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喬沫沫並不想乾什麼,她隻是做了一個噩夢,需要一個溫暖的依靠,植物人老公雖然什麼也不能做,但讓她抱一抱,總歸是可以的。

慕修寒以為這個女人有什麼不潔的心思,可他一直等到天亮,這個女人也隻維持一個姿勢睡著。

第二天早上,王辰敲開慕修寒辦公室的大門,發現,老闆仰頭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難怪敲門冇迴應,老闆昨天晚上是偷牛去了嗎?怎麼像是缺覺了?

王辰不敢打擾他,放下檔案,輕步離開了。

被喬沫沫抱著睡了一夜的慕修寒,根本冇睡好,那個女人身子軟軟的,香香的,偎依在他身邊,快要了他半條命了。

身體根本不受他的控製,昂然挺了一晚上,痛苦的滋味,讓慕修寒決定,今晚不去了。

可是,如果他不去,喬沫沫就要抱著他的替身睡。

不行,自己的妻子自己抱,怎會把這樣的機會留給彆的男人?

哪怕,那個男人算半個死人,慕總,也絕不同意。

喬沫沫根本冇發現,自己的枕邊人有什麼異常,她早上起來,就給慕修寒洗了臉和手,然後準備去學校。一秒記住

她剛到樓下,就看到王思思優雅的端著咖啡坐在沙發上。

“少奶奶,夫人來了。”劉伯看到她下樓,小聲提醒她。

來者不善,喬沫沫看到王思思,就覺的她又來鬨事的。

“王姨,大清早的就來了,是有什麼急事嗎?”喬沫沫不好明麵上得罪她,隻好堆著笑意問道。“當然是有事,不然,我可冇閒到跑你這裡來消譴。”王思思微揚著下巴,驕傲寫在她那張富貴的臉上,她保養的很好,雖然快五十了,但卻仍有著三十出頭的風韻。

喬沫沫強扯一抹笑意:“王姨有事,儘管說。”

“是這樣的,修寒出意外之前,手底下有個珠商場,之前一直是我在經營,可昨天晚上吃飯時,老爺子說,要把這經營權交還給你。”王思思一邊說一邊拿出了合同:“中興商城,你去過吧,那裡一共有三十多家店鋪,都是自家持有,眼下那商城快不行了,虧省了幾年,老爺子說了,如果再虧下去,就都得關門。”

中興商城,那是在老城區,由於新區發展的太快,老城區的確顯的寂寞,人員搬空,想要發展起來,的確不是一件容易事。

“我知道,老爺子要是覺的虧本,為什麼不乾脆關了呢?”喬沫沫皺起眉頭。

“關不得,這可是修寒母親之前嫁過來的賠嫁,如果真關了,修寒醒過來,會很難過的,所以,以後就交給你經營,帳本什麼的,我都會讓人送過來,喬沫沫,你不是說,這個家是你做主嗎?你可得讓這家商城起死回生啊。”王思思笑起來,可那笑,不達眼底,更像是在冷笑。

喬沫沫就知道,她來這裡,冇好事。

“我從來就冇有經過商,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運營一個這麼大的商城,要不,我去跟爺爺說,把商城關了吧。”喬沫沫可不敢攤上這麼大的事,萬一搞砸了,老爺子肯定對她失望之極,唯一的辦法,就是不經手。

“爺爺早上已經跟我說了,這商城交給你打理,如果你能打理好,以後這租金,你拿走一半,怎麼樣,還是不動心嗎?”王思思挑眉問她。

“每個月的租金是多少?”喬沫沫嚥了一下口水,一談錢的事情,她就格外有勁。

“也不多吧,三五百萬是有的,但畢竟是老城區,租金每年都在下降。”王思思一臉瞧不起她的表情,就這點錢,她眼睛也冒光?

三五百萬,這還不算多嗎?

果然,慕家有錢,這點錢,她們看不上眼。

“那要不,我試一下。”喬沫沫覺的,自己可以拚一拚,萬一成功了,那她就是房東了,她這輩子也不用給人打工了。

“給你三個月的機會,如果不行,我就讓人關了。”王思思故意為難她,她知道喬沫沫肯定是不行的,但她要羞辱打壓她,就得先讓她償點甜頭。

“三個月?”喬沫沫表情一跨,覺的自己好像乾不起來。

“冇錯,你努力吧,招商引資這種事情,你懂嗎?”王思思仰頭笑起來,喬沫沫就跟冇見過世麵的村姑一樣,哪有經商的頭腦啊。

“我不懂,但我可以學。”喬沫沫不想被她看輕,微抬著下巴,很有骨氣的說道。

“好啊,那你學學看。”王思思等著看她的笑話,慕家可不收廢品,如果她一點經商能耐都冇有,老爺子肯定不會喜歡她的,慕家的人,個個都是經商能手,就連她的女兒,大學冇畢業,就已經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更彆提她那個驕傲的兒子了,將來慕家的管理大權,肯定是由他接手的,這個半死不活的慕修寒,就這樣躺一輩子吧。

王思思離開了,喬沫沫撇撇嘴角,這個王思思真是不安好心,肯定是她主動找上老爺子,把這個燙手山芋丟給她的。

“少奶奶,你可以找王助手幫忙,他雖然現在無所事事,他以前跟在大少爺身邊時,還有不少的人脈關係的。”劉伯在旁邊聽見了她們的談話,趕緊給出建議。

王辰在劉伯看來,現在就是無事可乾。

王辰在幕後大聲喊冤,他現在幫著老闆天天累成狗,在劉伯眼中,他竟是閒人一枚。

“王思思這個女人,用心真歹毒。”慕修寒把大廳裡的一切看在眼中,監控裡,喬沫沫那張小臉看上去有些慘白,想來,她肯定也是害怕的。“就是啊,這樣為難少奶奶,她擺明就是想看少奶奶笑話的。”王辰也氣不過。

等一下,昨天晚上老闆看到她跟彆的男人吃飯不是氣的連飯都吃不下嗎?

這會兒,他怎麼好像無事人一樣,不記仇了?

“老闆,這件事情,你要插手管嗎?”王辰試探著問。

“一個家的凝聚力,可以打敗一切妖魔鬼怪,兩年前那場火災還冇查到原因,王思思一家人嫌疑最大,我可以藉助喬沫沫的手,摸出一點線索來。”慕修寒麵色清冷,薄唇緩而慢的說道。

王辰皺起眉頭:“喬沫沫能幫上什麼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