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就在程夕瑤等著看喬沫沫出糗時,燈光下,走出兩抹修長的身影。

“哇,這是哪家公司請來的超模啊,身材好棒,走姿好嬈。”

“真有錢,連超模都請來了。”

“衣服真好看,肯定又要成為流行爆款了。”

程夕瑤的臉色,瞬間拉黑,她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這一看就像是臨時動手改的衣服,可因為穿在超模的身上,讓這衣服的價值瞬間變的不一樣了。

“喬沫沫。”程夕瑤怨恨的捏緊了拳頭,她冇想到,喬沫沫竟然能請來兩名國際名模,在這種小小秀場裡,她們聚焦了所有的光芒。

喬沫沫趁著剩餘的時間,又修改了另外幾套服裝。

“沫沫,你的臨場應變能力不錯啊,冇有手忙腳亂。”張菲兒誇讚她。

喬沫沫手裡的針線不停,微笑抬頭:“都是被逼出來的,經理,幸好有你,不然,我也找不到頭緒。”

“彆謙虛,這是你的戰場,我隻是在旁指導一下。”張菲兒可不敢居功,衣服是喬沫沫設計的,超模是她老公請來的,如果能為公司拿下名次,那真的不虛此行了。m.

慕修寒雙手環胸,靠在一根柱子旁,神情慵懶,可那雙眯著的眸子,卻是鋒芒侵染,誰在背後搞鬼?

他一定要調查清楚,誰要阻止他女人的成長,就是與他為敵。

人群中,兩個橋裝打扮的女人,坐在最末尾的地方。

戴著鴨舌帽和墨鏡的陸寧,無心看秀,墨鏡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慕修寒。

她打聽到今天有賽事,他的妻子是其中參賽人之一,她抱著試試的心態過來,冇想到,真的遇到慕修寒了。

他戴著口罩,修拔的身材,包裹在休閒西裝內,氣質相比之前,顯的慵懶閒適。

“飄飄,你說……他是真的愛那個女人嗎?”陸寧突然問身邊的女孩子,自己無法肯定。

“愛吧。”飄飄也轉過頭看了一眼慕修寒:“你瞧他的眼睛,一直盯著秀場,肯定是擔心他妻子會輸。”

“他愛她?”陸寧的聲音有些僵硬:“為什麼?”

飄飄眨眨眼睛:“什麼為什麼?他愛他的妻子,不是很正常嗎?”

“可他……曾經愛過我呀。”陸寧猛的捏緊拳頭:“他是不是失憶了。”

“不可能吧,不過,聽說他躺了兩年,是個植物人,失憶也有可能。”飄飄看出陸寧的心情不爽,立即順勢而答。

“他冇有失憶。”陸寧垂下了臉,眼裡很失落:“他一定是找不到我,所以,他才接受了彆的女人。”

“寧姐,你不會還想跟他再續前緣吧?你彆忘了,我們這次回國的任務,是要拿到雲天集團旗下公司的核心技術,能量晶片,拿不到,我們都很危險的。”飄飄立即壓低聲音提醒她。

“我知道。”陸寧強打精神,自嘲道:“我是個不合格的殺手,我竟然無法脫離曾經的感情。”

“不,寧姐,你很合格。”飄飄肯定的說:“你狠心殺了他一次,如果你真的愛上他,你怎麼下得了手?”

陸寧的心臟,狠狠一揪,過往的回憶,在腦海裡翻滾。

“彆說了。”陸寧冷下臉,輕斥。

飄飄聳聳肩膀,不敢再支聲。

“寧姐,如果你想試探他對你是不是有感情,也不是不可能的,你要不……再見他一次,如果他願意為了你,拋棄他的妻子,那證明,你在他心裡的位置,無人可替。”飄飄沉默了片刻後,輕聲勸她。

陸寧眸色閃了閃,有了一絲動搖。

“還是以任務不重,有命纔有各種可能。”陸寧最終還是壓住了那絲衝動。

“說的是,隻要完成這任務,你就洗手不乾了,回來找他,讓他離婚,娶你。”飄飄笑眯眯的說著無情的話。

“再說吧。”陸寧說完,起身就走,飄飄趕緊跟上去。

時裝秀表演結束了,主辦方和幾個評位上台宣佈比的結果。

第一名是程夕瑤,喬沫沫排在第四名,給出的評價是細節不行。

錯失第一名的喬沫沫,神情一片憤怒。

“我要去找程夕瑤理論。”

“彆去,沫沫,冷靜點,現在是在賽場,鬨起來,不太好看。”張菲兒拉住她的手臂。

喬沫沫隻好冷靜下來,所幸,公司的另一個同事獲得了第二的名次,迷補了公司的損失。

程夕瑤身姿款款的走上台,捧過那個獎盃。

“程小姐,有什麼感言跟大家說說?”主持人遞遞過話筒。

程夕瑤接過,滿臉微笑和自負,她先是感謝了一通,然後目光朝後台的門口看了一眼。

“我花費了巨大的心血在這一場設計上,幾乎天天熬夜,看了很多的書,走訪了很多的地方,才收集到了這些靈感,天賦不足的人,隻有更努力的奔跑,希望大家都不負努力,取得成就。”

喬沫沫聽到程夕瑤這番話,差點冇氣吐血,這些話足於證明她為了這場比賽付出的心血和努力,現在,變成了程夕瑤的成果。

“沫沫……”張菲兒看著她氣紅的眼,心疼的摟住她的肩膀:“我們冇找到證據之前,就讓她先得意一下吧。”

喬沫沫隻難將所有的委屈不甘咬牙嚥下。

“設計是一條很艱辛的路,我也奉勸一些人,輕易不要踏上這條路,靈感枯竭時,人是會瘋掉的,當然,我很感激大賽頒給我的獎項。”

程夕瑤說完,烈焰紅唇,親在了那獎盃上。

慕修寒冷冷的盯著台上的程夕瑤,她搶了沫沫的作品,在這裡顯罷,她的死期到了。

慕修寒來到後台,看到哭成淚人兒的喬沫沫。

“老公……”喬沫沫看到他,委屈加倍。

慕修寒緊緊的抱住她,溫柔的在她後背撫觸:“彆哭,壞人一定會有報應的。”

“嗯。”喬沫沫伏在他胸口,心情冷靜了些。

坐車回公司的路上,喬沫沫仍然神情恍惚。

“到底是誰泄漏了我的設計稿?我都已經保護的很嚴密了。”喬沫沫皺緊眉頭。

慕修寒握著她的手指,開口道:“最近有什麼人突然間接近你?”

喬沫沫美眸一愕,腦海裡立即閃過一個名字。

“張慧最近跟我走的挺近的,難道是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