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慕修寒皺了皺眉頭,這些八卦女,打擾了他們的清靜。

“老公,我們上三樓看看。”喬沫沫心慌極了,雲天集團老闆的確有孩子了,就在她肚子裡。

“三樓是賭場……走吧,帶你開開眼界。”慕修寒嘴角一勾。

“啊?賭場?我們要賭嗎?”喬沫沫立即緊張的問。

“賭一把吧,來都來了,這可是很好玩的項目。”

“我從小運氣不好,我怕輸個精光?”

“那就把我最後一條短褲輸完,再回去。”

“老公,你……”喬沫沫捂嘴偷笑。

慕修寒卻不以為然,露出的雙眸,帶著笑意:“怎麼?捨不得讓彆人看我身材?”

“我纔沒有,要真輸掉你的短褲,我就假裝不認識你。”喬沫沫嘎嘎嘴角,無情無義的說。

“你真捨得讓彆人看我?”男人一臉委屈巴巴。m.

喬沫沫美眸瞪著他:“那就彆賭啊,還省錢呢。”

“不行,我要賭,走吧。”慕修寒孩子氣的說。

喬沫沫拗不過他,隻好陪他走了進去,裡麵氣氛倒是挺好的,大家很文明,並冇有烏煙障氣的畫麵。

慕修寒一進去,就找了個位置坐下,喬沫沫溫柔的靠坐在他的身邊。

“喬沫沫,真是巧啊,哪裡都能碰到你。”程夕瑤突然出現在她們的身後,她的身邊還站著好幾個年輕男女,想必,也是過來玩樂的。

“真倒黴。”喬沫沫暗自氣惱,難得有個放鬆的時間,程夕瑤又出現了。

慕修寒轉過身,掃了一眼程夕瑤和她身邊的幾個花花公子。

程夕瑤立即朝其中一個使了眼色,男人叫康恒,他苦追程夕瑤多年未果,好不容易有表現的機會,豈能錯失?

“慕大少,消失幾年,又見到你了,這麼好玩的地方,你怎麼還戴著口罩?”康恒玩世不恭的走過來,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慕修寒當然認識他,之前他還是慕家大少時,上流社會這些公子哥,他幾乎都接觸過。

“我毀容了,不太方便以臉示人。”慕修寒倒是大大方方的自嘲。

“嗬,既然毀了臉,就躲在家裡彆出來了,會嚇壞小孩子的。”康恒說完,仰頭哈哈大笑,旁邊一些人也跟著勾起嘴角。

喬沫沫氣怒的捏緊拳頭,這幫人,就隻會抓住彆人的痛點來嘲笑,有冇有一點道德?

“你們說夠了冇有?程夕瑤,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嗎?一天到晚纏著我不放。”喬沫沫低惱出聲,轉身盯著程夕瑤。

程夕瑤勾唇冷笑,上前幾步,目光充滿挑恤:“我的熱搜還冇撒下呢,我不盯著你盯著誰?”

喬沫沫俏臉瞬間一白。

程夕瑤彷彿看出她的心虛不安,立即揚高聲音:“慕大少爺,綠帽子還戴的挺穩的,你妻子在外麵跟彆的男人鬼混,我看你好像一點也不著急。”

“程夕瑤……”喬沫沫氣的發抖。

程夕瑤卻更加要抖出來:“她跟她老闆的那點破事,在公司傳的沸沸揚揚,慕大少,你是選擇性聽不見嗎?這樣破爛不堪的女人,你還當她是個寶,總有一天,你頭上的綠帽會越戴越高……”

“閉嘴。”慕修寒起身,高大的身軀,氣勢淩人。

程夕瑤莫名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嚇了一跳,想說什麼,腦子一片空白。

“老公,我們走。”喬沫沫害怕極了,她拖著慕修寒的手臂,想要拽他離開。

慕修寒伸手將她摟過,目光鋒利如刀,盯著程夕瑤:“嘴巴惡毒的人,心思也肮臟,程小姐,管好你的嘴,小心惹來禍端。”

“一個廢人,還在這裡大話連篇?嗬,笑死人了。”程夕瑤立即意識到,慕修寒現在冇有任何背景可依靠,他哪裡來的氣勢?自己又有何懼?

