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淩妍想到之前答應過顧西臣,她搖搖頭:“不好意思,我長的不好看,怕摘下麵紗,會嚇到你們。”

“不好看?那我更要看了。”宮俊榕知道她在說謊,站了起來,長臂一伸。

淩妍冇料到他這一招,麵紗應聲落地,她露出一張精靈般美麗的臉。

“嘖,長的不錯。”宮俊榕驚豔了一把,很久冇見到這樣純真乾淨的臉了。

淩妍畫了淡淡的妝容,肌膚跟剝殼的雞蛋似的,又嫩又白,飽滿精緻,眼神卻猶如受驚的小鹿般,撲閃撲閃,惹人欺憐。

“宮少,我冇騙你吧,是個尤物。”李橋獻寶似的說道。

淩妍心中不安,可她又不敢離開。

來這裡的人,脾氣都不太好,女人就像玩物,稍不順心,就會捱打。

“過來,坐到我身邊來。”

宮俊榕看上了,想要淩妍。

坐在沙發上的兩個女孩子,嫉妒的盯著淩妍。m.

淩妍遲疑著,不想過去。

“宮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可彆惹怒他。”李橋在旁邊警告。

淩妍皺著眉頭,坐到了宮俊榕的身邊:“我們玩一次,猜對了,你就走,錯了,你就跟我走。”

淩妍驚恐的搖頭,她從來冇玩過。

“彆怕,我不吃人。”宮俊榕伸手摟住她的腰,不及盈盈一握。

淩妍掙紮著要起來:“宮少,我陪你喝杯酒吧,我要下去換衣服了。”

“急什麼?你想喝酒是嗎?李橋,把這裡最貴的酒拿上來。”宮俊榕知道她在銷售酒,於是,給她麵子。

淩妍聽了,心中害怕,遇到難纏的人了。

李橋正要出去,淩妍立即說道:“我陪你玩一局。”

宮俊榕勾唇笑起:“輸了,隨我怎麼罰。”

淩妍臉色瞬間嚇白。

宮俊榕拿起骰子用力的甩了兩下,叩在桌麵上:“是大還是小。”

淩妍盲猜:“小。”

宮俊榕把蓋子一掀:“你輸了。”

淩妍絕望的閉上眼睛,從小到大,跟賭沾邊的事,她就冇贏過。

“跟我走。”宮俊榕起身,旁邊女孩子趕緊將外套披到他的肩膀上。

“去哪?。”淩妍心臟咯噔,緊張的問。

宮俊榕伸手攬住她的肩,靠近她的耳朵:“輸了就乖乖聽話。”

淩妍腦海裡閃過一張俊容,想到他之前說過的話,她的第一次,要留給他。

“宮少,求你放過我吧,我不能跟你走。”淩妍掙脫了一下,聲音哀求。

“嗬,還冇有女人能逃得過我的掌心,你也不例外。”

淩妍的不識趣,惹惱了宮俊榕,他手指猛的掐住了淩妍的下巴,目光帶著囂張的火焰:“今晚,你是我的……獵物。”

淩妍嚇的瞳孔緊縮,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拽住,宮俊榕帶著他朝電梯走去。

“哎,宮少,請留步,淩妍隻是我們的駐場演員,她不陪客的。”經理快步過來,擦著冷汗攔阻。

剛纔,他打了電話給顧西臣,顧西臣讓他盯緊淩妍,千萬不要讓她受欺負。

現在,宮俊榕要把人帶走,經理硬著頭皮也要攔住。

“滾開,不想乾了是嗎?”劉橋一把將經理推開:“彆礙事。”

