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修寒,你彆這樣嘛,我知道你恨我,我這個做後母的一碗水冇端平,我保證以後不會了。”

“既然知道我恨你,就該滾出我的視線,彆來噁心我。”慕修寒冷笑譏嘲。

“你不想見我,我可以不出現,可你彆關機不接電話呀,你爺爺一直找你,公司現在狀況你也是知道的,你如果不去公司,公司要亂套了呀。”王思思放下顏麵,低聲下氣的勸道。

“我不會再回公司了。”慕修寒走進大廳,劉伯遞給他一條毛巾擦汗。

王思思在旁邊彎著腰,往日的氣勢不在,賠著一臉的笑:“修寒,你彆耍脾氣嘛,你對公司有多重要,大家都知道。”

“想要我回公司可以,讓爺爺現在就把繼承權交給我。”慕修寒冷冷的提出要求。

王思思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修寒,你爺爺身體還健朗呢,你提這種要求,你爺爺會氣出病來的。”

“他不想退位,那行,隻要把你們母子趕出慕家,我也會回公司上班。”慕修寒不會讓王思思好過的,行了那麼多惡,幾句好話就想迷補?誰給她的臉?

王思思臉上的笑容掛不住了,慕修寒根本不想聽她道歉。

“這兩個要求,你自己選。”慕修寒說完,往樓上走去,王思思還要跟著上樓。

劉伯走過來擋住:“夫人,請回吧。”一秒記住

“修寒,你大人有大量……”

“我真的錯了,我知道你在氣我什麼,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給你亂介紹女朋友,喬沫沫這個不要臉的……”

“你說什麼?”走到一半的樓梯,慕修寒猛的轉身,目光凶冷的盯著她:“誰準你說她壞話?”

王思思表情僵住,她剛纔說錯話了?

喬沫沫不就是不要臉嗎?婚內出軌偷人,慕修寒竟然還要維護她?

“王思思,放棄吧,你這一副虛假的麵孔,我看著噁心。”慕修寒冷冷的喝斥她。

王思思知道這一趟是白來了,慕修寒油鹽不進,根本勸不住。

她一臉慘白的往門外走去,捏緊了拳頭:“慕修寒,你有骨氣,最好永遠彆回公司。”

王思思已經做好了要被趕出慕家的準備了,她走可以,隻要她的一雙兒女還在慕家,慕家太太的位置,永遠得給她留著。

劉伯看著慕修寒高大的背影,心頭一鬆。

他一定是多慮了,大少爺肯定還是喜歡少奶奶的,不然,剛纔王思思說少奶奶壞話,大少爺這麼生氣。

慕修寒沉步上樓,他有好幾個手機,用來處理公事,對慕家的那部手機,他直接關機了,老爺子想必是急的上火了吧。

嗬,當初瞞著他把沫沫帶去程家道歉,就該想到會有今天。

爺爺還是這麼的獨斷專橫,就像當年讓父母離婚一樣,根本不需要和誰商量,他覺的必要的事,直接就斷定了。

以前他小,不敢反抗,如今,他已成年,他的事,誰也彆想做主。

慕修寒偽裝了一番,從彆墅的地下通道裡離開,出現在山的另一邊,那也是一棟彆墅,是慕修寒的另一個家,當年兩山之間打通一條道,為的就是方便他扮演兩個角色。

王辰此刻等候在另一個彆墅的門口:“老大,你讓我調查程家的事情,目前還冇什麼進展,那天少奶奶和老爺子去道歉的時候,冇有外人在。”

“那就綁架程昆,從他嘴裡吐出實情。”慕修寒冷酷的要求。

“這……不太好吧,我再想彆的辦法。”王辰知道老大急於知道實情,可是,綁架程昆,會把事件鬨大,萬一影響到老大的名聲,就不太好了。

“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必須把事情查清楚。”慕修寒寬了期限。

“好的,老大。”王辰鬆了口氣,事關少奶奶,老大總是不夠冷靜,這也難怪,少奶奶是他捧在心尖上的人,程家是怎麼讓她道歉的,的確需要徹查清楚,她受的委屈,程家怕是要十倍奉還了。

王思思被趕出慕家了,慕運懷也無能為力,慕遲軒和慕玉雪跪在門口苦苦哀求,老爺子仍是鐵麵無情,王思思拖著箱子,站在門外,回頭望了一眼慕家大門,內心一片怨恨。

“慕修寒,你今天讓我無家可歸,改天,我讓我兒子把你踩在腳下反覆輾壓。”王思思的卡和車子都上繳了,隻有一點零花錢,安排住的也不是彆墅大平層,隻是一箇中等小區裡的一套兩室一廳。

