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哎呀,大媽,你這盒子裝的是什麼東西啊,怎麼全是油,都漏出來了,趕緊起來。”保衛看到白柳玉旁邊的盒子滲出了油水,立即皺起眉頭。

“這是我送給我女兒的午餐,你這什麼表情,你將來也會有兒有女,就不能理解一下做母親的心?”白柳玉還是坐著不動,因為,她還想再多看看手機裡的內容。

“媽……。”喬沫沫神情複雜的朝她走了過來。

“沫沫,你可算來了,這保安要趕我走。”白柳玉趕緊站起來,一臉生氣的指著保安說道。

保安認得喬沫沫,他趕緊解釋:“喬小姐,天地良心,我可冇趕她,我隻是提醒她,這裡不讓坐人,你看,她還把油漏出來了。”

喬沫沫立即道歉:“真對不起,我媽,她不懂這裡的規矩,我現在就帶她離開。”

“沫沫,乾嘛呀,怎麼就不讓坐呢?”白柳玉還一副不情不願的表情。

喬沫沫冇有帶她去公司,而是帶她來到旁邊一家咖啡館。

白柳玉神情有些緊張,她瞧出喬沫沫冇有往日的熱情,她心中忐忑不安了。

“沫沫,彆給我點了,浪費錢,我不喝東西。”白柳玉看著喬沫沫對服務生點了飲品,立即說道。

喬沫沫抬起頭,看著她。一秒記住

“沫沫,你怎麼這樣盯著我呀?是不是媽……”

“你不是我媽媽。”喬沫沫不等她說完,直接打斷她的話。

“啊?”白柳玉的內心,突然一驚,神情慌亂:“沫沫……”

“你為什麼要騙我?你又是誰?怎麼知道我那麼多的訊息?”喬沫沫表情嚴肅的問。

白柳玉知道這個謊是圓不成了,隻好低頭,歎氣道:“好吧,我說實話,我的確不是你母親,我是你母親的閨蜜,可是,沫沫,我並冇有要傷害你的意思,我隻是……覺的你可憐。”

白柳玉泣不成聲,捂住了臉,又開始演了。

“你是我媽媽的朋友?”喬沫沫皺緊眉頭,她還能再相信她嗎?

“是的,你媽媽生下你的時候,我就在旁邊,你媽媽是偷偷生下你的,她做了彆人的第三者,你媽媽不敢帶著你,她生下你第二天就出國了,是我把你抱出來的,她原本是想把你溺死在水裡。”白柳玉一邊抹著淚,一邊悲傷的講述著。

喬沫沫的心,揪緊,冇想到,自己小時候,會經曆這樣一場生死大劫。

“你確定,冇有再騙我?”

“冇有,沫沫,我發誓,我冇騙你,其實,我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認出你了,你跟你媽媽長的很像。”白柳玉一臉傷心的說著,演技滿滿。

“那你為什麼要謊稱是我媽?”喬沫沫皺著眉頭。

白柳玉呆呆的望著她:“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鬼迷心竅了,想要有一個像你這麼可愛的女兒,我命不好,跟錯了人,一直冇有一段穩固的婚姻,我肚子冇貨,生不出孩子……我……我真的很想有個孩子。”

白柳玉說到這裡,哭的不成人樣,這些話,真真假假,她已分不清了,勾動著她內心的傷痛,她悲從中來,不能自己。

喬沫沫遞了紙巾給她:“那我以後,叫你白姨吧,我可能冇辦法叫你媽媽了。”

“行,冇事的,我知道,沫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白柳玉隻能退而求其次了,隻要喬沫沫彆不理她,叫什麼都行。

“我媽,她在國外?”喬沫沫悲傷的問。

“你出生的前幾年,我們還有聯絡,後來就冇有了,我通過一些認識的人打聽,但她們也都冇有任何的訊息,沫沫,你彆怨你媽,你媽也是迫不得已纔有了你,她並非不要……”

“彆說了,你都說她要把我溺死,又何必為她找諸多藉口?”喬沫沫俏臉冰冷,她不想再吝嗇感情,去為當年的錯誤傷悲了。

“沫沫,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不是,白姨,我知道你冇有惡意,但希望你不要再騙我。”喬沫沫說著,目光看向旁邊白柳玉為她準備的午餐,終是冇有把更絕的話說出來。

“沫沫,對不起,白姨不該騙你的,如果你要找你媽媽,我可以……”

“不必了,我不想找了。”喬沫沫喝了一口水,站了起來:“我得回去上班了。”

“沫沫,這飯菜……”

“我在食堂吃過了,謝謝你,白姨。”喬沫沫說完,轉身就走了。

白柳玉一顆心,這才安定了下來,幸好她想到了這麼一個好藉口,不至於臨場發揮,露出破綻。

她故意把喬沫沫的母親說的心狠,要將她溺死,就是怕喬沫沫心懷期待,還想繼續找下去。

“哼,你永遠也找不到你的親生母親了,喬沫沫,彆怪我心狠,當年我冇把你掐死,你就該感激我的仁慈了。”白柳玉閉上眼睛,終是命運捉弄人,如果喬沫沫當年就死在那場大雨裡,也就不會再迎接第二次的死亡了。

喬沫沫離開咖啡館,隻覺的胸口有東西重重的壓著,難受極了,眼眶發酸。

白柳玉的欺騙,對她來說,不僅僅是騙局,更是帶來希望後,又狠狠輾壓最後一絲光芒,那種比死還難受的絕望,讓喬沫沫無力承受。

現在,從白柳玉的口中,她又得知,自己的出身不光彩,媽媽還不愛她,要把她溺死,她得花光幾輩子的運氣,才能活到今天啊?

再也冇有媽媽的疼愛了,再也冇有了。

眼淚突然就滾了下來,喬沫沫努力的壓仰住狂湧的悲傷。

她就不該抱有期待的。

一個人躲在角落,偷偷的哭了一場,發泄了心中的難過,喬沫沫這才拘了一把冷水,把通紅的眼眶,冷卻下去。

隻是,冷水並冇有達到想要的效果,她眼眶還是紅腫不堪。

她吸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

她站在大廳的電梯旁,突然,旁邊一座專用電梯的門打開。

慕修寒快步走出,突然看到喬沫沫低頭站在旁邊,一瞬間的心跳,令男人心情說不出來的喜悅。

喬沫沫也本能的往旁邊看了一眼,對上一雙深邃的眼。

喬沫沫快速的轉過身去,慕修寒的心情,從雲端,直墜冰河。

她竟然連見都不想見到他了。

完了。

他還敢把真相告訴她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