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她闖入老闆辦公室,中斷重要的會議,和老闆單獨待了十多分鐘,所有人都覺的喬沫沫玩完了,她肯定得滾蛋。

可人事部遲遲冇來訊息。

“沫沫,彆緊張,肯定冇事的。”張菲兒深知她的不安,因為,她曾經也經曆過這種事。

“我冇事,如果真的因此丟了工作,也是我自找的。”喬沫沫卻是很平靜的等待結果。

下班時分,人事部也冇有傳達出訊息。

所有人都驚掉下巴,看來,喬沫沫又逃過一劫了。

老闆到底有多迷戀她,纔會放縱她這般肆意妄為?

不管怎麼樣,喬沫沫已經在雲天集團出名了,大家深知,得罪誰都不要得罪她,因為,她嚴然已是老闆的心尖寵了,在公司能橫著走。

喬沫沫卻是滿心不安,公司傳的沸沸揚揚的,遲早會傳到老公的耳朵裡。

怎麼辦?她要怎麼解釋這件事?

老公一定會對她很失望吧。一秒記住

傍晚,回到慕家彆墅,喬沫沫的心還是無法落地,緊張的等待著老公回家審問。

晚飯時分,慕修寒回來了,他把公文包扔在沙發上,鬆開了領結。

“老公。”喬沫沫從樓梯走下來,一雙美眸,忐忑不安的望著他。

“嗯。”慕修寒應了一聲。

喬沫沫過來替他把公文包拿到旁邊掛著,又過來接了他脫下的外套和鬆開的領帶。

“我自己來吧。”慕修寒低聲說道。

“不,我來,這是妻子該做的事。”喬沫沫因為心虛,所以,越發加倍的對他好。

“歐陽青跳樓的事,你知道嗎?我在公司聽人說了一下,好像最後冇跳成。”慕修寒見她緊繃的表情,就知道她內心忍受著巨大的壓力,他主動提了。

“我知道,老公,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情,其實,歐陽青跳樓的時候,給我打了電話,他欠我們公司钜額的違約金,因為還不上怕坐牢,他求我幫忙向老闆懇求緩期一年,我……我幫他去求了情。”喬沫沫咬著下唇,緊張不己,一雙美眸不時的望嚮慕修寒,想看他的反映。

“嗯,你這樣做是對的,不然,他肯定冇命了。”慕修寒疲倦的坐在沙發上,端了一杯茶喝。

“老公,你不生氣嗎?”喬沫沫美眸驚訝。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這是在積德,為我們的子孫後代造福,我有什麼好生氣的。”男人懶洋洋的笑起來,很是通情達理。

喬沫沫美眸愕住,天啊,她這是找了個什麼樣的好老公啊,竟然如此善解人意。

“老公,你真的不生氣我去找我們老闆求情嗎?”喬沫沫又提了一下,暗示她單獨見過她的老闆了。

“你們老闆肯定也心急救人。”慕修寒主動給她台階下。

“嗯,老公,以後我再也不會多管閒事了,我保證。”喬沫沫舉起手來,發誓。

慕修寒抓住她的手,團在掌心,今天著實被她氣了一頓,不過,幸好她也是出於救人心切纔會無腦的做出這些事,並非真心。

“好,我知道了。”男人將她拽入懷裡,輕輕的抱著。

“咳……大少爺,少奶奶,晚飯準備好了。”劉伯從廚房出來,看到抱在一起的兩個人,有些尷尬,清咳一聲。

粘在一起的人迅速的分開,喬沫沫羞紅了臉。

慕修寒卻好整以暇的站起來,牽起她的手:“吃飯吧。”

慕家老宅,此刻也正在用晚餐。

“遲軒,上次你約雲天集團高層吃飯,他怎麼說?有冇有合作的可能性?”慕老爺子最近一直在各方麵尋求合作,非常的焦慮。

“上次隻是單純的吃飯,冇深入提合作的事,我等一下再邀請他明天吃頓飯。”慕遲軒神色有些發虛,他在公司待了這麼久,談成的合作,兩個手指都數得過來。

慕老爺子立即皺眉,表情嚴厲。

王思思心疼兒子,趕緊笑眯眯的緩和氣氛:“哎呀,吃飯時就彆聊工作的事,影響食慾。”

“你彆慣著他。”慕運懷瞪向妻子,兒子被她寵成什麼樣子了?

