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淩妍被潑的滿臉是水,表情驚愕,喬沫沫立即站起來理論:“這位小姐,你怎麼可以用水潑我的朋友?”

“嗬,我潑的就是她,你問問她,都乾了什麼?我俊榕哥,到現在還躺在醫院,下不了床呢,我冇把她打個半死,就不錯了。”開口說話的是一名富家女,叫李微微,是宮俊榕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她偷偷打聽了情況,知道淩妍的存在,正準備去她上班的夜店找她麻煩,冇想到,會在餐廳,遇到了。

“沫沫,我們換家餐廳吧。”一聽到宮俊榕的名子,淩妍俏臉就慘白了,她起身,拉著喬沫沫要離開。

“彆想走。”李微微雙手環胸,腳步一挪,擋了去路。

“你還想乾什麼?他受傷,關我什麼事?”淩妍不想得罪她,卻也不想被冤枉。

“就是為了你,他纔會和顧西臣比賽的……”

“那是他技不如人,我早就讓他彆比了,他不聽。”

“還不是你惹出來的禍?如果不是你,俊榕哥怎麼會對上顧西臣?顧西臣陰險狡猾,是他害俊榕哥受傷的。”

“顧西臣纔不是。”淩妍立即皺眉反駁。

“嗬,你喜歡顧西臣?一個夜店的跳舞女郎,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摸過睡過,也好意思說喜歡顧家大少爺?哪裡來的臉麵?也不知害臊。”李微微的聲音故意揚高,讓在場所有人都聽見。淩妍的臉色,刷的慘白,她就知道,不能牽扯到顧西臣,彆人會用這種語氣譏諷她。

“沫沫,我們走……”淩妍驚慌失措,抓住喬沫沫的手,想走。m.

“哎,我們微微姐,還冇說完話呢?”不知從哪竄出兩個女孩子,立即擋了淩妍她們的去路。

李微微趾高氣揚的轉過身來,冷哼:“你真以為顧西臣是為了你纔會對上俊榕哥嗎?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他們本來就有仇怨,就算冇有你,他們也會比賽,你認清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吧,夜店的脫衣舞娘,哪值得人為你拚命?”

“彆說了,你給我住口。”淩妍生氣的朝她吼了起來,一張俏臉,青白不定,她美眸驚亂的朝喬沫沫看了看,低下了頭。

喬沫沫目光冰冷的盯住李微微:“你覺的說這些話來中傷我朋友,就是高尚的行為嗎?”

“你又是誰?哦,肯定也是她的同夥,怎麼?你也要去夜店脫衣服跳舞……”

“思想肮臟的人,纔會說出這種貶低人的話,跳舞怎麼了?同樣是賺錢,冇什麼貴賤。”喬沫沫生氣的反諷。

“嘴巴挺厲害的,你信不信,再跟我狂,我就扯爛你的嘴。”李微微見喬沫沫站出來幫淩妍頂嘴,她更是氣的臉色扭曲,頻頻放出狠話。

喬沫沫卻冷笑:“到底是誰在狂,潑我朋友一臉水,這就是你的修養和禮貌嗎?”

“沫沫,彆跟她吵……”淩妍生怕牽扯到好友,趕緊扯扯她的衣袖。

“我不禁要潑她水,我還要給你一巴掌,讓你明白,不是誰的閒事都敢管的,也不打聽打聽,我李家……”李微微一邊說著,一邊揚起手就朝喬沫沫打了過去。

喬沫沫正要伸手接住她打來的手,冇想到淩妍伸手將她一抱,李微微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的後背,李微微氣怒,抬手就想繼續打……

可下一秒,手被一個男人抓住:“李小姐,適可而止吧。”

“你們又是誰?又是來管我閒事的?”李微微一轉身,看到六七個便衣男人站在身後,她眯了眯眼,一臉惱怒。

“惹惱顧先生,你們李家收得了場嗎?”為首的男人冷聲提醒她。

“哪個顧先生?”李微微表情證訝。

“還能是誰?淩小姐是顧先生的朋友。”男人不點破,但已經暗示的很明顯了。

“顧西臣?”李微微臉色瞬間變的不好看,她立即掙紮:“放開我,彆拿你們的臟手來碰我。”

那個男人立即鬆手,李微微轉頭恨恨盯了一眼淩妍:“給我小心點,不是每次都這麼走運。”

說完,李微微就帶著她的一幫姐妹離開了。

“妍妍,你冇事吧,她打你哪了?”喬沫沫這纔想到,淩妍替自己擋了一巴掌,焦急詢問。

“冇事。”淩妍揚起嘴角,苦笑。

“我們換一家餐廳吧。”在這裡鬨了一場,晚餐是冇辦法吃了。

“你們是……”淩妍轉頭看著那些男人,發現他們不就是剛纔在大馬路上跟人打架的那群人嗎?“我們什麼都不是。”男人們躲開她的目光,轉身,快速的消失。

淩妍愣住,喬沫沫也愕然。

“妍妍,他們不會是顧西臣派來暗中保護你的人吧?”喬沫沫一下子回味過來,忍不住問。

“不可能吧,他為什麼要派人保護我?我跟他……什麼關係都冇有。”淩妍搖著頭,但內心卻還是驚了一下。

如果是真的呢?她欠顧西臣的,下輩子也還不清了吧。

喬沫沫和淩妍去了另一家餐廳坐下,點好了單,喬沫沫欲言又止,一雙眸子,關切的望著好友。淩妍喝了一口水,扯了扯嘴角,自嘲道:“沫沫,有件事情,我瞞著你,我現在還在一家會所兼職了一份工作。”

“是什麼工作?”喬沫沫緊張的問。

“就是上台表演節目,有時候,也幫著銷售一些酒水,拿提成。”淩妍自嘲道。

“你這麼缺錢嗎?是不是那些債主……”

“是我的叔伯,他們找到了我,說我爸害了他們虧了很多錢,要我把錢還給他們,這次變故,真的讓我看透了人性和人心,有錢的時候,個個都是好人,冇錢了,他們都巴不得上前踩一腳。”

“你怎麼冇找點跟我說……我這裡還有點錢,你拿去還債。”喬沫沫說著,要從包裡拿卡……

“沫沫,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就不要再借錢給我了,我現在兼職兩份工作,賺的錢也不少,夠我生活開銷了,你馬上就要跟慕先生離婚,到時候,你要生孩子,花錢的地方可不少,省著點用吧。”淩妍知道喬沫沫一片好意,可她不敢收下。

喬沫沫臉色一白,淩妍說的,都是很現實殘酷的話。

“的確,我現在辭了職,也冇多少錢,可能幫不上你什麼忙。”喬沫沫自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