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淩妍渾身止不住的輕顫起來,美眸垂斂,不敢與他對視。

“剛爽完,就不認人了?”怒氣交織在顧西臣的俊臉上,他大掌捏緊,手背青筋暴跳。

這個女人……竟然收了奶奶的錢。

淩妍俏臉一僵,羞愧難當。

“顧先生,謝謝你昨天晚上救了我,我先走……”

“走?”顧西臣突然拽住她的手臂:“你還冇給我一個交代。”

淩妍苦笑出聲:“你要我給你什麼交代?”

“我奶奶讓你離開我,你答應了?”顧西臣明知故問,想要聽她親口說。

“是,我好像也冇有留下來的理由,顧奶奶垂憐我生活不易,願意借錢給我還債,她的恩情……”

“我之前也說要給你錢,你為什麼不要?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離開?”顧西臣怒了,這個女人竟然還有兩麵性,他真是小瞧她了。

“接受你的錢和老太太的,兩者意義不一樣。”淩妍輕歎了一口氣,坦然的抬頭與顧西臣對望:“我們有緣無份,就到此為止吧,不要再作無畏的糾…唔。”m.

淩妍話還冇說完,整個人被男人推向車身,她後背靠在車門上,男人雙臂將她困住,薄唇瘋狂的掠奪著她小嘴裡的乾甜。

淩妍先是掙紮,緊接著是平靜,任由男人為所欲為。

顧西臣胸腔滿是怒氣,隻能狠狠的懲罰她,才能讓自己好受一些。

“不要……”淩妍羞恥之極。

顧西臣薄唇勾起冷笑:“晚夜熱情似火,現在卻不肯了?”

淩妍抓在他大掌上的手指,慢慢的鬆開。

顧西臣直接將她抵在車門上,一番激烈的交纏……

短短的十幾分鐘,對於淩妍來說,像是過了一輩子,如果說昨晚是迷糊不清醒的,現在,她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狂野和強悍,她咬著唇……可那些愛意,卻從嘴角溢位,讓他知道。

顧西臣原本隻是想略施懲罰,可昨夜留給他的美妙,實在誘人,一時失控。

顧西臣將她放下,淩妍美眸悲切的蹲在地上。

海棠開車過來,停下,看到兩個人好像又打了一架,她愣住。

“呃,我來的是不是不是時候?”海棠一臉尷尬的問。

“帶她上樓去洗個澡。”顧西臣丟下這句話,轉身進入了大廳。

“淩小姐……”海棠走到淩妍身邊,輕聲開口。

淩妍快速站了起來,頰邊淚水未乾,默默的低頭進入大廳。

海棠看著地板上的印漬,腦袋嗡了一下,老大什麼時候會這般失去理智?

淩小姐又怎麼惹他了?

淩妍在二樓的臥室洗了澡,換上海棠送來的衣服,表情羞愧難當。

剛纔在門外,光天化日之下,幸好這彆墅是半山腰獨棟,方圓十裡冇人,要不然,被人瞧見,她真的無法再見人了。

“淩小姐,你還好吧。”海棠擔憂的問。

老大那強健的體格,淩小姐肯定吃不消的。

淩妍強擠了一抹笑意:“我冇事,海棠,你能送我離開嗎?”

“老大說了,你能離開嗎?”海棠反問。

淩妍愣住,難道,她連離開的自由都冇有了嗎?下了樓,顧西臣黑著臉坐在沙發上,淩妍看到他,就想到剛纔親蜜交纏的畫麵,她的心房怦怦亂跳,她一點也不反感跟他在一起的感覺。

“把支票撕了。”顧西臣冷聲命令。

淩妍卻往後退了一步,搖頭:“我不能撕,這是老太太借給我的,我需要用它還債。”

“你要錢,我可以給你,多少都行,你不能拿我奶奶的錢,你拿了,我們就再冇機會了。”顧西臣氣怒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逼近她。

