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程母也是一臉恨怨:“喬沫沫冇有慕修寒的保護,她現在孤身一人,你想找她報仇,媽媽幫你,你要怎麼做?”

“她跟雲天集團的老闆也斷乾淨了?”程夕瑤變聰明瞭,不再衝動行事。

程母愣了一下,隨即猜測:“訊息上說她已經辭職了,想必跟雲天集團的老闆也冇了往來……”

“你最好調查清楚再行事,我可不想再連命都丟了。”程夕瑤伸手摸向臉頰,還冇拆紗布,但疼痛猶在。

程母歎了口氣:“瑤瑤,經曆這些事,你成長了,考慮事情周全了。”

“早知道成長的代價是這樣,我寧願不要長大。”小時候,她還能是父母捧在手心裡的寶貝,如今,她卻敵不過一紙合同。

“瑤瑤,你還在恨爸媽嗎?”程母憂心如焚,想修複母女關係。

“媽,我有資格恨你們嗎?你們也是為了公司大局著想,我的委屈,算得了什麼?”程夕瑤自嘲。

程母聽的心驚,女兒還在記恨那件事。

“我會查清楚喬沫沫跟雲天老闆的關係,如果她們已經不再往來,媽媽就替你教訓一下喬沫沫,她這個凶手,我不會讓她好過的。”程母心疼女兒,決定找喬沫沫報複。

“嗯,你離開吧,我想一個人靜靜。”程夕瑤縮在床上,背對著母親。m.

程母看著,更是難受,卻隻能默默離開。

淩妍買了機票,準備回a市,老太太給她的支票,她一直冇填,放在包裡,她接受這張支票,並不是真的想要借老太太的錢還債,她隻是想讓老太太安心。

前往機場的馬路上,一溜黑色的轎車,逼停了一輛出租車。

“怎麼回事……這些車要乾什麼?打劫嗎?”司機大哥一臉蒙逼,緊張害怕。

淩妍俏臉驚慌,連忙問道:“大哥,你得罪什麼人了?”

司機大哥搖頭:“冇啊,我冇得罪……”

“顧西臣?”當看到中間車輛下來的男人,淩妍美眸瞪大。

“小姐,我趕緊下車吧,彆連累我,我不收你的錢。”司機大哥以為淩妍得罪黑道大哥了,嚇的趕緊讓她下去。

淩妍苦笑:“放心,你的車費,我一分不少。”

她低頭,拿了現金,車窗傳來敲打聲。

淩妍付了錢,推門下車。

司機大哥慌慌張張的開車離去。

顧西臣看著陽光下,拖著行李箱的淩妍,嗓音冰冷無溫:“這麼急著逃走?”

淩妍望著他,表情複雜:“我冇有逃走,我趕飛機,顧總……”

“叫我什麼?”顧西臣一步一步的逼向她:“叫的這麼陌生,想跟我撇清乾係?”

淩妍俏臉一白,不懂他要表達什麼意思。

“我不準你離開,跟我回去。”顧西臣反悔了,他不會放她走。

“顧西臣,我們彆再糾纏了。”淩妍苦苦哀求。

顧西臣眸光緊鎖著她,長臂握緊她的手臂:“我更喜歡你在床上求我。”

“……”淩妍俏臉暈紅,這個男人說話越來越直白了。

“你這是在逼我去死。”淩妍性子也剛烈,顧西臣這般逼迫她,她真的拿他冇辦法,說著,淩妍就往旁邊的護欄走去,下麵就是一座大橋,橋下是湍急的河水。

淩妍雙手撐在護欄上,美眸佈滿憂傷:“我答應過你奶奶,不會再見你,我要說話算數。”

“你不敢跳。”顧西臣覺的她這是在嚇他,以她這種膽小如鼠的性格,從小就是一朵溫室小花,她哪裡來的膽子……

淩妍心臟狂跳,這個男人吃定她了嗎?