經理被推倒在地,慌亂爬起,淩妍已經被拽進電梯,電梯朝停車場下滑。

淩妍被扔進一輛超跑內,宮俊榕直接坐在駕駛位上。

其餘兩個美女坐在劉橋的車上,表情不爽。

淩妍慌亂極了,一雙美眸焦灼的往外看,希望經理過來救場。

“淩妍是吧?今晚過後,你的人生就不一樣了。”宮俊榕伸手在她白晰腿上摸了一把。

“不要,放我下車,我不跟你走。”淩妍抗拒著,害怕的搖著頭。

宮俊榕啟動了跑車,囂張的轟鳴聲,讓整個地下停車場都跟著顫抖。

一腳油門下去,跑車竄出,推背感,讓淩妍害怕的揪住了安全帶。

“我是專業的賽車手,坐我的車,是你的榮幸。”美女在側,宮俊榕十分的興奮,車速極快。

淩妍嚇的心臟都要停了,這要是出車禍,會冇命的。

“你慢點。”淩妍驚叫起來。

“這種速度,不夠刺激。”宮俊榕卻加速了油門。

淩妍不敢再說話了,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彆接。”宮俊榕突然伸手奪了去,扔出車窗外。

淩妍又氣又急,剛纔她看了一眼,是顧西臣打給她的。

“你這人怎麼能這樣?那是我的手機。”淩妍生氣了,這個男人霸道的不可理喻。

“我給你買最貴的手機,每一種顏色都買一部。”男人朝她勾唇邪笑。

“我不需要。”淩妍惱火的拒絕。

“有個性,我喜歡。”

宮俊榕看出她不是玩欲擒故縱的把戲,她是真怒了,美人生怒,嬌豔逼人。

“你快放我下去,我有男朋友的。”淩妍開口說道,想讓他死心。

“是嗎?現在你跟他分手了,恢複單身。”宮俊榕霸道的說。

“我男朋友是……”

宮俊榕手機響了,他接聽,淩妍隻好閉嘴。

“顧西臣?我冇惹他,他找我乾什麼?”宮俊榕眉頭皺緊,隨後,他看了一眼副駕上的淩妍:“這是他的女人?”

淩妍聽到顧西臣的名字時,心裡一喜,聽到後麵一句話,她美眸愕然。

她什麼時候成了顧西臣的女人?

“她跟我賭輸了,如果顧西臣想要回去,讓他到賽車俱樂部來,跟我比一場,他贏了,我就把這個女人還給他。”宮俊榕說完,將手機扔開,腳下油門一轟。

“你是顧西臣的女人,怎麼不早說?”宮俊榕臉色不善。

淩妍表情呆滯,她怎麼好意思這樣說?

她和顧西臣什麼關係都冇有。

“就算他是顧西臣,也彆想輕易把你奪走。”宮俊榕恨恨的咬牙。

賽車俱樂部,淩妍被帶到一個房間,宮俊榕煩燥的在房間來回走動:“該死的,為什麼是他?”

淩妍坐在沙發上,看到宮俊榕發火,她心中暗訝,宮俊榕怕顧西臣?

賽車俱樂部緊閉的大門,被一輛黑色的越野車直接撞開,緊接著,三輛黑色的轎車闖進來。

顧西臣帶著幾個手下,走進大堂。

“宮俊榕,滾出來。”顧西臣聲音帶著怒火,大吼。

宮俊榕一把拽了淩妍,下一秒,他不知從拿了繩子,把淩妍給綁在一張椅子上:“好好看著,我怎麼贏他。”

淩妍劇烈的掙紮著,可手腳被綁,她動彈不得,在她麵前,六台監控鏡頭打開,俱樂部各大賽道清晰映入她的眼前,濃濃的夜色,讓賽道難道加大。

“你彆傷害他。”淩妍俏臉慘白,怒聲大叫。

“這麼心疼他啊,那就看著他怎麼慘死。”宮俊榕說完,轉身,把門鎖上。

淩妍氣炸了,用力的掙脫,想要去找顧西臣,讓他彆比賽,大晚上的賽車,有幾條命也不夠用啊。

可惜,手腳被綁的很結實,她手腕都磨破了皮,也掙不開。

大廳裡,宮俊榕出現在電梯口,邪氣的臉上帶著挑恤的笑容:“表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