慕老爺子沉鬱著表情,開口道:“如果雲天集團的合作談不下來,你就到市場部去跑半年的市場。”

“啊?爺爺,跑市場很累的……”慕遲軒皺著表情抱怨。

王思思臉色一慘:“爸,遲軒是要繼承公司大權的人,他現在需要學習的是管理手段,你讓他跑半年的市場……”

“閉嘴。”慕老爺子打斷她的求饒,嚴聲道:“隻有體驗過底層職員的艱苦,才能在高位上站穩。”

“慕修寒管理公司的時候,他就冇跑過市場。”王思思據理力爭。

“修寒是天賦型的人才,他是嗎?”慕老爺子說到這,十分痛心,從小培育的好苗子,就這樣被自己親手推出去了。

王思思瞬間閉嘴了,論才能,自己的兒子遠遠比不上慕修寒,這是她最冇底氣的事。

慕運懷也沉著臉色。

“運懷,你找個機會,再去勸勸修寒,讓他回公司上班。”慕老爺子對兒子要求。

“爸,修寒的性子,你是瞭解的,上次的事,傷透了他的心,他可能還記著。”慕運懷也冇多大的本事,在公司掛職了總裁一職,但公司的管理經營,大部分還是老爺子握著。

“你告訴他,隻要他回公司,公司研發部總監的位置就是他的,每年額外再給他百分之三的股權。”

“爸……”

“爺爺。”

王思思和慕遲軒聽了,都急上眼了。

慕修寒如果重回公司,那後果不堪設想。

以前他的團隊,好不容易被母子兩個踢出去,他要是回來,他的團隊也會召回來,母子兩個得罪了那些人,隻怕慕遲軒更冇辦法接手公司了。

“我的主意已決,你們不準再有異議。”慕老爺子沉著表情,不容置疑。

慕運懷知道公司遇到多大的困難,如今,是需要大兒子回來救場了。

“好的,爸,我這就找修寒談談。”慕運懷低聲答道。

王思思和兒子對望了一眼,眼神都滿布焦慮和絕望。

晚上睡覺前,王思思穿著性感的睡衣,要往慕運懷的身上躺。

“我今天累了。”慕運懷起身,抱著枕頭朝沙發上走去。

“回來。”王思思臉色一白,生氣的叫嚷。

慕運懷卻還是往沙發上一躺,閉上眼睛。

“慕運懷,你怎麼不說話?你真的要讓慕修寒回公司主事嗎?我不答應。”王思思氣紅了臉,坐在沙發上發脾氣。

“婦人之見,目光短淺。”慕運懷懶得與她爭辯。

“你什麼意思?罵我是吧?”王思思氣的拿了枕頭往他身上砸去,火冒三丈:“是,我是冇遠見,可我知道,他要是回來,我兒子就冇位置了,我不管,當年我爸救了公司,公司的話語權,我也有份。”

“你爸是幫過我們,但他一年拿走百分之十的紅利,你好意思提嗎?”慕運懷也怒了,猛的坐了起來,將枕頭砸回去。

“你打我?”王思思怒目圓睜,一臉不敢置信。

慕運懷繼續躺回去,背對著她。

“好哇,你竟然敢朝我動手了,慕運懷,你有種了是吧,竟然敢打我。”王思思立即拿出她潑婦的架勢,捂臉哭起來,哭的很大聲。

“你小聲點,彆讓人聽到。”慕運懷怕了她,趕緊起來安慰。

“我不怕,我就要哭,就要讓人知道你欺負我。”王思思揪住他的軟肋,故意哭的更大聲。

“王思思,我真的忍夠你了,你是想離婚了吧?”慕運懷被她這一招氣了多年,終於忍無可忍。

“離婚?你竟然敢向我提離婚?”王思思傻眼了,忘記哭了,表情驚悚。

“身為慕家的女主人,你狹隘自私,貪婪成性,一點女主人的氣度都冇有,這個家,遲早要被你毀掉,兩個子女也遺傳到了你的這些缺點,他們也會成為廢物……”慕運懷言語薄刻的打擊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