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我媽,我的親生母親。”喬沫沫仰起頭來,美眸閃閃發亮。

慕修寒表情驚愕,喬沫沫便把事件的經過說了一遍,忽略掉程夕瑤那一段,她不想再讓老公和程家發生衝突了。

“真的嗎?那我也替你高興。”慕修寒眉眼一片溫柔。

喬沫沫難掩激動:“我冇想到這輩子還能見到她,老公,我可能是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你會不會嫌棄我?”

慕修寒將她擁緊,聲音低啞:“說什麼傻話?你現在是我的妻子。”

喬沫沫的心,瞬間被溫暖團住,她靠在他的胸膛上,感受著他滿滿的愛意。

“明天中午,我想請你媽媽吃頓飯,你安排一下。”慕修寒想儘快的在丈母孃麵前表現一番。

喬沫沫開心的點頭:“好。”

晚上洗過澡,喬沫沫曲著雙腿,坐在窗邊發呆。心裡藏著太多事,淩亂無序,閉上眼也睡不著。

“叩叩。”

有人敲門,喬沫沫立即起身走了過去。一秒記住

慕修寒穿著黑色的睡衣,站在門口。

“沫沫,現在天氣變冷了,一個人睡,冷不冷?”男人聲音低沉沙啞,磁性十足。

在這般清冷的午夜,聽在耳邊,勾人心魂。

喬沫沫心臟怦怦狂跳起來,慕修寒不像之前那般把睡衣穿的規規整整,而是解開了兩顆衣釦,露出小片堅實的胸膛。

喬沫沫心中哭了起來,之前,她迫切的想要擠到他床上去,他不準,如今,他主動上門,她卻不敢跟他發生任何事情了。

“不冷,老公,很晚了,早點睡吧,我也有些困了。”喬沫沫說著,故意打了個哈哈,一副倦怠樣。

男人暗沉的眸子,陣陣失落。

“沫沫……”男人嗓音更沉,輕喚著她的名字。

喬沫沫半側著身子,後背僵直,血液凝固。

他這聲音……充滿暗示。

“老公,我真的有點累……”

慕修寒高大的身軀卻往前走了一步,幾乎要貼到她的後背,拉絲般的聲音繼續響在她耳側:“我一個人睡不著,你之前不是說,分床會讓感情變淡,要不……”

“老公,我現在……不方便。”喬沫沫說著,雙手捂著小肚子:“來那個了……疼。”

慕修寒濃烈的情意,就像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

“我不是想跟你那個。”男人窘笑了一聲。

喬沫沫知道他在說謊,他明明就想。

他的眼神看著她就不清白了。

“對不起,我也冇想到會這麼巧。”喬沫沫尷尬的說。

“冇事,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映,你剛纔說肚子疼,我替你捂一下,睡吧。”慕修寒還是賴著不肯走,牽著她的手,朝大床走去。

喬沫沫嚇的心跳加速,要同床共枕嗎?

可是,她的謊言要是被他看穿了,他會不會生氣?

喬沫沫已經無法拒絕了,男人已經鋪好枕頭,掀開被子,就等著她躺下去。

“老公,你怎麼突然……這麼主動了?”喬沫沫一邊躺一邊問,心臟怦怦直跳。

慕修寒彎腰,附身在她額頭親了一口:“因為我是男人,我總不能一直讓我的妻子主動吧。”

喬沫沫瞬間羞的臉紅,窘的想鑽地洞。

她之前真的太主動了嗎?

慕修寒在另一側躺下,喬沫沫身子僵直,不敢動,男人卻靠過來,他身體就像是一個火爐似的,暖意襲來,喬沫沫下意識的就往他懷裡拱去,好溫暖。

慕修寒遲疑著,將大掌輕輕的覆蓋到她的小腹上。

她肌膚微涼,被他的掌心燙著,喬沫沫隻覺的舒服了很多。

連日來的疲倦,得到舒緩,不知不覺間,喬沫沫就睡著了。

慕修寒失眠了,她看著縮在他懷裡的女人,身體裡就像被人燒了兩團火,一直煎熬著他。

他的手,不敢亂摸,一隻手摟著她,一隻手放在她小腹上,維持著這個動作,直到他手麻掉。

“老公……。”睡夢中,慕修寒聽到她的喃語,在喚自己。

“我在。”他附在她耳邊,哄慰著說。

她陷入更沉的夢裡了。

清晨,陽光曬落,喬沫沫醒了,身邊還躺著慕修寒。

他身上的睡衣釦子繃開了幾顆,光露出來的肌膚上,疤痕明顯,喬沫沫不由的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那片疤痕……

“嗯……”慕修寒驚醒,幽眸猛的掀開,捉住她的小手。

“老公。”喬沫沫嚇了一跳,美眸驚慌的望著他。

慕修寒立即鬆開了手:“抱歉,我這個人比較警覺。”

喬沫沫心疼極了,他肯定受了很多的傷害,纔會有這般警惕的動作。

“你這些傷疤,還疼嗎?”喬沫沫輕聲問他。

“有時候疼,有時候不疼。”慕修寒微笑答她。

“讓我看看你的後背。”喬沫沫之前替他擦過身體,但因為他是躺著,後背一直冇看到。

“不用看了,很醜。”男人嚇了一跳,立即翻身坐起,將衣釦扣好,他的後背是真的傷口,而且,上次替她擋的那一刀,還留著疤,不敢讓她發現。

喬沫沫嘎嘎小嘴,他站在床邊扣衣服的動作,怎麼有點拔吊無情的感覺?

“今天晚上,煙花秀,彆錯過了。”男人回眸,給了她一個暖意十足的微笑。

喬沫沫這纔想起,晚上他說要帶她去看煙花秀,忍不住點頭:“好,下了班,你來接我。”

“嗯。”慕修寒伸手過來,捏捏她的臉蛋。

睡意朦朧的她,帶著一絲慵懶甜美,慕修寒多想抱著她,在這床上放肆運動。

喬沫沫看著男人打開門走出去,臉上的笑容,瞬間垮了。

一想到隻剩一個月的相處時間,喬沫沫就痛不欲生。

慕修寒對她越好,她越愧責。

中午,喬沫沫聯絡了白柳玉,提了慕修寒要請她吃飯的事,她特彆叮囑,不要在慕修寒麵前提懷孕的事情。

白柳玉自然滿口答應著,她要的不是破壞慕修寒和喬沫沫的感情,她要的是喬沫沫的命。

喬沫沫不死,她的女兒在夏家的身份早晚會被人捅破,不行,她女兒的身份絕對不能暴露,她要讓女兒在夏家享受大小姐的待遇,等到她老了,乾不動了,就可以找女兒來養老,她還可以慫勇女兒把夏家的錢搶過來,這就是她對夏夫人最狠的報複,殺她一個女兒。

頂級的餐廳裡,白柳玉穿著一套清潔工的衣服就過來了。

在門口,她被攔下。

“女士,不好意思,我們不現在不招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