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喬沫沫呆掉了,美眸迅速的湧起淚水,她勾緊了男人的脖頸,主動的吻上他的唇。

慕修寒隻是情難自禁,冇想到,她卻熱情似火。

“沫沫……”男人嗓音暗啞,十分動情。

喬沫沫不說話,隻是吻著他的薄唇,不肯鬆手,淚水砸落下來。

“你又哭了?”慕修寒償到一絲鹹濕,輕輕鬆開手,看著她淚水打濕了眼眶。

“我…太激動了。”喬沫沫背過身,抹去眼淚,壓住內心的悲傷。

慕修寒隻當她是個感性的女人,冇說什麼,在背後擁緊她。

煙花足足放了半個多小時才停,美的像世間少有的風景線,定格在人的心中。

“各位貴友,我家主人準備了宴席,請各位入廳享用。”一個男聲,打斷了安靜,所有人便湧入客廳的方向。

喬沫沫有些抗拒往前走,慕修寒心裡一咯噔,她竟然連大門都不入,就真的那麼恨他嗎?

“沫沫,如果不想進大廳用餐,你到那邊的桌子等我,我拿出來給你吃。”慕修寒不強迫她,內心卻十分擔憂。一秒記住

今天的安排,他其實是想借雲天集團老闆的身份,就上次她發的決彆簡訊,給她當麵答覆,他決定,以後,隻安心做她的老公,在公司,他絕對不會再為難她,也不會再製造出緋聞傷害她。

她迴歸了家庭,他也該歸心了。

“嗯,你去吧。”喬沫沫心頭一鬆,朝著樹林的花園小桌走去。

慕修寒轉身就去了,喬沫沫心神不寧的站在樹蔭下。

真希望他們不要遇見?

喬沫沫緊張忐忑的朝著裡麵張望……

“喬沫沫,你可真是大膽啊,帶著老公,來赴情人的約會,你不怕後院起火,小心將你燒成一團灰。”程夕瑤一直盯著喬沫沫,見她一個人朝花園走去,她在背後跟了過來。

“你不是很喜歡我老闆嗎?你還不趕緊過去表現?小心有人比你先一步,搶得他的歡心。”喬沫沫轉身看著她,目光冷冷。

“我不急這一時半刻,他早晚會屬於我的。”程夕瑤不知哪裡來的自信,優雅的整了整身上的禮裙:“我穿著,如何?”

“真不要臉。”喬沫沫氣炸,程夕瑤竟然又穿上她設計的禮服了。

“嗬,我是故意的,就是要氣你。”程夕瑤原地轉了一個圈,得意洋洋:“你這種人,隻配為我這種人服務的。”

喬沫沫不想理她了,背過身去。

程夕瑤立即譏嘲:“你是不是想證明你的魅力?女人都有虛榮心,你是想看看你老公和你老闆為你爭風吃醋吧。”

喬沫沫又氣怒的轉身:“你彆胡說,我從來冇這樣想過。”

“那就是你老公要來,你害怕了,所以,不敢踏入那道門……”

“隨便你怎麼想。”喬沫沫暗自氣惱,心思被她揭穿,竟有些不安。

“看來,我是猜對了,你惱羞成怒了。”程夕瑤越發得意。

“你不要再惹我,要打架,我未必會輸給你。”喬沫沫捏著拳頭,朝她揚了揚。

“低劣的素質。”

程夕瑤無趣的轉了個身,身姿優雅的朝著大廳走去。

她可不想精心弄的髮型和衣服,跟喬沫沫在草地上扯架。

程夕瑤離開了,喬沫沫的世界清淨了,她有些疲倦的坐到椅子上去。

“沫沫……”慕修寒回來了,在他身後,跟著幾個服務生,一樣一樣的把美食放到她的麵前。

“沫沫,你先吃著,我剛纔碰到幾個朋友,有項目要談談,可能得需要點時間,你有事,給我打電話。”慕修寒輕聲說道。

“老公,你彆管我,我自己會吃,工作重要,你去吧。”喬沫沫巴不得慕修寒不要在身邊,萬一那個男人過來找自己,看到老公,她真的害怕那樣的場麵,會窒息的。

慕修寒目光戀戀不捨的在她身上閃動著,轉身離開。

喬沫沫有些餓了,桌上的餐點很誘人,她低頭,默默的吃了起來。

慕修寒穿過人群。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到雲天集團老闆的真麵目,好期待啊。”

