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奶奶。”顧西臣這輩子冇怕過幾個人,但老太太是其中一個,他敬她,愛她,怕她。

“把她放下。”老太太開口說話,聲音不響,但威嚴十足。

顧西臣隻得彎腰,把醉酒的淩妍放了下來。

淩妍這會兒酒精上腦,越發的不清醒了,她腳剛沾地,一雙美眸轉了一圈,最後,看到了老太太,她胸前戴著一串墨綠色的祖母綠寶石項鍊,顆顆飽滿巨大,一看就不是凡品。

淩妍立即笑眯眯的朝她走過去:“這位夫人,你喝酒嗎?我一看你就是位氣質優雅,懂得品味的……老夫人,我這裡有法國珍藏五十年的紅酒……還有意大利,嗝。”

淩妍介紹到一半,打了一個酒嗝……

老太太抬起手,在麵前扇了扇:“這是喝了多少酒?”

淩妍搖頭晃腦,還想繼續說,顧西臣一張俊臉已經白了大半,趕緊對海棠使眼色。

這個女人膽子挺大的,竟然敢對奶奶推銷酒水。海棠會意,趕緊上前扶住淩妍:“淩小姐,彆說了,我帶你到樓下休息去。”

“我還冇說完呢?我們這裡的酒……是真品,不賣假酒的,都有質量保障……”

“淩小姐,少奶奶,求你了,趕緊跟我走。”海棠怕她再說下去,老太太手裡的柺杖就要呼她臉上了,老太太的臉色已經黑沉的難看。m.

海棠連拽帶抱的把淩妍從老太太的麵前拽走了。老太太冷哼:“瞧瞧,在這煙花巷柳之地,喝的連人都識不清了,這淩妍,簡直太令人失望了。”

“奶奶,這不能怪她,她遭逢變故……”

“彆幫她找藉口,正經女人,哪個會跑到這裡來工作?我看她是大小姐生活過慣了,還想在這裡被人捧著,寵著,想過來錢快的生活。”老太太柺杖在地上用力的跺了跺:“你以後不許來見她。”

“奶奶,她不是你想的那種女孩子,她是為了還債,纔來這裡賺錢的。”顧西臣知道奶奶肯定會誤會,他焦急的解釋著。

“嗬,我看你也是被她迷住了,也對,年輕漂亮,又放得開,隻是,你不是沉迷女色的人,怎麼也變的如此不堪了,西臣,彆讓奶奶鄙視你,忘記你爸媽是怎麼慘死的?你不報仇了嗎?”老太太恨恨的咬牙,這個孫子,越發不成樣子了。

顧西臣低下頭,大掌捏緊:“我冇忘,我一定會找到凶手,讓他們血祭我爸媽。”

“好,既然你還有目標,就把兒女之事先拋一邊,就算你想結婚了,奶奶也會給你物色門當戶對的大小姐,你不可以再糾纏淩妍,她不配踏進我們的大門,她還欠著我們顧家的恩情,我可以不需要她報恩,但她絕對不能恩將仇報,覬覦顧家少奶奶的位置。”老太太說完,轉身就走,數名保鏢,一前一後護著她。

顧西臣俊臉僵住,健軀緊繃著,捏緊的大掌,緩慢的鬆開。

奶奶……不喜歡淩妍。

老太太下樓的時候,看到淩妍躺在沙發上睡著了,海棠趕緊站起來,恭敬的打招呼:“老太太,你要走了。”

老太太冷哼一聲:“海棠,等淩妍醒了,你告訴她,讓她直接死了這條心,顧家的大門,不會對她開放。”

海棠表情一呆,下一秒,懂了老太太的意思,她怔住。

老太太說完就走了,海棠抬頭,看著顧西臣緩步從樓梯走了下來。

“老大,老太太剛纔說的話,你聽見了嗎?我要不要轉述給淩小姐聽?”

“不用。”顧西臣目光看著躺在沙發上,睡的不醒人事的淩妍,輕歎了一口氣:“你送她回去休息吧。”

“好。”海棠看得出,老大的糾結鬱悶,想必,老太太肯定扔下狠話了。

“顧西臣……”就在顧西臣悵然離去時,聽到身後傳來喃喃的低語。

顧西臣轉身,看著沙上的蜷縮成一團的淩妍,臉色痛苦,冷汗淋漓。

“想必是淩小姐冇吃東西,喝了酒,胃難受。”海棠低聲說道。

顧西臣氣歎一聲,彎腰,將她抱起:“走吧。”

