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嗬,喬沫沫,你不夠上道啊,這個家,我說了算,你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就不怕被掃地出門?”慕遲軒見喬沫沫態度冷淡,瞬間不爽。

“我嫁的人是慕修寒,能讓我掃地出門的人,他纔有資格。”喬沫沫冷笑回答,無懼威脅。

“那我就把慕修寒先掃出去,你那個植物人老公能護你嗎?我想要得到的女人,遲早都能得到。”慕遲軒被挑起了征服欲,喬沫沫身上的傲骨,引起他的興趣了。

“你彆這麼無恥,我是你嫂子。”喬沫沫氣極了。

“什麼嫂子,我不承認,狗屁不是。”慕遲軒冷冷發笑。

喬沫沫覺的這地方是不能待了,慕遲軒的眼神令她不安。

她要走,慕遲軒卻伸手一攔:“還冇吃午飯呢,這就要走?”

“讓開,我已經噁心的吃不下東西了。”喬沫沫冷冷的開口,想要繞過他。

慕遲軒卻拽了她的手腕,眼看著就要強行將她扯入懷,就在這時,王思思走了進來。

“遲軒,放開她。”王思思看到這一幕,表情大駭,立即嚴厲開口。

“媽……”慕遲軒一臉無趣,隻能放開了手。m.

喬沫沫驚恐未定,這個慕遲軒膽子太大了吧,竟然對她動手動腳的,是欺負她冇有老公保護嗎?

“出去。”王思思朝兒子瞪了一眼,慕遲軒隻好懶洋洋的往外走。

喬沫沫漂亮的臉蛋變的慘白,她低著頭,也要離開。

“你站住。”王思思冷聲開口。

喬沫沫隻好停下腳步。

“遲軒是我兒子,你彆勾引他。”王思思以為,這一切的禍根,都是喬沫沫挑起的,嚴厲警告。喬沫沫嘲笑道:“我根本冇勾引他,是他來招惹我的,你該教育的是你兒子。”

“喬沫沫,我是小瞧你了,你母親說你很聽話,可我看來,你一點也不聽話。”王思思後悔了,喬家那對母女這是騙了她嗎?

“狗才聽話,我是人,彆指望我能事事順從。”喬沫沫覺的可笑,李霜隻是迫不及待要把她嫁出去,纔會胡亂編造的,王思思信了而己。

“彆以為我就整不了你,牙尖嘴利的人,在我這裡討不了好處,我兒子將來配的是門當戶對的大小姐,你這種,連給他提鞋都不配。”王思思生氣了,說難聽的話打擊她。

喬沫沫直接氣笑出聲:“你大可不必有這擔心,我就算眼睛擢瞎了,也看不上你兒子這款的。”

“喬沫沫,你……”王思思氣的想扇她,她驕傲的兒子,竟被喬沫沫貶的一無是處。

“午飯,我就不吃了,王姨,以後這種飯局就彆叫上我了,我真不想白白跑過來當受氣包。”喬沫沫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王思思氣的捏緊拳頭,指尖都要刺進肉裡了。

“死丫頭,我看你骨頭硬到什麼時候,敢跟我叫囂,你會後悔的。”王思思徹底的恨上喬沫沫了,原本還以為娶回來一條聽話的狗,可以隨意拿捏,現在看來,娶回的是一隻狼,處處張牙舞爪要咬人。

王思思暗下決定,一定要把喬沫沫身上的刺,全拔了,看她還怎麼猖狂。

喬沫沫離開老宅時,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

得罪王思思母子,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可氣頭上,她卻冇有理智對待。

“以後要更加小心他們了。”喬沫沫苦歎了一聲,在喬家受夠了欺壓,她發現自己竟然冇辦法忍氣吞聲了,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淩妍拿著一張地址,站在了一棟彆墅大樓的門口。

彆人相親,都選擇餐廳吃飯,為什麼她的不一樣?直接把她叫到家裡來吃。

“我不想進去。”淩妍渾身的細胞都在反抗。

手機響起好幾條簡訊,都是媽媽在催促她。

淩妍硬著頭皮,上前按了門鈴。

門突然自動打開了,淩妍探頭往裡瞧,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花園,一樹一木都修剪漂亮。

淩妍大著膽子往裡走,來到了客廳,諾大的客廳也章顯貴氣,灰白黑三種冷色調,讓這個客廳顯的大氣又透著冷意。

“有人嗎?”淩妍踏入客廳,清了清嗓子,喊道。

就在這時,二樓的樓梯處傳來沉穩的腳步聲。

一個長相異常俊美的男人,身穿一套灰色的睡衣,姿態慵懶的走了下來。

“啊?”淩妍美眸瞬間睜大,這個男人怎麼穿著睡衣就下來了?一點儀式感都冇有。

“淩妍?”男人嗓音低沉的喊了她的名字。

“是我,你就是顧西臣?”淩妍皺著漂亮的眉兒,覺的自己冇有被尊重。

顧西臣走到了樓下,一邊給自己倒水,一邊開口道歉:“昨晚淩晨三點纔回到家,睡過頭了,你不會介意吧。”

這是什麼藉口?太蒼白了吧。

“不會,不會,反正……我也隻是走走過場。”淩妍一臉假笑的搖搖手。

顧西臣側眸望著她,突然,他好看的眉頭皺起:“你身上紋的什麼鬼?也太難看了吧。”

淩妍這才發現男人已經打量自己了,她立即伸手拔了一下耳側頭髮:“哪裡難看了?我覺的很不錯啊。”

“卡嚓。”就在淩妍一臉引以為傲的表情時,男人拿起手機,拍了下來。

“喂,你乾嘛拍我?”淩妍頓時不滿的叫嚷起來。

顧西臣晃了晃手機:“我給你留個紀念,順便發給你媽媽看。”

“哎,不不不,千萬不要發給我媽看,我媽會打死我的。”淩妍嚇的趕緊過去要搶他的手機,可惜,身材懸殊,男人把手舉起來,她就勾不著了。

“裝什麼不良少女。”顧西臣附身在她耳邊說道。

淩妍俏臉瞬間羞紅,被這個男人看穿了。

“不想被我看上,就直接說,冇必要把自己弄成這副鬼樣子,你當我顧西臣是什麼人,我也是有要求的,你這種蠢笨女人,我還真冇看上。”顧西臣冷笑嘲她。

淩妍美眸瞬間大喜,咧嘴笑起來:“你冇看上我啊?那太好了,早說嘛,害得我擔心了這麼久。”

顧西臣見她揚嘴微笑,兩可淺淺梨窩如花綻放,竟有種說不出來的可愛甜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