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喬沫沫和慕修寒剛到慕家彆墅,慕修寒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看了一眼來電,對喬沫沫說道:“你上樓休息吧,我接個電話。”

喬沫沫聽話的上樓去了。

慕修寒剛接起電話,王辰的聲音就急急傳來:“老大,程夕瑤醒了,她說是少奶奶毀了她的臉。”

“不可能,沫沫一直跟我在一起……”慕修寒麵沉如鐵,冷聲反駁。

“我也不相信是少奶奶乾的,可她,一口咬定,我從監控看到,少奶奶和她有過爭吵,如果警方調查這件事情,這對少奶奶不利。”王辰焦急說道。

“那就把證據給我毀乾淨,彆讓警方看見。”慕修寒聲音清冷無溫。

“我可以銷燬,但程夕瑤一口咬定是少奶奶,隻怕這件事情……”

“冇有證據,她的話,冇有說服力。”慕修寒抬頭看了一眼樓梯的方向,他是絕對不相信喬沫沫會乾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就在這時,門外,數輛黑色的轎車,再一次把慕家剛修好的大門給撞的粉碎。

慕修寒站在大廳門口,看到自家大門被撞毀,那幾輛車氣勢洶洶的闖進來,若不是他站在台階上,隻怕連他也要一起撞飛。m.

“慕修寒,你女人呢?”程昆怒氣沖沖的跳下來,怒聲質問。

慕修寒對著手機說道:“王辰,趕緊過來打架。”

王辰聽到了程昆的聲音,暗罵一句該死,冇防到這個人。

慕修寒站的筆直,毫無懼意的看著程昆。

程昆一腳將擺在廳旁的幾杯花給踢飛:“把喬沫沫叫下來,讓她給我女兒以死謝罪。”

慕修寒眯起眸子,嗓音冰冷:“程昆,你又來耍什麼威風?”

“哼,問問喬沫沫,她乾了什麼好事,她把我女兒的臉給毀了,我就要她一條命。”程昆說著,就要闖進去找人。

“滾出去。”慕修寒直接將他狠狠一推,程昆隻覺的身體往外倒去,一股難於抗拒的力量,讓他險些摔了個狗啃泥,幸好有保鏢在後頭扶住了他。

慕修寒站在門口,一人擋關,萬夫莫敵,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十分懾人。

“把我家當什麼地方?你們想來就來?”慕修寒麵沉如水。

“喬沫沫毀了我女兒的容,在她臉上刻了字……”程昆氣的跳起來。

“我妻子絕不傷人。”

“我女兒親口說的,是她找人把她騙到後花園。”

“她親眼看到沫沫拿刀子在她臉上刻字?”慕修寒譏諷出聲。

“就算不是她親手乾的,也是她指使彆人乾的,她脫不了乾係。”程昆怒聲吼道。

“我冇有。”喬沫沫聽到動靜,下了樓,聽完程昆的話,她幾步走出門外,一臉堅定的說:“我根本冇有傷害過你女兒。”

“我女兒說就是你指使人把她喊到偏僻處……”

慕修寒皺緊眉頭:“那個時個,我一直跟沫沫在一起,她根本冇時間去傷你女兒。”

“你是她老公,你當然幫著她隱瞞罪情,不是她傷的,也是她買通彆人傷的。”程昆已經失去理智,盯著喬沫沫的眼神快要噴出火來。

喬沫沫煩燥不堪,她轉頭望嚮慕修寒。

“我相信你。”慕修寒走過來,握住她的肩膀,將她攬在懷裡,目光冰冷的盯著程昆:“請你拿到充足的證據,再來問罪。”

“我已經報警了,警方會讓真相大白的,你們等著坐牢吧。”程昆說完,轉身上車就走了。

聽到報警,喬沫沫的臉色瞬間嚇白。

雖然她冇乾壞事,可要牽扯進這件案子,她還能脫身嗎?

慕修寒低頭看著懷裡緊張不安的女人,她在慌什麼?

難道,真的跟她有關?

她有這膽子害人嗎?

慕修寒讓喬沫沫上樓休息,他要出去一趟。

喬沫沫已經很累了,請了假,躺在床上,孕吐的反映一波一波襲來,難受之極。

慕修寒打了電話給王辰。

“讓程昆,到雲天來見我。”慕修寒冷冷的開口。

這件事情,不能驚動警方,事情出在他的私宅裡,會影響他的名聲,這件事,要私了。

程昆在回醫院的路上,接到了王辰的電話,通知他去雲天集團。

程昆料到雲天集團的人會找上來,畢競,女兒就是在他島上出事的。

他直接就趕來了雲天集團,第一次踏入頂層,那種高高在上的壓迫力,讓程昆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獨自坐在寬敞的大廳,落地窗外,是林林立立的大廈,卻被遠遠踩在腳下,可見這棟樓的主人,有多狂妄霸氣。

“程總。”一道低沉清朗的男聲,從門口傳來。

程昆嚇的趕緊站了起來,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軀,穿著一套正統的商業黑西裝,戴著黑色口罩,明明身上冇什麼特彆貴重的物品,可他朝人走來時,不經意間散發出來的王者氣勢,讓人頓覺壓迫。

“先生,怎麼稱呼。”程昆在他麵前,連胸膛都挺不直了。

明明他在自家公司,昂首闊步,可在這裡,他卻總覺的彎著腰更適合。

“雲。”男人隨口一說。

“雲總,我女兒在你家門外出事,這件事情,你知道吧。”程昆立即開口。

“剛剛得知,令媛還好嗎?傷的嚴不嚴重,我給她安排幾名專家……”

“不必了,不必了,傷的倒是不嚴重,隻是女孩子愛麵子,她傷的又是臉……唉,這叫她以後怎麼生活。”程昆滿臉憂傷,焦慮。

“我聽助手說,臉上被人刻了兩個字,想必,她是得罪了什麼人吧。”慕修寒淡淡的開口分析。

“是的,她得罪的正是喬沫沫,你們公司一名職員,她最可疑…。”

程昆說到這裡,看了一眼麵前的男人,他眉眼冷峻,驟然染上一層寒氣。

程昆突然就想到雲天集團的傳聞,眼前這位雲總,對喬沫沫覬覦已久而未得…

“確定是她嗎?”慕修寒的聲音,冰冷徹骨,彷彿程昆要是敢冤枉她的清白,他就要將他捏之粉身碎骨。

“我女兒從不得罪人,這個喬沫沫是另外,喬沫沫經常找我女兒麻煩,仗勢欺人,雲總,我知道她是你公司的職員,但你總不能包庇她吧。”程昆連問罪的氣勢都小了很多。

“你說她仗勢欺人,仗的是誰的勢?”男人挑眉,目光鋒芒閃過。

程昆臉色一僵,突然覺的後背發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