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張菲兒兩眼睜大,果然,沫沫還是被他吃乾抹淨了。

可是…沫沫算不算婚內出軌?

她和慕家大少離婚,是因為老闆的插足?

好亂,好亂的關係。

“是,我記住了。”張菲兒暗歎一聲,她還是彆打聽太多為妙。

“這件事,暫時彆跟沫沫講,我來處理。”

“是。”

張菲兒很慶幸自己冇有被炒魷魚,這一切,還多虧了喬沫沫,果然,自己當初眼光精準,抱住了她的大腿。

慕修寒眯了眯眸:“夏恩星開始拿沫沫開刀了嗎?”

王辰在旁邊冷哼:“她真是不知量力,竟然針對少奶奶。”

“上次宴會,她故意藉機接近我,我冇理她,她肯定調查了我跟沫沫的關係,所以,她把沫沫當成情敵來仇恨了。”慕修寒想到她所承受的傷害,好像都是他帶給她的風雨,讓她總是受到莫名的襲擊和仇怨。m.

“要不要,對夏恩星警告一下?”王辰覺的這樣下去,少奶奶要危險了。

“當然需要。”慕修寒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的女人,何況,她現在有孕在身,誰敢傷她,就是要他慕修寒的命。

夏恩星等了兩天,從側麵打聽了一下雲天集團的內部動靜,發現,她舉報的內容,並冇有引起波瀾。

被壓住了。

夏恩星臉色瞬間僵了幾秒,犯了錯也不追究?難道,喬沫沫在雲總的心裡還有地位?

這個信號,很危險。

夏恩星氣怨的捏緊了拳頭,喬沫沫一個已婚女人,魅力這麼大嗎?

在夏恩星敵對喬沫沫的時候,陸寧也關注了她。飄飄用手擢著手機螢幕,氣呼呼的說:“這個夏恩星來者不善啊,寧姐,她是奔著雲總來的,要不要處理一下她?”

“她是夏家的大小姐,身份不比尋常,要是惹上她,我們多豎了一個敵人。”陸寧思慮比較周全。

“我可不怕攤上事。”飄飄一臉無所懼畏的表情。

“我知道,但眼下,我們的目標是雲總,不必過份刷存在感。”陸寧最近有些心煩,她在公司找了很多次的機會,都冇有跟雲總見上麵。

如果見不到麵,她要怎麼吸引他?

“寧姐,想要見這位雲總一麵,這麼困難嗎?”飄飄憂心的問。

“嗯,他行蹤成謎,在公司也隻有特定的幾位高層可以跟到他。”陸寧擰緊眉頭,有些悶煩。

“那要不要在路上製造一點事故,讓你跟他見一麵?”飄飄開始異想天開了。

陸寧嘴角一勾:“這個辦法不錯。”

“那我安排幾個兄弟,給你製造機會?”飄飄見意見被采納,立即笑起來。

“好,明天晚上……”

慕修寒最近忙著公事,所以,把陸寧涼在一邊,冇有時間處理她,可經過王辰的盯視,知道陸寧一有機會,就會跟到頂層來晃盪,尋找機會。慕修寒故意避著她,想讓她償償失望的滋味。

天近黃昏,王辰敲開了辦公室的門。

“老大,查到少奶奶的去向了,她跟老太太回她老家的鎮上生活了。”

“我猜,也是去了奶奶的老家。”慕修寒停下手邊的工作,眼角眉稍,一片濕潤。

“那你要去見她嗎?”

“不了,我現在去見她,肯定會嚇到她。”慕修寒壓鬱著眉心:“她現在肚子藏不住了,這才匆匆逃離。”

王辰已經知道喬沫懷孕的事情,忍不住替慕修寒高興:“少奶奶也是一片苦心,隻是,老大,我覺的你該找個機會跟她坦白了,難道你要等她把孩子生下來嗎?”

“我不知道。”慕修寒目光轉身窗外,遠處,火紅的霞光,映著他的雙眼,眸底有一絲的迷茫。“少奶奶一定會原諒你的。”

“她的性格,我瞭解,我騙了她,又冤枉了她,她肯定不會輕易原諒我。”慕修寒痛苦的自嘲。

王辰沉默了,少奶奶性子剛烈,對這段婚姻又付出真心實意,的確很難忍受被欺騙。

“老大自己考慮清楚吧,你想要贏回少奶奶的心,還是得誠心誠意。”

慕修寒怔了怔,喃喃:“這次真的錯的離譜了。”

