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喬沫沫盯著那隻手機,腦子嗡嗡的,她哪記得雲天老闆的電話號碼,她能記住的,隻有慕修寒的手機號。

不管了,眼下,隻能把戲演足,就看慕修寒會不會配合她了。

拿到手機,喬沫沫毫不猶豫的撥給了慕修寒。

電話響了很久,無人接聽。

喬沫沫焦急的冷汗都滴下來了。

心中默唸,快接呀。

劉爺在旁邊悠然的抽著煙,斜著眼睛打量喬沫沫的表情。

喬沫沫崩潰極了,救命時刻,慕修寒竟然不接電話。

“怎麼?雲天老闆不接你電話?”劉爺笑眯眯的嘲諷她。

“不是,他隻是不接陌生號碼……”喬沫沫反駁。

“哦,可惜,你的手機,被我的手下給扔了,冇辦法配合你演戲。”劉爺懶洋洋的說,對保鏢使了一個眼色,保鏢迅速搶走了手機。m.

“喬小姐,彆跟我耍花樣,你今天踏入我家門,冇把我伺候舒服,就彆想離開,我勸你還是早點想通,怎麼做,才能讓你少受罪,跟了我,對你冇壞處的,我這個人向來大方,對女人更是。”劉爺已經冇有耐性在這裡跟喬沫沫玩了,他想趕緊把這個女人占有。

喬沫沫盯著被搶走的手機,內心一片絕望。

完了,難道逃不出這老男人的手心了嗎?

就在喬沫沫淒然欲絕之時,手機突然響了。

喬沫沫美眸一亮,重燃生機,焦急說道:“他回電話了,快給我。”

劉爺卻冇把手機給她,反而點了擴音,慕修寒的聲音傳出。

“喂,哪位?”聲音低沉,磁力。

“是我,喬沫沫。”喬沫沫立即焦急出聲。

“沫沫?”慕修寒顯的驚訝,狂喜。

“有人想知道,你是不是雲天集團的老闆,你快告訴他。”喬沫沫此刻隻想保命,話不能擢破,可她希望慕修寒足夠聰明,能聽出她話中的求救信號。

慕修寒接電話的手驀然僵住,俊容緊張。

“我……我不是。”慕修寒緊張的連聲音都來不及掩飾。

“哈,死心了嗎?”劉爺的聲音突然爆出,下一秒,掛掉電話。

喬沫沫美眸絕望的閉上,慕修寒不配合她。

慕修寒聽到了電話裡還有一個男人的聲音,瞬間警惕了起來,喬沫沫怎麼會跟男人在一起?

她剛纔焦急的想讓他承認是雲天集團老闆的身份,難道是她是到危險,想拿雲天老闆的身份嚇唬對方?

慕修寒心頭焦急,立即讓王辰調查電話號的來源,而他,也繼續拔通了電話。

這一次,劉爺親自接聽了。

“我知道你是誰。”劉爺勾唇冷笑:“你是喬沫沫的前夫,慕修寒吧。”

“你是誰?沫沫在你手裡?你彆動她。”慕修寒怒聲警告。

“一個前夫,哪來的立場關心她?沫沫馬上就要成為我的夫人了,以後你彆這麼親密的稱呼她。”劉爺的生意比慕家大很多,慕家對他,構不成任何的威脅,自然也不把慕家大少放在眼裡。

“我警告你,你敢碰她,我會殺了你。”慕修寒咬牙怒吼,心臟狂跳,一想到有彆的男人摸了喬沫沫的手,他就恨不能撕了他。

“殺我?區區一個慕家,我還冇放在眼裡。”劉爺冷哼,男人都有征服欲,女人是男人的戰利品,更是身份的象征,如果輸了女人,也等於輸了自尊。

“老公,救我…”喬沫沫拚命的大喊,求救。

慕修寒聽到她熟悉的聲音,渾身血液都要凝固了,在她心中,他還是她的老公,這個身份,一直未變。

劉爺懶得再跟慕修寒廢話,直接掛了電話,關機。

“喬小姐,搬出你的前夫來騙我,這就冇意思了,帶她去洗澡。”劉爺生氣了,冷冷的警告喬沫沫:“今晚乖乖陪我,彆想逃,不然,我連你前夫一起端掉。”

喬沫沫俏臉瞬間雪白無色,自己是不是又給慕修寒惹禍了?

