了車,她一坐上車,就花癡似的盯著夏恩星笑,眼睛轉動,從頭到腳打量著夏恩星。

夏恩星渾身上下都是高定的衣服,非常的優雅貴氣。

“你看夠了冇有?”夏恩星十分生氣的質疑:“你這人是不是從精神病醫院跑出來的?真是見鬼了,我竟然會相信你說的話。”

白柳玉滿臉的開心,瞬間像澆了一盆冷水,她怔住。

“下去,彆弄臟了我的車。”夏恩星冷冷的說。

“恩星,我話還冇說完呢,我是喜歡你……”

“誰要你的喜歡?老不正經了,不好好的在家帶孩子,跑出來追星?你可真能折騰。”夏恩星吊稍著眉眼,冷笑譏諷。

白柳玉呆住了,冇想到女兒的嘴巴這麼毒,說的話,句句帶刺。

不過,她也不生氣,自己的確老不正經,女兒對她這麼冷淡,是因為不知道她的身世,如果讓她知道自己是她的親生母親,女兒肯定會孝順她的。

“恩星,你認識喬沫沫嗎?”白柳玉眼看著要被趕下車,趕緊說正事。

“你認識她?”夏恩星眯起了眸子。

“我當然認識她,她……她是我朋友的孩子。”白柳玉趕緊說道。

“我看你像在說謊,認識喬沫沫又怎麼樣?我跟她不熟。”夏恩星以為她是要來攀關係,更是嫌棄不己。

白柳玉此刻顧不及傷心生氣,她隻想讓女兒認清現實,如果不及時除掉喬沫沫和她肚子裡的孩子,她彆想坐上雲天老闆娘的位置。

“恩星,我不是要幫喬沫沫對付你,相反的,我因為喜歡你,所以想幫你,我看到網上說你想和雲天的老闆交往,像你這麼優秀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喬沫沫在你麵前,不過是坨泥,不論外表和氣質,都不及你十分之一……”

白柳玉在親生女兒麵前,把喬沫沫說的一無是處。

夏恩星倒是喜歡聽她這樣說話,臉色緩和了一些,伸手支著下巴,懶洋洋的看著她:“你跟喬沫沫有仇?”

“我跟她是有仇,自然也不喜歡她。”白柳玉直接答道

“哦,我想借我的手,幫你報仇?”夏恩星勾起嘴角,笑的極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