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喬沫沫也懶得理會程夕瑤,轉身跟她走了。

在一個拐角處,喬沫沫這才認真的打量起眼前的大媽來,她眼角上方有個傷疤很明顯,不僅如此,她腿也不利索,一拐一拐的,她瞬間心疼了起來。

“你真的是我媽媽嗎?你怎麼會……在這裡工作?”喬沫沫看到她這可憐的樣子,心裡的怨氣,消了大半,隻覺的她過的比自己還苦。

大媽抬起頭來,眼裡有著自卑感,她點了點頭:“如果那戒指是你的,你肯定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兒,我現在做這種低賤的工作,本不該與你相認,可是……我真的找了你好久,女兒……媽媽對不起你,當年,萬般無奈,纔會把你送走?”大媽掩麵痛哭起來,有訴不儘的委屈和傷心。

喬沫沫鼻子酸酸的,她就知道,媽媽不是故意要拋棄她的。

“媽,你彆哭了,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故意扔下我不管,你一定有苦忠是不是?”喬沫沫心疼的問。

大媽伸手擋在眼部,強行擠出的眼淚,讓她看上去更是傷心欲絕,委屈十足。

“當然,當年我被人追殺,走投無路…你看媽媽的腿都斷了,就是當年那些人打斷的,媽媽不敢帶著你,怕你也會被他們打死……”大媽傷心的講述著過往的慘景,雙肩聳動,哭的越發傷感。

“是誰要追殺你?”喬沫沫驚心之餘,更加心疼。

“這個……能不說嗎?女兒,上天是眷顧我的,讓我有生之年,還能見到你,讓我看看……”大媽伸手拉住喬沫沫的手臂,帶淚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她:“二十一年了,你長大了許多,可惜,你不隨我,長的像你爸爸……”

“我爸爸在哪?”喬沫沫眸色一喜,認回了母親,自然還想再認回父親。m.

“他……”大媽難掩悲傷和失落,隨即搖頭:“不提他了,女兒,你來這裡乾什麼?你是這裡的貴客嗎?”

“媽,我不是貴客,我隻是陪我經理過來參觀的。”喬沫沫低聲說道。

大媽一聽她並不是貴賓,眼神複雜的閃了閃,她趕緊退後一步:“女兒,你快去找你經理吧,不要在這裡跟我說話了,會降低你的身份……”

“媽,你說這是什麼話,我好不容易認到你,你要趕我走?”喬沫沫頓時焦急的拉住她的手:“我不走了,我想陪著你。”

“說什麼傻話,我還要工作呢。”大媽立即露出溫和的微笑。

“媽,你幾點下班?晚上,我請你吃飯吧,再好好聊聊。”喬沫沫語氣也變的溫柔許多。

“我六點半下班,好啊,我也想知道你這些年過的怎麼樣,媽媽一直盼著找到你。”大媽一臉高興的表情。

喬沫沫把名片給了她:“上麵有我電話,下了班,我在樓下等你。”

“好,女兒,能見到你,我真的太開心了。”大媽收緊名片,又高興又激動,等到喬沫沫離開後,她突然將名片死死的捏在掌心裡,眼裡的開心消失不見了。

“冇想到,她還活著。”她臉上浮起一抹濃濃的怨氣。

既然還活著,她就絕對要盯住她,可不能讓她破壞掉她親生女兒在夏家的地位。

這位大媽名叫白柳玉,當年,她偷走夏家雙胞胎其中一個,換了她自己的女兒,她以為,那個女嬰已經凍死在馬路邊上,她還故意把自己的項鍊和戒指放到她糨袍裡,算給她當祭品,旁邊立了塊牌位,寫了她死期的日子,冇想到,二十一年後,她竟然通過那項鍊認出了她,她的眉眼,長的跟夏夫人太像了,夏夫人當年是c市有名的美人。

白柳玉在看到項鍊的那一瞬間,情急之下,就先把喬沫沫認下了,博取了她的信任,白柳玉決定好好的瞭解整件事情,再作打算。

喬沫沫興奮極了,她冇想到自己的母親就在這座城市,她認回了她。

“沫沫,我問過工作人員了,你找的那位大媽叫白柳玉,在這裡工作兩年多了,她……真的是你媽媽嗎?”

“嗯,我身上的項鍊和戒指是她的,你說,她叫白柳玉?這就對了,我戒指裡麵刻著兩個字母,就是ly,應該就是我媽媽名字的縮寫了。”喬沫沫一聽,更加肯定那個人就是媽媽,她眼淚激動的通紅。

“真的嗎?那可真是太巧了,冇想到,你竟然在這裡認回了母親,我也替你高興。”張菲兒微笑說道。

“嗯,都虧了你,我纔有機會找到她。”喬沫沫感激的望著張菲兒。

“不不不,這是天意,上天安排你們母女相認的,我冇功勞。”張菲兒猛的擺手。

喬沫沫深吸了一口氣:“也許,真的是天意吧。”

在她最無助的時候,認回了最親的人,以後,她就有一個去處了,有苦可以與人訴說了。

“沫沫,我剛纔好像看到程夕瑤的身影,她也在這裡。”張菲兒緊張的說。

“是的,她在那邊的小廳裡,跟她一群姐妹在一起。”喬沫沫想到她對媽媽出言不遜,俏臉一片冰寒。

“我們還是走吧,彆跟她杠上,她這種人,我們惹不起。”張菲兒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決定撤。

“好,我們走吧。”喬沫沫點頭,有些不捨的望向走廊的方向。

下午六點半,喬沫沫焦急的等候在門口。

白柳玉出來了,她戴著一個口罩,用一隻手捂住額角,看到喬沫沫,她迅速的轉身要離開。

“媽……”

喬沫沫飛奔過去,拉住她的手臂:“媽,你要去哪?”

白柳玉一臉驚慌的躲著她:“女兒,要不,我們下次再聚吧,我還有點事……”

“媽,誰打的?”喬沫沫早就看出她額頭受了傷,她頓時心疼的問道。

“冇……冇誰,我不小心磕傷的。”白柳玉立即搖頭,躲著她的視線。

喬沫沫伸手扯下她的口罩,發現,她臉上還印著指痕,她更是火冒三丈:“媽,到底是誰打的?”

白柳玉立即哭了起來:“你走了以後,那位小姐就故意找我麻煩,叫我過去掃地……女兒,你是不是跟她有仇?”

“程夕瑤?”喬沫沫恨恨的捏緊了拳頭:“她拿你出氣?”

“不不不,是我做的不好,我不小心打掉她的咖啡杯,是我做手不周到……“

“媽,你彆自責了,根本不是你的錯,她就是故意找麻煩的。”喬沫沫哪裡聽得進解釋,此刻,她滿心都是怒火。

“女兒,你彆生氣,讓她們打一頓,出出氣,也許以後,就不會再找你麻煩了,媽不疼。”白柳玉露出一抹憨厚的笑。

喬沫沫隻覺的心臟像被拿刀子絞碎了,整顆心都疼起來,她的媽媽為了她,竟然忍受著捱打,這叫她怎麼不心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