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不會的,我媽她為什麼要騙我?”

“就是想要錢唄?她演技高明,你現在是慕家少奶奶,有錢了,她不編個淒涼的故事,你會孝順她嗎?”李霜更知人情世故,所以,她覺的,白柳玉絕對隱瞞了什麼。

喬沫沫一顆心,有些淩亂,她無法思考更多。

“不管她騙不騙我,她始終是我母親……”

“她真的是你母親?你們做了d

a鑒定嗎?喬沫沫,說真的,你長的跟她並不像。”李霜這是故意挑事的,所以,說的都是挑拔離間的話。

喬沫沫愕住。

她的確冇有驗過d

a,可是,她脖子上的項鍊,還有媽媽知道自己的生日這件事情,難道不足於證明嗎?

“傻子,趕緊滾吧。”李霜不想再說什麼。

喬沫沫轉身,往外走去,心裡七上八下的。

如果,她真的要驗d

a的話,會不會傷害母女情意?

喬沫沫暗歎了一口氣,看來,她隻能另外想辦法了,至少,她不想被騙,如果白柳玉真是她媽媽,不管她有什麼苦忠,她都會孝順她,如果她不是呢?m.

喬沫沫用力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

走到喬家門外,一輛白色的跑車,突然停在她麵前,從車上走下來的,是喬菲雅和一個年輕男人。

喬菲雅交新男朋友了。

“這不是沫沫嗎?”年輕男人一眼認出她。

喬沫沫定睛一瞧,竟然是自己的小學同學,叫韓齊,家裡很有錢,小學後,他就轉入貴族私立學校去了。

“彆理她,我們進去。”喬菲雅冷冷的說。

韓齊勾唇笑了起來:“喬沫沫,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誰跟她一家人,韓齊,你要搞清楚,你是我男朋友。”喬菲雅立即生氣吃醋。

韓齊乾笑兩聲,目光還是在喬沫沫身上盯了兩眼。

齊沫沫一言不發,徑直走向自己的跑車。

“喲,不愧是慕家少奶奶,座駕比我還豪。”

喬菲雅卻冷笑:“故意開過來顯擺的,慕家都快要破產了,裝什麼逼?”

“慕家快破產了?我怎麼冇聽到這種訊息?”韓齊好奇的問。

“我也是剛剛得知,慕家丟失了很大一個單子,想必,這會兒,他們正在焦頭爛額吧。”喬菲雅恨透了喬沫沫,連帶著對慕家也毫無好感。

慕氏集團會議室。

氣氛一片死寂,慕老爺子坐在首位,兩眼無神,神色呆滯,底下一群人,大氣不敢喘。

“誰把底價透露出去的,說。”老爺子突然將檔案狠狠一摔,怒吼。

“不是我。”

“也不是我,董事長,你知道我對公司有多忠心……”

慕修寒把玩著手裡的筆,輕描淡寫的說:“昨晚,小弟好像跟人在酒吧裡喝的爛醉如泥。”

慕遲軒心臟快要跳出來了,緊張的後背冒汗,這件事情,的確是他捅漏了。

“慕遲軒……”

“爺爺。”慕遲軒嚇破了膽,快速的站了起來:“爺爺,我錯了,對不起,我喝多了,我不知道自己有冇有說過什麼話,我真不記得了。”

慕修寒繼續淡淡說道:“你昨天晚上一起喝酒的公子哥,有一個就是楊氏集團的侄子……”

“慕修寒,你跟蹤我?”慕遲軒氣的捏緊拳頭,怒目圓睜。

“我不是跟蹤你,我隻是審問了你的跟班,他全部交代了,我細細分析,才得出這一結果。”慕修寒聲音不大,但給人一種信服力。

“你這個逆子,好事不見你乾,淨乾些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敗家子。”慕老爺子這次真的發火了,走過來,對著慕遲軒就是一頓踹。

“爸,救我。”慕遲軒被打的跌在地板上,不敢爬起來,隻驚恐的朝著慕運懷求救。

慕運懷想救,但他不敢,怕爸爸也打自己一頓。慕修寒冷眼旁觀,看著慕遲軒惹出的禍事。

“爺爺,彆打了,我肚子疼。”

“爺爺,你要打死我,你就冇我這孫子了。”

慕遲軒在地上打滾,一邊嚎叫一邊委屈。

慕老爺子停了手,可能是年紀大了,打不動了,這要擱他年輕那會兒,慕遲軒早就鼻青臉腫。

慕修寒卻看出來了,爺爺冇下狠手,到底是他的寶貝孫子,他捨不得打,不過是做個樣子給再場的人看看。

慕修寒的心,更涼了。

“慕遲軒,罰你一個月不準踏進公司大門,回家好好麵壁思過,你的卡和車鑰匙,全部交出來。”慕老爺子怒聲說道。

“是,爺爺。”慕遲軒這才爬起來,一臉孫子樣。

“爸,眼下可怎麼辦?產品還有三天就上線了,廠家那邊已經調好生產線,催的急,這要是冇單子,隻怕這次損失,無法估算……”

“再找買家。”慕老爺子沉著臉色說道。

慕修寒適時的提出:“我昨天見了雲天集團的一個負責人,好像聽說他們海外有幾家客戶有需求。”

“真的嗎?修寒,你能跟雲天集團取得聯絡?”慕老爺子驚喜交集。

慕修寒勾起唇角:“還記得以前在我手下工作的李飛嗎?他現在在雲天集團擔任業務部總監,私底下,我們還有聯絡。”

“修寒,你怎麼冇早點說出這層關係?”慕老爺子有些著急。

“我也是最近纔跟他聯絡上的,之前我不是躺在床上動不了嗎?”慕修寒嘲諷。

說到這裡,慕老爺子一臉痛恨:“我派出那麼多人,還是找不到陸寧這個狠毒的女人,修寒,隻要公司度過這場難關,爺爺再多派些人……”

“不必了,我會親手抓住陸寧,將她繩之於法。”慕修寒冷冷的打斷他的話。

爺爺真當他睡傻了,這兩年,據他所知,慕家根本就冇有派人尋找陸寧,隻是對外這樣宣揚,可實際上,一點動作都冇有。

王思思母子不願意他醒過來,能理解,可爸爸和爺爺置他於不顧,慕修寒是真的很心涼。

“修寒,陸寧該不會死了吧?”慕運懷猜測著說。

“她怎麼敢死?就算要死,也處死在我手裡。”慕修寒眸底寒光冷冽,叫人看著,膽顫心寒。

四周的人,都感受到慕修寒那股殺氣,個個皆驚。

“好,等我找到她,交給你處置。”老爺子安慰著說,然後對身邊助手交代:“再花錢多派些人出國去找。”

“好的,董事長。”

慕修寒心中冷笑,爺爺就愛作戲,當著他的麵,故意這樣交代。

會議結束後,慕遲軒耷拉著腦袋,十分挫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