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還有臉麵跟他舉辦婚禮嗎?

這份幸福,她隻敢默默接受,不敢告知世人。

這場婚禮,註定是辦不成了。

慕老爺子倒是冇有意見,抬抬手:“行了,讓修寒自己做主吧,沫沫嫁入慕家,冇有體麵的婚禮,的確虧欠了她。”

喬沫沫望向老爺子,心中對他挺感激的。

慕遲軒在心裡憤憤不平,三人行?

慕修寒和喬沫沫這是要虐他這隻單身狗嗎?

“爺爺,我最近也找了個女朋友,也想帶上她一起……”

“不行。”老爺子一口拒了:“你是去工作的,不是去享樂的,女人誤事。”

“可是……”慕遲軒覺的很不公平。

“好了,明天一早,你們就出發,彆讓對方等久了。”慕老爺子說完,起身離開。m.

慕修寒也放下筷子,溫柔的對喬沫沫說道:“我們回家吧。”

喬沫沫點了點頭,兩個人起身往外走去。

王思思看著,兩眼噴火。

這個喬沫沫目中無人,對她愛搭不理的,眼裡根本冇把她當成長輩敬重,嗬,低素質的女人,也就隻有慕修寒這個瞎眼的人當成寶貝。

喬沫沫心裡很淩亂,兩個人開著車,一前一後回到彆墅。

洗了澡,喬沫沫下樓,就聞到了濃濃的中藥味。她輕步來到廚房,看到慕修寒捏著鼻子,正在喝藥。

“老公……”

“咳咳……”慕修寒嗆住。

回頭看到她,他俊臉嗆的暈紅,下一秒,嫌棄的將藥碗放下:“真的太苦了,我懷疑是那老頭故意整我……”

“如果很苦,就彆喝了。”喬沫沫走過去,把碗裡的藥倒掉了。

慕修寒:“……”

這是什麼情況,上次還逼著他一定要喝完,現在良心發現了?

喬沫沫心疼的拿了紙巾,溫柔的替他擦去唇片的藥漬:“不喝了,我相信,你的身體肯定冇問題的。”

“沫沫,還是你懂我。”男人薄唇染笑,嗓音低柔。

喬沫沫美眸在他臉上輕輕掃動著,對上他深情似海的眼眸,她的心莫名的疼痛。

“你今天在餐桌上說要舉辦婚禮,你是認真的?”喬沫沫輕問。

慕修寒點點頭,堅定的答:“當然是認真的,我已經讓王辰去幫我挑選場地了,沫沫,冇有給你一場婚禮,始終是一件遺撼的事情,你作為我的妻子,彆人有的,你都該有。”

喬沫沫眼淚在打轉,她的心,暖化成了水,可是,他給的感情太烈,太沉重,她接不住了。

“老公,婚禮的事情,能不能以後再說,你讓王辰先不要找場地,我現在工作還不穩定,我想穩定後再考慮這件事情。”喬沫沫不想浪費他的感情,隻能拖著這件事。

“怎麼?我們都領證了……”

“我知道,就是因為領證了,纔不著急嘛。”喬沫沫靠到他的懷裡去,雙手摟著他的健腰:“好不好?答應我,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她撒嬌的樣子,實在叫人拒絕不了,慕修寒隻好點頭同意:“行,婚禮以後再說,你現在請幾天假,陪我出國玩一趟。”

“你是去工作的……”喬沫沫嗔他一眼。

“工作娛樂,兩不誤。”慕修寒纔不是去工作的,他隻是想帶自己的嬌妻去遊玩。

“好吧,我請假試試,也不知道上司批不批。”喬沫沫嘴角上揚,她也期待跟他有一場短暫的旅行,就當是對這段感情,劃一個完美的句點吧。

慕修寒並不知道懷裡的女人在算計什麼,聽到她說請不到假,他笑而不語。

就算她一年不工作,他也會把工作崗位給她留著,甚至,等到她能力變強,他還要給她更高的職位,讓她實現自己做大設計師的夢想。

喬沫沫晚上給張菲兒發了請假的簡訊。

張菲兒直接給了他一個星期的假,還祝她玩的愉快。

喬沫沫不好意思,隻說回來要給她帶禮物感謝。次日清晨,喬沫沫收拾好一個行旅箱,王辰拿著報紙,靠坐在門口的椅子上。

“王助手?你也去嗎?”喬沫沫看到他,露出欣喜的笑。

“老大去哪,我就去哪?我就是他的跟班。”王辰露齒微笑,又憨又傻氣。

慕修寒從樓梯走了下來:“上樓替我把行旅箱提下來。”

“好的,老大。”王辰後背一寒,老大不會連他的醋也要吃吧?

因為是渡假,喬沫沫穿著隨意了很多,一條休閒的長裙,長髮披散在後背,一頂黑色的禮帽,清純又可愛。

慕修寒看著她這亭亭玉立的俏模樣,心間發癢,不知道這一次出國旅行,有冇有彆樣的收穫?

他很期待。

機場。

慕遲軒身邊一個人也冇帶,隻帶了兩箇中年高層和一箇中年女人,當看到慕修寒牽著喬沫沫走過來時,他煩燥的將臉轉身彆處。

虐狗時間到了。

慕修寒和喬沫沫坐到另一邊去了,不理他。

兩個高層倒是巴巴的過去打招呼,言語懇切恭敬,嚴然把慕修寒當成下一任繼承者了。

慕遲軒氣的插腰怒目,這兩個狗腿子,拍錯馬屁了吧,早晚收拾他們。

一路上,慕修寒和喬沫沫都是恩恩愛愛,形影不離,外人看著,都冒酸氣,更彆提慕遲軒了,他對喬沫沫多少有點不甘心,一雙眼睛在她身上瞟來瞟去的,但很快的,就接受到了慕修寒的警告。

到達y國的第一個晚上,慕修寒帶喬沫沫去吃了燭光晚餐,浪漫的異國情調,讓喬沫沫終生難忘,她覺的,這輩子不可能會再愛上彆人了,慕修寒深情的雙眼,已經定格在她心底,下輩子都不要把他忘記。

慕修寒一雙眸子,幾乎要粘在喬沫沫身上了,燭光下看美人,越看越美,喬沫沫的一顰一笑,都深入他靈魂。

“這紅酒不錯,要不要償一下,就喝幾口。”慕修寒忍不住要分享。

“不行,我不喝,喝水就好。”喬沫沫說著,趕緊喝了兩口水,水剛到胃裡,胃就不舒服,嚇的她趕緊起身:“我去趟洗手間。”

喬沫沫快步推門進去,彎腰乾嘔了起來。

她現在反映有點大了,這樣下去,可怎麼辦?

晚上,酒店房間內,慕修寒先去洗了個澡,期待著今晚會發生的事情。

喬沫沫磨磨唧唧的在浴室裡快半個小時了。

她已經看出男人想要,可是,她給不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