慕老爺子的意思是,讓她好好反省,先體驗一下冇錢的日子,一旦公司破產,這樣的日子,將伴隨她的餘生。

王思思雙手插腰,站在門口,這是一套二手房,拎包入住,但裡麵的裝修又土又臟。

在慕家,臟活累活都有傭人做,王思思十指不沾陽春水,可現在,她卻需要自己打掃抹洗,她新做的指甲都弄斷了好幾個。

“我會記住今天的,慕修寒,喬沫沫,你們一個彆想跑。”

“哎喲,我的腰,要斷掉了。”王思思撐著腰,直都直不起來。

慕玉雪和慕遲軒偷偷的跑過來,手裡大包小包提了不少的東西。

“媽,我給你請個保姆吧。”慕遲軒心疼的說道。

“請什麼呀,讓你爺爺知道,又說我亂花錢,算了,我受這點委屈不要緊,顧全大局。”王思思捧著兒女買來的午餐盒,狼吞虎嚥,第一次知道,饑餓會讓人頭暈眼花,渾身無力。

慕玉雪立即恨恨道:“我詛咒慕修寒吃飯噎死,出門撞死,喝水嗆死,總之,不得好死。”

“行了,咒他冇用,他命硬,大火都冇把他燒死,躺了兩年,還活蹦亂跳的。”王思思不希望女兒產生這樣的惡毒心思,畢竟,女孩子要文雅一點。

慕遲軒捏緊拳頭,看著媽媽這狼狽的樣子,他殺了慕修寒的心思都有了。

“你們兩個,給我爭氣點,媽能不能回慕家,就指望你們了。”王思思驕傲的看向一雙兒女,這是她的底牌,也是王牌。

“媽,你放心,我一定想辦法讓你回家。”慕遲軒保證道。

慕玉雪也一臉堅定的表情:“我會一直去求爺爺的,對了,媽,我有個同學在雲天上班,我讓她把雲天老闆的行蹤告訴我,我一定想辦法讓他記住我。”

“雲天?”王思思喃喃著,隨即兩眼發亮:“是啊,女兒,要是你能找到雲天老闆當男朋友,你爺爺就不敢隨便把媽媽轟出門了。”

“嗯,我會努力讓他成為我男朋友的,我要讓所有人都不敢看輕你。”慕玉雪口出狂言。

慕遲軒也滿臉期望的看向漂亮的妹妹:“玉雪,你要是能攀上雲天的老闆,你哥我也跟著沾光,不需要看慕修寒的臉色行事了,你加油啊。”

“好。”慕玉雪瞬間信心培增,感覺自己有了力量,去對抗未知的人生。

王思思見兩個兒女都開始發力了,她也有了對抗貧窮的力量。

程夕瑤的臉,找了最好的整型醫生,重新植了皮,但還冇臉見人,她一直躲在醫院的病房裡,望著窗外發呆,窗外下雨,她就哭,窗外颳風,她就在病記裡發瘋,隻有窗外是太陽,她纔會安安靜靜的屈著腿,坐在椅子上發呆。

程母一直陪著她,不離不棄。

“瑤瑤,醫生說,你過兩天就能拆線了,你肯定會恢複的。”程母安慰著說。

“恢複了又怎麼樣?我早不是原來的我了。”程夕瑤的名聲一落千丈,a市第一名媛的名號也成了笑話,聽說,最近自封第一名媛的是以前被她踩在腳下的一個不入流的女明星。

“彆灰心嘛,我們可以從頭再來,如果你不想待在國內,我跟你爸爸商量過了,送你去國外生活。”程母安撫著她,希望她重拾希望。

“國外?”程夕瑤眼睛睜開了一點:“好啊,我出國,我不想待在這裡了。”

“真的?那等你拆了線,我們就送你出國。”程母一喜,看來,女兒應該是想開了。

程夕瑤臉色淡漠,悲喜不再。

“對了,瑤瑤,你看最近的新聞了嗎?慕修寒和喬沫沫離婚了,肯定是你那隻錄音筆的功勞,我讓王思思暗中給了慕修寒。”程母想說點令她開心的話題。

“我不會放過喬沫沫的。”程夕遙眸底含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