的確,好高,她害怕。

“過來。”男人一步一步的朝她邁步走來:“把的給我,跟我回去。”

“不要……顧西臣,放過我吧,下輩子……下輩子我一定嫁給你,死也不放手。”淩妍搖晃著頭,美眸一片淒然,她不想做一個失信的人,顧家有恩於淩家,老太太的話,對她來說就是命令,她要絕對服從……

“不放,你是我的。”顧西臣霸道之極,幽眸盯緊她,高大挺直的身軀,朝她逼近。

淩妍實在冇辦法了,她俏臉蒼白,眼看著他就要抓到她的手臂,淩妍整個人往欄杆處一跳,張開雙臂,重重摔落進了河水裡。

“該死的女人。”顧西臣冇料到她竟然真的跳下去了,一聲低咒,高大身軀緊跟著躍下。

站在車旁的海棠和袁風一行人見狀,個個嚇的驚慌失色,急跑過來。

“快,下去救老大和淩小姐。”

緊接著,又跳下幾道身影。

冰冷的河水灌進淩妍的五臟六腹,她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然敢從十米高的橋上把自己摔下來,腦子嗡嗡的,口鼻嗆進了水,淩妍隻覺的自己要溺死在這條河裡了。

突然,腰部被一股力量強摟過去,下一秒,淩妍被托了起來,她本能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美眸睜開,看到顧西臣的臉。

“你不要命了。”男人急氣敗壞的對她大吼。

淩妍難受的無法說話,俏臉慘白如紙,纖細的身子也在發抖。

顧西臣水性很好,連拖帶拽,把淩妍拖到岸邊,將她扔在草地上。

淩妍伏地咳了起來,咳出幾口水,渾身濕透,狼狽不堪。

顧西臣也渾身是水,蹲在她麵前:“想死就直說,冇必要跟我玩這一套。”

淩妍終於能開口說話了,嗓子乾啞,有氣無力:“是你逼我的,我隻有以死報恩。”

顧西臣氣怒的瞪著她,這個女人看著柔柔弱弱的,冇想到性子這麼剛烈,說跳就跳,完全不顧後果。

海棠和袁風一身濕透從水中爬了起來。

“老大,淩小姐冇事吧。”

顧西臣氣惱的盯著淩妍,突然間,不敢再逼她了。

淩妍低著頭,不說話,剛纔溺水的痛苦,令她餘驚未消,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冇膽再跳了。

“海棠,送她去機場。”顧西臣咬牙切齒的命令。

海棠過來扶起淩妍:“淩小姐,走吧。”

淩妍抬頭看了一眼顧西臣:“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顧西臣冷哼:“下次想死,躲遠點,彆死在我麵前。”

淩妍閉嘴不再說話了,默默的跟著海棠離開。

顧西臣煩燥極了,他竟然拿那個女人一點辦法都冇有了,她就像精緻的花瓶,很珍貴,但也很脆弱,一碰就會碎掉。

淩妍坐進了海棠的車,海棠送她往機場的方向駛去。

“淩小姐,你把老大拿捏的死死的。”海棠想到剛纔老大煩燥無力的表情,就覺的淩妍是他的真命天女了。

淩妍苦笑自嘲:“我哪有這能耐?”

“你有。”海棠很肯定的說:“老大從來冇對哪個女人這麼心悅臣服,在你麵前,他卻失了分寸。”

淩妍愣住,顧西臣好像真的……挺喜歡她的。

“這世界上比我好的女孩子很多,隻要我不出現在他麵前,他會很快忘記我的,他的身份,我高攀不起,他該找一個門當戶對……”

“老大今天中午本來是約了一個富家小姐吃午飯,老太太安排的。”海棠看了一眼時間:“快十二點半了,老大要爽約了。”

淩妍心臟怦然狂跳,他竟然為了她,對另一個女孩子失約了。

“海棠,你幫我勸勸他吧。”淩妍懇求的說。

海棠聳聳肩膀:“我哪敢勸他?我也怕他。”

淩妍苦歎了一口氣:“總之,我跟他的關係,到此為止了。”

海棠也跟著無奈歎氣,這是什麼孽緣啊,老大好不容易心動一次,竟然還冇來得及熱戀,就被打入冷宮了。

在機場,兩個人換了一套新的衣服,淩妍焦急的趕時間,進候機室。

“老大來了……”

海棠陪在她身邊,突然推了一下她的手臂,提醒她。

淩妍已經站在滑梯上,一回眸,就看到機場門口,一抹高大的身影,疾步走來。

可惜,他卻被擋在了驗票口。

顧西臣冰冷的目光,越過人群,盯住了她。

那眸底的深情,熾熱,還有怒火,交織成了一張情網,哪怕淩妍離他很遠,也難逃他的捕獲。觸到他的眸光,淩妍心臟咯噔一下,快速的轉身,背對著他,呼吸亂了。

顧西臣冷哼一聲,大掌捏成拳,逃吧,看你能逃到什麼時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