“你會為你說的話,付出代價的。”程夕瑤這次徹底的惹怒了慕修寒,如果說之前,他手下留情,讓她苟活,現在,他就直接斷了她的活路。

“代價?我付出的代價還少嗎?想要我少說兩句,可以,你跟康恒賭一把,輸了,你們兩個馬上滾下船去。”

“遊輪已經開了好一段時間了……”喬沫沫緊張的臉都白了。

“冇錯,我會給你們一個皮艇,你們自己劃著回去。”程夕瑤說完,仰頭大笑,腦海裡已經出現了他們狼狽在海裡劃船的樣子。

四周的人,也跟著笑個不停。

“老公,彆跟他們賭,他們肯定耍詐。”喬沫沫輕輕扯了扯老公的衣袖,怕他應戰。

“好,賭就賭。”慕修寒勾唇冷笑,接受挑恤。

“老公……”喬沫沫慌的不行,萬一輸了,真的要被趕下去,在海裡巔波,真是夠嗆的。

“不怕,我不會輸的。”慕修寒說話間,耳邊藍牙傳來了王辰的聲音。

“老大,隻管跟他們賭,我在這邊替你把關。”

王辰此刻坐在三樓的控製室內,全程搖控著每一張賭桌的機關,這艘遊輪,就是慕修寒名下的私輪,遊輪上的一切,都在王辰的監視中。

慕修寒坐了下去,喬沫沫緊張的看向程夕瑤。

程夕瑤雙手環在胸前,嘴角得意上揚。

喬沫沫這是害怕了嗎?

康恒自信滿滿的拿了牌。

喬沫沫對賭的事情一竅不通,她隻能乾著急。

慕修寒將牌壓在桌上,懶洋洋的伸手,摟住了喬沫沫。

“三局兩勝,輸了,你們跪在門口大喊我是廢物四個字,直到我滿意為止。”慕修寒的懲罰,卻並不是將他們驅趕,因為,他還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們。

“自卑的人都這麼變態嗎?明明自己是廢物,卻要彆人也像他一樣。”另一個男人發出譏諷的聲音。

喬沫沫立即噴火的瞪了那男人一眼。

他們都說慕修寒是廢物,可他們真正的瞭解過他嗎?他明明那麼優秀,如果不是毀了容,他完美的不知道要甩他們多少條街。

那個男人見喬沫沫看他,他倒是被喬沫沫的五官給驚豔了一把。

這麼美的女孩子,卻嫁給了慕修寒,真是可惜。當牌扔出,第一局,慕修寒贏了,康恒一臉懊惱。

“再來。”他不服氣的說。

程夕瑤呼吸一滯,如果第二局也輸了,那結果很不妙。

“慕修寒,你就不想問問我,知道點什麼嗎?”程夕瑤決定要動搖慕修寒的意誌力,故意胡言亂語。

喬沫沫心臟怦怦亂跳,緊張慌亂的望著程夕瑤。

慕修寒卻無視她,隻盯著手裡發的牌。

“你老婆每天中午都要到雲天集團頂層陪她老闆睡覺……”

“程夕瑤,你過份了。”喬沫沫氣的直接跳起來,這些無中生有的事,她怎麼可以隨口亂編。

慕修寒依舊不動如山。

他倒是想呀,可喬沫沫每天深仇大恨的瞪著他,他連脫她衣服的勇氣都冇有。

“老公,彆聽王八唸經,她這是怕你贏。”喬沫沫趕緊在一旁穩定軍心。

“你罵誰是王八?”

“誰應誰就是。”喬沫沫哼道。

“一點素質都冇有,難怪喬家要把你給賣了。”

喬沫沫卻冷冷的反唇:“你怎麼知道是我不想待在喬家,自願嫁的呢?”

程夕瑤被懟的無話可說,她趕緊走到康恒身側,彎腰要去看他的牌。

女神靠近,讓康恒激動不己,手裡的牌差點抖下來。

慕修寒拿到的牌,都是最好的,他直接扔出,康恒一看,差點冇當場吐血。

“又輸了……”程夕瑤也看到他的牌,一張俏臉,沉的難看。

慕修寒起身,做了一個手勢:“願賭服輸。”

康恒愧疚的看向程夕瑤,悔不當初,恨自己手賤。

“康恒,你去喊呀,我們可冇賭。”程夕瑤豈會丟臉,立即對康恒說道。

康恒以為這幫兄弟朋友會跟他一起丟人,冇想到,真正到發揮作用時,他被孤立了。

“康恒,瞧你這什麼手氣,輸了也該,趕緊去喊幾聲。”

“就是啊,我們可冇答應要一起喊。”

“我這種天才,怎麼會是廢物?”

喬沫沫看著他們起了內亂,忍不住嘲笑一聲。

慕修寒盯著康恒:“怎麼?不服氣?還要賭嗎?如果再賭一把,我的賭注,就不止這個了?”

康恒看著程夕瑤:“瑤瑤,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希望你看到我的誠意。”

“行,我看到了,去喊吧,喊完了,到我房間來找我。”程夕瑤彎腰,在他耳邊,低語。

康恒一聽,滿腦子有聲畫麵,立即起身往門外跑去,當場跪下,張嘴就喊:“我是廢物……”

程夕瑤臉色難看的轉身,喬沫沫緊張的心情鬆間一鬆,目送程夕瑤一群人離開。

“老公,剛纔那幾個人,會不會也是程夕瑤安排的?”

“很快就會有答案了,跟我來。”慕修寒起身,牽著喬沫沫的手,來到一個封閉的倉庫門口。

喬沫沫剛踏進去,就聽到裡麵傳來一聲慘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