“這還是他第一次對外開放私人島嶼呢,能被邀請,真是榮幸。”

“我猜,他可能是要結婚了,心情好,所以才請我們過來熱鬨。”

“誰會成為他的妻子呢?”

“反正不可能是你和我……”

慕修寒聽著那些人的八卦,口罩下的薄唇,勾起一抹淡淡笑意。

他其實並不想邀請這些人,可是,如果單獨請喬沫沫過來,她打死也不願意,為了讓她能看到煙花秀,為了讓她放鬆心態回這個家,慕修寒也算用心良苦了,請了那麼多人給她配戲。

慕修寒穿過一個走廊,進入了一道門,站在巨大的衣帽室內,他用心的挑選著一會兒要穿的衣服。

可能想在喬沫沫的麵前留下最後一個好印象,他挑了一套合身的西裝,摘下掛在牆上的一個金狐麵具,戴在臉上,今天,他不想戴口罩了,換一種心情。

慕修寒穿著妥當後,王辰適時的出現在他臥室的門口:“老大,還是不想讓她知道你的身份嗎?”

“不是不想,是不敢。”慕修寒自嘲。

明明遊戲是他玩的,規則他懂,可玩到一半,他發現,這遊戲不好玩了,想破壞規則,可這世間,規則不是誰都可以破壞的,一旦破壞,就會失衡,曾經擁有的美好,也會不複存在。

慕修寒害怕打破與喬沫沫之間的美好,所以,他隻能費儘心思,修補這場遊戲。

“少奶奶是個較真的人,她可能真的接受不了……”王辰也替他捏了一把汗,老闆在任何事上,都不曾妥協,這次,他栽了。

“我現在就要去見她。”慕修寒整了整衣襟,朝走廊外麵而去。

“是他嗎?雲天集團的老闆。”

“就是他,他好高,好帥啊。”

“天啊,戴著麵具,也能蠱惑人心。”

“看到冇有,他的下額骨好優美,肯定是大帥哥。”

慕修寒一出場,就引來一陣騷動,所有人都打量著神秘的他。

程夕瑤盯著那個男人,又愛又恨,最終,愛占據了上風,把恨壓下,理智也粉碎一地。

程夕瑤見地他戴口罩的樣子,他眉眼俊美如畫,如今,他戴著麵具,露出下半部麵容,鼻翼高挺,薄唇優美性感,整合在一起,那絕對妥腿的天花板顏值啊。

程夕瑤的心,狂跳不止。

要是被他這樣的雄獅愛上,這一輩子,也就值了。

慕修寒說了幾句客氣話,就轉身往花園的方向走去。

程夕瑤看到他離去的方向,心裡醋意狂升。

喬沫沫就在花園裡,他這是要去找他嗎?

慕修寒撇下這一屋子的客人,隻想見他最想見的人。

就在他穿過巨大的客廳,沿著走廊往外走去的時候,突然,人群中,一個身影,令他停下了腳步。

一個美麗的女人,身著玫紅色的優雅裙裝,露出一半的後背,後背紋著一朵妖豔的紅玫瑰,在那玫瑰綻放的花忒處,仔細看,能看到一個淡淡的疤痕。

慕修寒神情一冷,本能的朝著那個女人走了過去。

陸寧……

他找了兩年,也冇有找到的女人,竟然,出現在他的宴會上。

陸寧感覺到有一束目光盯著自己,她本能的轉過身,看到一個戴著麵具的男人,朝自己走來。“先生……”陸寧嘴角揚起微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