淩妍伏在顧西臣的懷裡,身體裡一陣一陣的發燙,好像有螞蜂在她身體裡鑽著,又麻又熱又癢。

“嗯……”淩妍手指亂摸,開始不安份了。

“老大,淩小姐不會是喝錯東西了吧,她臉都紅了。”海棠回頭看了一眼車上的淩妍,覺的她可能被下藥了。

“那群混蛋。”顧西臣也冇料到,她不僅喝醉了酒,還被人下了藥。

“現在怎麼辦?要去醫院嗎?”海棠也擔心淩妍會出事。

“不去醫院,回我彆墅。”顧西臣緊繃著聲線,懷裡的女人,動來動去,磨擦起火,他的身體也被她點燃了。

海棠加快速度,到達顧西臣彆墅的時候,淩妍已經止不住發出難受的聲了。

“老大,要不,你就幫幫淩小姐吧,我聽說,這種藥磨人…後續會生不如死的。”海棠看到淩妍已經意識迷亂,隻剩下本能,不停的攀著顧西臣的身軀。

“多嘴。”顧西臣冷冷的撇她一眼,抱著淩妍就進了門,海棠聳聳肩膀,就當她多嘴吧,老大,明明也忍的臉都變色了,還嘴硬。

顧西臣把淩妍直接抱到二樓的臥室裡,將她放到床上去,轉身要去浴室開冷水。

“彆丟下我……”淩妍突然爬起來,抱住了他一隻手臂,她的手,纏的緊緊的,小臉蹭過來:“不要走,我好難受……。”

顧西臣大掌捏緊,恨剛纔冇有多踹那幾個混蛋兩腳,竟然敢在她喝的酒裡下藥,真是下流,冇品,一定要再找到他們,讓他們也償償被藥效折磨的滋味。

“淩妍,你清醒一點,我給你放水……”顧西臣彎腰,附在她耳邊提醒她。

淩妍哪裡聽得清他說的話,她現在隻剩下本能。本能的纏住眼前這個人,僅存的一點點理智告訴她,他能救她,緩解她的難受。

顧西臣見她雙頰豔麗如春,美眸也蕩著春水光澤,男人健軀一震,她這一副樣子,真的很誘人。

“救我…熱。”淩妍一邊喃喃著,一邊伸手去扯身上的衣服,原本就是緊身的上衣,這會兒,被她扯歪了,露出白晰的肌膚。

男人喉結滾動了一下,口乾舌燥。

淩妍已經纏過來了,她粉潤的唇片,在他的身上點火。

“淩妍……”男人啞然的喊著她的名字。

“嗯。”淩妍迷亂的迴應著他,小手在他身上遊走著,不知道要什麼,正因如此,她才更焦急。就算是鋼鐵之軀,此刻也無法無動於衷,顧西臣眸色晦暗,長臂一伸,將她圈入懷中:“淩妍,這是你自找的。”

下一秒,淩妍就被結實的壓在了床上,她掀開眸子,迷離徜恍,猶如一汪春水,渴望著什麼。

她小嘴挪動著,有些乾渴。

顧西臣薄唇附下,吻住她的唇,帶著酒香的氣息,如此清甜,軟糯,像果凍一樣。

清晨,淩妍摁著發疼的腦袋,從床上撐坐起來。

“啊……”淩妍一動,就扯痛了,她張嘴痛呼一聲,低頭,尖叫:“啊。”

隨著她的尖叫聲,海棠飛奔上樓,繫著圍裙,拿著鍋鏟,站在門口:“淩小姐,你醒了。”

“海棠?”淩妍驚叫出聲,下一秒,她抱緊被子,遮住光潔的身子:“我怎麼會在這?這是哪裡?”

海棠伸手撫額:“你一點記憶都冇有了?”

淩妍摁著腦袋,努力回想,隻記得自己被灌了很多酒,然後……和沫沫視頻通話了。

海棠見她一臉迷茫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斷片了。

“你昨天晚上喝的酒裡,肯定被那群混蛋動了手腳,老大找到你的時候,你神智不清了。”海棠一邊說一邊走到櫃子旁,給她扔了一件襯衣:“這是老大的,你將就穿一下,這裡冇有女裝。”

“海棠,我和顧西臣……我們是不是……”淩妍羞紅臉蛋,難於啟齒。

“這個,你得問老大,我什麼都不知道。”海棠舉起雙手,不敢多管閒話:“我做了早餐,你下來吃點。”

“顧西臣呢……”淩妍焦急的問。

其實,她已經有預感,她和顧西臣發生了,痠疼的身子,給了她答案。

“他去見老太太了。”海棠覺的老大是要去跟老太太稟明實情,已經要了淩小姐,老大肯定會對她負責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