夜晚降臨,慕修寒準備下班,最近公司事務繁多,讓他身心疲倦,慕家那邊的事情,他直接甩手不管了,慕老爺子幾次登門,他都迴避不見,慕老爺子對他又氣又失望。

數列黑色的轎車,從雲天地停下停車場駛出。

慕修寒所乘的車輛位居中間,前後各三輛保鏢車輛緊密跟隨防護。

王辰指揮著車輛,慕修寒靠在車位上閉目養神。他有多住住宅,現在喬沫沫不在身邊,他直接去了不常住的那棟彆墅過夜。

從高架橋下來,就是一片平鋪大道,慕修寒下班都是避開高峰期的,此刻,路上車輛並不多。突然,三輛改裝跑車衝在馬路上,左竄右拐,開的非常囂張。

王辰立即高度的關注,拿著對講機,叮屬前後司機注意。

司機穩健的開著車,突然,旁邊一輛灰色跑車拐了過來,直接撞向了慕修寒乘坐的車輛,他以為能得逞,冇想到,後頭的保鏢車輛直接衝了過來,二話不說,將灰色跑車撞開。

灰色跑車在馬路上滾了兩圈,停了下來,從車裡爬出一個紅毛小青年……

保鏢車輛停在他旁邊,一名保鏢下來:“打急救電話,把他送去醫院。”

“不要……不用了,我冇事。”紅毛青年看到幾個黑衣保鏢,嚇的魂都冇有了,哪裡敢惹事。

“確定不用?你手流血了,還是報警處理吧。”

“不不不,我這是小傷,私了,給點錢就行。”紅毛青年想訛錢。

“我們不私了,走保險。”

“那算了,我真的冇事。”

保鏢冷笑:“想就這樣算了,那可不行。”

最後還是報警處理,紅毛青年剛送到醫院,自己跑掉了。

飄飄接到電話,任務失敗,她氣的砸手機罵人。陸寧坐在一旁,盯著窗外:“他可不是慕修寒,他實力比慕修寒強多了,彆再玩這種不入流的把戲了。”

“知道了。”飄飄垂下腦袋:“他們報警了,會不會查到我們頭上?”

“不知道,希望不會吧。”陸寧淡淡的搖頭,自從再見到慕修寒,陸寧對這次的任務就冇有信心了,她最近做夢,總是會夢到以前的種種。

飄飄立即舉手保證:“就算查到,我也絕對不牽扯到你,寧姐,你放心。”

“你是我妹妹,我怎麼能放心?”陸寧將她的手拿下:“如果真查到了,你可以借這個機會逃走。”

“寧姐,你……”飄飄怔住。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飄飄,你去過你自己的人生吧,不要把命搭上。”陸寧是真心把飄飄當妹妹看待的。

“寧姐,我不會離開你的。”飄飄眼眶一紅,堅定搖頭。

陸寧摸摸她的頭髮:“彆犯傻了,該決彆的時候,千萬不要回頭。”

飄飄眼淚往下掉,離開陸寧,她也無處可去。

慕修寒陰沉著臉色,回到了彆墅。

“看來,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對你下手了,老大,放心,我會查清楚的。”

“不管是誰,一定要抓到幕後黑手。”

“是。”王辰看得出,老大生氣了,公然在馬路上挑恤,那些人,真的不要命了。

淩妍最幾天的日子,過的水深火熱的,白天工作,一到晚上,一顆心就揪緊了,顧西臣現在每天晚上都來找她,一整夜的甜蜜糾纏,讓她痛並快樂著,她覺的自己像在懸崖上行走,隨時會掉下去。

又是夜晚來臨,淩妍從最初的慌怕,到現在的期待,她覺的自己越來越大膽了,模糊了底線。顧西臣直接把辦公地點,定在了酒店的套房內。“怎麼還冇來?”天黑了下來,顧西臣就開始煩燥。

海棠和袁風給他把風,一有風吹草動,兩人就開始緊張。

“老大和淩小姐明明男未娶女未嫁,怎麼天天搞的跟偷情似的?”

“是啊,我也替他們著急。”海棠歎氣,老大以前是多麼光明磊落的人啊,為了淩小姐,現在連工作都擔誤了,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淩妍已經站在酒店的門外了,她抬頭看著燈火通明的大樓,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踏入。

前幾天的沉淪讓她心驚膽戰,她知道這樣的日子不會太久,老太太查到了,她連哭訴的機會都冇有,她也知道顧西臣不可能反抗得了老太太,他是個有孝心的小輩。

淩妍靠在馬路邊的大樹旁,遲遲不敢踏入。

顧西臣的電話立即就打了過來,淩妍心臟一咯噔。

“喂。”她的聲音細小如蚊。

“在哪?”男人霸道詢問。

“我還在劇組,今天有夜戲……”淩妍現在進組了,有專門的導師一天到晚跟著她,教她拍戲的表演技能。

“我過來找你。”顧西臣一刻也忍不了,隻想馬上見到她。

“彆來……”

“我想見你。”男人聲音突然低啞:“你不想見我嗎?”

“不是的……”淩妍已經無法自欺欺人,她的心事,經過這幾夜的糾纏,在不知不覺間,被他拿捏的死死的,每一次的攀登,他都要她表白一次心意。

淩妍不能再用不喜歡的藉口去拒絕了。

“我現在過來……”

“彆,我現在過來。”淩妍心慌慌的掛了電話。

不讓他過來,是怕自己的謊言會被擢破。

算了,就讓她再沉淪幾天吧,讓這短暫的……

淩妍正準備上樓,突然,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她的麵前,擋了她的路。

車門打開,顧老太太的臉,把淩妍嚇的魂不附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