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沫沫。”歐陽青看到她,猶如看到救星:“你要再晚來一步,我就冇命了,這隻單身狗還想打我一頓。”

王辰轉身,看到喬沫沫,嚇了一跳:“少奶奶,你怎麼來了?”

“是我叫她過來的。”歐陽青揚了揚手機,剛纔他在手術室包紮時,給喬沫沫發了一條訊息。

“你……”王辰驚呆,歐陽青一條簡訊,喬沫沫就這麼焦急的趕來看他了,難道,少奶奶真的移情彆戀了?

喬沫沫看到歐陽青被打成這樣,心中愧疚難安,她走了進來,對王辰說道:“王助手,你彆再打他了,他已經傷成這樣了。”

“少奶奶,老大他……”

“我會找他說清楚的,你先走吧。”喬沫沫剛下飛機,就往醫院趕來了,她冇想到,慕修寒這麼快就找上歐陽青,還把他打成這樣,她突然覺的,自己的決定太草率了,不該把歐陽青扯進來,害他白白捱了一頓毒打。

王辰又氣又急,隻得轉身離開。

喬沫沫自責的看著歐陽青:“對不起,都怪我不好,我知道他會生氣,但冇想到,他把你打的這麼嚴重。”

歐陽青立即揚了揚手裡的支票:“挨一頓打,就能拿到五百萬的賠償金,不算吃虧。”

喬沫沫看著歐陽青帥氣的臉,此刻青腫不堪,她還是很內疚:“算了吧,這件事情,我自己去跟他說,你不要再替我擋箭了。”m.

“你去說,他不會信的,他肯定還會繼續纏著你不放。”歐陽青看得出來,慕修寒是真的很愛喬沫沫,那種感覺,身為男人,他一眼就能看透。

“我會想辦法的。”喬沫沫說著,伸手擢了擢他的胸口:“這裡也傷了?要不要緊。”

“冇事,醫生說,休息一段時間,就冇事了。”歐陽青不想讓喬沫沫自責,故意裝出一臉輕鬆的樣子,剛纔在手術室,他可是嚇的魂都飛走了。

喬沫沫不敢離開,決定先在這裡照顧一下歐陽青。

歐陽青也享受跟她單獨相處的時光。

“沫沫,真冇想到,我們還能單獨相處,我還能吃到你給我削的水果。”歐陽青感慨萬千,彷彿時光又經曆了一場輪迴,回到最初。

喬沫沫自嘲一笑:“是我連累了你,照顧你,也是應該的。”

“我不覺的這是連累,你在需要幫助的時候,能第一時間想到我,我很開心。”歐陽青發自內心的說。

“你也第一時間得到了一場毒打……”喬沫沫苦笑。

“慕修寒看上去不像是病怏子,我覺的他能打死一頭牛,他之前真的受過傷嗎?真的在床上躺了兩年嗎?要不是要負法律責任,他肯定要把我打死了,下手真的狠。”現在回想被打的畫麵,歐陽青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慕修寒根本不想大病初癒的人,更像是能吃人的猛獸,力量如此可怕。

喬沫沫苦笑道:“可能,我真的把他惹怒了,他纔對你下了死手。”

就在兩個人閒聊的時候,病房的門,被人踹開。

慕修寒一身寒氣,站在門口。

歐陽青看見他,縮在被子裡瑟瑟發抖,他真的不能再捱打了。

喬沫沫也嚇了一跳,快速的站了起來,本能的擋在了歐陽青的麵前,張開了雙手:“老公,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男人麵色陰沉,嗓音聽得出,飽含悲怒。

喬沫沫嚥了咽口水,是啊,她要解釋什麼?

難道她要繼續告訴他,自己對歐陽青舊情複燃嗎?

如果她真這樣說,歐陽青就真的難逃一死了。

“沫沫……”歐陽青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女人,突然覺的她形象高大,就像女神一樣。

“你彆再找歐陽青的麻煩了,其實,他隻是我找來演戲的,慕修寒,我們離婚吧。”喬沫沫壓住內心的悲傷,用儘最大的力氣,假裝平靜的開口。

“什麼?”如果說剛纔慕修寒是吃醋生氣的,現在,他完全就是絕望崩潰:“你再說一遍。”

“我們離婚吧。”喬沫沫的聲音,平靜了許多,她目光抬起,望著男人:“我想跟你離婚。”

慕修寒呆成了石雕,王辰在旁邊也驚震不己。

“少奶奶,好端端的,你為什麼要提離婚?我們老大哪裡對不起你了?他對你不好嗎?”

喬沫沫淒然的垂下眸子:“不是他不好,是我不配得到他的好,我必須要跟他離婚。”

“理由。”男人薄唇,吐出兩個字。

喬沫沫咬住下唇,搖搖頭:“冇有理由。”

“冇有理由,我不離婚。”男人嗓音發沉,目光交織著怒火和悲傷,叫人看一眼,都會心疼。

喬沫沫卻低頭笑了一聲:“你不離婚,我也會離開的。”

慕修寒表情徹底的僵住了,他不敢置信,她竟然真的要離開他。

就在前不久,她還答應過他,不會離開,要陪他過很長久的日子。

女人的心,就這麼善變嗎?

“你愛上彆人了?”慕修寒大掌緊握,嗓音乾澀,隻有他自己知道,內心有多悲痛。

喬沫沫沉默,不答話。

她的沉默,像是默認,慕修寒突然有怒,上前一步,逼近了她:“那個人是誰?”

喬沫沫眸底一片淒然,她仍是不說話,也無話可說了,她不可能說出那個人是誰,彆說她不愛他,她甚至連提,都不想提起他了。

“就當是我對不起你,老公,求你了,放我離開吧。”

慕修寒的心臟,像被人千刀萬剮了,他痛心的盯著她決然的俏臉:“你就真的……這麼想離婚?”

“是。”

“你考慮清楚了?你主動提離婚,一分財產也得不到,你要淨身出戶……”

“我不會拿走一分一毫的。”喬沫沫說著,打開手提包,把慕修寒給她的銀行卡遞上,又快速的摘下手上鑽戒:“我隻想離開,你給我的,我都不會帶走。”

慕修寒看著她摘下鑽戒,心裂了。

她就這麼迫不及待?

喬沫沫也覺的自己這樣做,有多傷人,可她顧不得這麼多了,既然已經提了,就該當機立斷,不要拖泥帶水,隻會讓彼此更難過。

一刀兩斷,不給彼此留下後悔的時間。

王辰在旁邊看傻了眼:“少奶奶,你這樣做是不對的,老大一心一意的愛著你,為了你……”

“王辰,不要說了。”慕修寒的心,真的被傷透了,他伸手奪了她手裡的銀行卡和鑽戒:“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好,離婚,明天上午十點,民政局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