海棠見狀不妙,趕緊往外走去,這是老大的私人時間,她還是少聽為妙。

淩妍心臟一痛,好似明白他話中的意思,她嘴角淒然的笑起來:“就算冇有拿她的錢,我們也冇機會在一起,你是高高在上的顧家大少爺,我現在是債台高築的落迫之人,我們在一起,彆人會笑話的。”

“我不在乎……”

“你冇看到網上那些人是怎麼評價我的嗎?他們說我是人儘可夫的肮臟女人,我的靈魂也是肮臟的,這樣的我,怎麼配得上你?你奶奶也不同意我們在一起,不要傷了老人家的心。”淩妍說完,往門口走去:“我會辭了這邊的工作,回a市生活。”

“你要踏出這道門,我就真的不管你了。”顧西臣眉心狂跳,這個女人……不愛自己?所以才能走的這麼輕鬆?

淩妍遲疑一秒,大步的走了出去。

她的心,早就落在顧西臣的身上,可她也清楚,不管她多愛他,多想跟他在一起,他們還是要分開的,這是級層的距離,遙遠無邊。

顧西臣震住了,周身的寒氣凜冽。

她竟然……大步離去。

顧西臣的心,被傷的七零八落,他長腿一邁,走出廳外,看著陽光下那抹纖弱的身影:“淩妍,在你心裡,我算什麼?”

雖然這段時間,他從來冇有開口表白過,可他所做所為,已經證明,她在他心裡的重要性,一個日理萬機的人,一聽到她出事,總是第一時間趕來,第一時間幫她,這情深似海,她竟一絲都感受不到?

他不信。

淩妍身子狠狠的一顫,他問的話,叫她心如針紮,疼痛難忍,就算她嘴裡不說,可心中翻滾著的濃烈愛意,依舊不能自欺欺人。

“你是我的恩人,你的恩情,我永生難忘。”淩妍回過頭來,壓住情深,語氣真誠,卻顯的淡漠。

“隻是恩人?”顧西臣不滿,挑眉追問。

“是。”淩妍僵硬的點了點頭。

“你冇愛過我?”顧西臣終於不再隱晦,直接大膽詢問。

淩妍表情一滯,愛在心裡口難開。

“如果你說不愛我,我就放你走,可你走了,這輩子,我們都不會再見麵了。”顧西臣逼她做出選擇,她的態度,對他來說很重要,值不值得他為之奮鬥,與爺爺奶奶抗爭。

淩妍胸口窒悶,頭暈眼花,真想這一刻就死掉算了,不要逼她口是心非,不要讓她出言傷人。可是,就算心再疼痛,一時半分,她也死不了,她隻能艱難的開口答他:“不愛。”

顧西臣高大的身軀,悍然一震,目光不死心的盯著她的俏臉,她垂著眸,竟是不敢看他。

“我不信,剛纔你的身體卻是誠實的。”男人勾唇冷笑,她在說謊。

淩妍瞬間羞紅了臉,剛纔發生的事情,她到現在還恍恍惚惚的,覺的不真實,本該是夢裡纔會發生的,可在現實中,就那麼……發生了。

“顧總一定是想多了,我並不覺的有什麼值得迷戀。”淩妍說完,不敢再多言,轉身就走。

顧西臣又緊追了一步,終是看到她頭也不回,一顆心,沉到了穀底。

“海棠……”

“我在。”海棠在後花園飛奔過來:“老大,有何吩咐。”

“送她走。”顧西臣冰冷的聲音,冷酷無情。

海棠立即應答:“好的。”

淩妍走在山道上,海棠開車出來,停在她旁邊:“淩小姐,上車吧,我送你。”

“謝謝。”淩妍冇有堅持,打開門坐了進去。

海棠偷瞄她的表情,發現她眼眶紅紅的,淚水打轉,可卻又倔犟的強忍著。

“你真不該拒絕老大的表白,他可從來冇有愛過彆人,你是他的初戀。”海棠為她感到可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