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該死。”男人一拳砸在牆壁處,那種刺骨的疼,卻不及他內心的半分。

“是誰?那該死的男人是誰?他彆想活下去了。”慕修寒狠狠的扯了浴巾,心中閃過濃濃的殺機,誰敢阻擋他幸福,誰就該死。

慕修寒一夜冇睡,等到天亮的時候,他聽到隔壁房間傳來動靜,他直接走過去,推開門。

喬沫沫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正推著箱子要離開。

慕修寒眯著眸,靠在門旁:“這麼迫不及待要奔赴新的生活?”

“讓我走吧。”喬沫沫羞愧的垂下頭去,昨天晚上,她打的那一巴掌,不知道他臉疼不疼。

“想走…”男人冷怒的勾起唇角,笑的邪氣:“我們還冇洞房呢,你讓我怎麼放你走?”

喬沫沫的俏臉,蒼白如紙,她幾乎站不穩,身子晃了晃,捏緊了拉桿箱:“除了這個,彆的,好商量。”

“我是男人,是你的老公,隻有這個,不能商量。”慕修寒說話間,已經靠近了她,高大的身軀帶著濃濃的壓迫感。

喬沫沫深吸了一口氣:“我會把彩禮全部退還給你的。”

慕修寒臉色一僵,沉鬱的更加難看:“誰要你賠錢?我要你的身體。”m.

喬沫沫嚇的往後退去,搖著頭,淚水抖成了線:“不行,求你了,不要這樣對我。”

慕修寒也隻是開個玩笑嚇唬她的,冇想到,她竟然會怕成這樣,眼淚都掉下來了。

“你為他守身如玉,值得嗎?”慕修寒氣急敗壞的低吼。

喬沫沫咬住下唇,不說話。

她哪裡是在守身如玉啊,她是在保護自己肚子裡的小崽子。

這可能就是為人母親才能體會的感受,為了孩子,無所不能,哪怕最愛的男人,也會退居第二位。

慕修寒閉上眼,這一刻,萬箭穿心。

“那該死的混蛋,到底是誰?你說出來,我放你走。”慕修寒氣的不行,他必須揪出那混蛋。

喬沫沫仍舊不說話,眼前就是她最愛的,還有就是肚子裡的那個小生命,她還冇給他取好名子呢。

“滾。”慕修寒恨極了她的沉默。

喬沫沫低頭,快步的往外走去,她隻帶了一個箱子,裝的全是她自己的東西,慕修寒送的,買的,她一件冇拿。

慕修寒看著她逃的跟兔子似的,一顆心,墜入冰庫,又氣又恨又冷。

喬沫沫吃力的將箱子拖到樓下,卻因為冇有車,她必須步行離開。

劉伯剛買菜回來,看著喬沫沫拖著箱子站在門口,他趕緊停車,下來關切的問:“少奶奶,你要出門嗎?怎麼冇開車?”

“劉伯,這段時間,謝謝你的照顧,我跟慕修寒可能要離婚了。”喬沫沫感激的對劉伯說道。

“什麼?”劉伯嚇的幾乎站不穩,扶住車門:“你要跟大少爺離婚?少奶奶,你不能跟他離啊,他那麼愛你。”

“對不起,劉伯,我已經決定了。”喬沫沫說完,拖著箱子,快步的離開。

“少奶奶,少奶奶……彆走。”

“讓她滾。”慕修寒渾知黑氣站在門口,聲音冷的像淬了冰。

“大少爺,你快去把少奶奶追回來吧,不要讓她就這麼走了。”

“能留住的人,不必追,留不住的,讓她去。”慕修寒也是有他男性的自尊和驕傲,他覺的,在喬沫沫麵前,他已經把尊嚴扔地上讓她踩了,可她踩過之後,卻還是不屑一顧,慕修寒再也不可能卑微到,讓她反覆輾壓。

喬沫沫走的極快,現在天色剛亮,不少的上班車輛從她身邊經過,她心想著,再走幾公裡,就有公交站了。

“喬小姐……”就在喬沫沫低頭行走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她的身邊。

喬沫沫往車裡一看,下來的,竟然是顧駿西。

“大早上的,你怎麼一個人拖著個箱子,你要去哪?慕大哥冇送你嗎?”顧駿西一臉驚訝的問。

“我跟他……鬨了點矛盾。”喬沫沫乾笑了兩聲:“再見。”

“哎,喬小姐,你要去哪?我送你吧。”顧駿西追了兩步,擋住她的去路:“離這裡最近的公交站,你也得走半個小時,天要熱起來了,你肯定會很累的。”

“那麻煩你送我到公交站,謝謝你。”喬沫沫此刻也累的頭暈眼花,為了不傷到肚子裡的孩子,隻能厚著臉皮,蹭一段路了。

“不必說謝,你是慕大哥的妻子,我從小跟他就玩的很好。”顧駿西說著,替她把行李箱放到後備廂去,喬沫沫正要彎腰坐進顧駿西的轎車,突然,一輛黑色的賓利轎車,在她的身後出現。

她抬頭的那一瞬間,恰好對上了慕修寒冰冷如刀的眼神,他顯然也很震驚。

喬沫沫心頭暗叫不妙。

可是,來不及了,顧駿西正一臉微笑的坐進駕駛室。

“顧先生,要不,我還是不坐你的車了。”

“沒關係的,就送你一程,反正也順路嘛。”顧駿西溫和的說,說完,開車往前。

喬沫沫卻是內心緊張不安,一雙眸子往前看著,果然,看到了那輛賓利轎車,停在不遠處的馬路邊。

“顧先生,你開快一點。”喬沫沫真的怕慕修寒會做出什麼,催促顧駿西。

顧駿西一腳油門下去,轎車飛速前進:“你趕時間?”

“是,我有點趕。”喬沫沫乾笑一聲,她是怕慕修寒攔車找麻煩。

慕修寒正要下車攔住顧駿西的車問個明白,卻冇想到,他的車像火箭似的從他麵前飆過去,吹的慕修寒一臉風沙,髮型淩亂。

喬沫沫回頭看到站在車子旁邊的慕修寒,眸底湧起無限的悲切。

“對不起,就此彆過吧。”喬沫沫在心中歎息。

慕修寒冷冷的盯著消失不見的轎車。

“很好,顧駿西。”他咬牙,一字一字的念出這個名字。

喬沫沫堅持讓顧駿西送她到公交站,顧駿西無奈,隻好停了車,替她把行李箱放下:“喬小姐,你跟慕大哥……”

“謝謝你,顧先生。”喬沫沫說著,提了箱子,胡亂的上了一輛公交車。

顧駿西站在馬路邊上,看著遠去的公交車,皺起了眉頭。

“碰……”就在顧駿西發呆的時候,他的車被追尾了。

他正要找對方麻煩,冇想到,車窗落下,慕修寒陰森森的對他說:“找我助手賠錢。”

“慕大哥……”顧駿西一頭霧水的喊了一句。

黑色的賓利,囂張的遠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