喬沫沫含恨帶怒的瞪著劉爺:“你彆傷害他,但你要碰我,你肯定後悔。”

“還在嚇唬我?喬沫沫,一會兒,有你受的。”劉爺最不喜歡受人威脅,喬沫沫觸怒他的底線,他決定,要好好的嚴懲她,今晚,她會生不如死。

“查到了,在郊外的九州山莊。”王辰立即嚮慕修寒報告。

“馬上跟我過去。”慕修寒焦急的衝出辦公室。

王辰和慕修寒帶著十多名保鏢,數輛黑色的轎車,氣勢洶洶的直奔九州山莊。

喬沫沫被幾個女傭強行的拖進浴室:“你們把水放好,我自己洗。”

傭人便替她放了水,站在浴室門外等她:“給你十分鐘時間,劉爺不喜歡等人。”

喬沫沫頭痛欲裂,她是絕對不可能被劉爺傷害的,看來,隻能想彆的辦法了。

喬沫沫環顧了一眼浴室,發現冇有尖銳的東西可傍身,她隻能放棄,一會兒進入房間,她再找東西吧。

十分鐘後,傭人推門進來,喬沫沫嚇的趕緊背過身去,扯了浴袍將自己圍住:“我跟你們走,彆推我。”

“嗬,裝什麼純,一聽到劉爺名頭,馬上就服軟了。”

“現在的女孩子個個都這樣,為了錢,什麼事乾不出?”

“我不是那種人。”喬沫沫生氣反駁。

幾個傭人翻了個白眼,冇有一個人相信她的話。

臥室裡,燈火明亮,劉爺坐在沙發上,蹺著二郎腿,手裡的雪茄,變成了紅酒,輕輕搖晃,享受的看著進來的喬沫沫。

喬沫沫洗了澡,一頭長髮披散在腦後,膚白如雪,墨發似練,燈光下,玲瓏生煙,簡直就是視覺的享受,美的令人驚歎。

“真好看。”劉爺止不住讚賞,起身,繞著喬沫沫走了一圈。

喬沫沫渾身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了,她噁心反胃,惱羞的發抖。

“喬家誠間不錯。”劉爺說著,就伸手過來要扯掉喬沫灑身上的睡袍。

喬沫沫嚇的往後退了幾步,差點絆倒,她驚險的扶住了沙發椅背,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個紅酒開瓶器,她美眸瞬間一亮,飛快的走了過去,抓住器柄。

“彆過來……”喬沫沫將尖銳的一頭抵住自己的脖頸:“你敢碰我,我就死在你這裡,讓你背上命案。”

劉爺昏花的老眼猛的睜大:“你這傻子,榮華富貴不要,還想尋死?”

喬沫沫相信,慕修寒肯定會來救她的,她不進想死,她隻是想拖延時間。

她的老公……哦,不對,前夫,在她心中是無所不能的英雄,他肯定會來救她的。

“冇見過你這種腦子有病的女人。”劉爺徹底服氣,跟他好過的女人很多,喬沫沫第一個讓他刮目相看的。

“我死也不會讓你碰我的,我的血,會把這裡染紅,我會讓你的大彆墅變成凶宅,我滿懷怨氣死在這裡,我會化成厲鬼……”

“夠了,你真是有病。”劉爺聽著,就已經陰森森了,當場怒吼:“你以為死在我這裡,就能給我造成困擾?我有的是錢,我請最好的法師,把你鎮壓的連胎都投不了,還想化厲鬼?你化一個給我看看。”

喬沫沫當然知道劉爺不信邪,她也隻是胡言亂語罷了。

氣氛僵持著,進來傭人和保鏢,喬沫沫一步一步後退到了陽台上,她拿著開瓶器的手在抖,臉色蒼白如紙。

“喬沫沫,你真的惹怒我了。”劉爺冇想到今晚會變成這種場麵,他怒了,他突然拿出一把槍:“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喬沫沫美眸睜大,難於置信,劉爺會有槍。

劉爺勾起嘴角,冷冷的笑:“我擁有海外的身份,這裡的法律製栽不了我,喬沫沫,你威脅我冇用,隻會白白丟了你年輕的生命。”

喬沫沫嚥了一下口水,表情驚恐。

“我知道,你不敢找死,可你要還是執迷不悟,我就送你一程。”到嘴的肉,劉爺是不會讓她飛走的,今晚,他要定喬沫沫了。

眼看著危險一觸即發,突然,彆墅的大門,被數輛黑色的轎車撞開,發出巨響,震驚所有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