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遠橋拿著警方大叔的手機,一時間感慨萬千。

一場遠赴而來的約會,竟然因為某個人的舉報,弄的心情也不太好了。

夏遠橋默唸著聶景柔的電話號碼,幸好他銘記於心,不然,這會兒,他又得各種折騰。

手機在這一刻,終於接聽了。

“喂,哪位。”溫柔清悅的女聲,透著一絲淡然傳來。

“是我!”夏遠橋緊繃的呼吸一鬆,彷彿積壓了的委屈,在這一刻也一掃而空了。

“夏遠橋?”聶景柔有些不敢置信,隨即便笑了起來:“你又換新號碼了?”

“不是,這是我借了彆人的手機打給你的,我人在警局,方便過來接我一下嗎?”夏遠橋還是有些幽怨的,而且,他的委屈,需要聶景柔來安慰。

“你在警局乾什麼?出什麼事情了嗎?”聶景柔一聽,瞬間擔心上了。

“是,出了點事情,你會過來嗎?也不遠,就離你家三公裡。”夏遠橋看著窗外的夜色,此刻,已經都淩晨了,夏遠橋也支走了司機,他隻能讓聶景柔過來接一趟。

“好,我馬上過來,你把地址告訴我。”聶景柔急切的說完,就拿了車鑰匙出門。一秒記住

夏遠橋也快速說了地址。

聶景柔直到坐在車裡,才猛的發現,自己竟然穿著睡衣,踩著拖鞋,彼頭散發的坐在車內,她不由的苦笑一聲,這是怎麼了?慌神了。

不過,想到夏遠橋可能真的出了什麼事,聶景柔也顧不得什麼,隻想趕緊過去幫他解決麻煩。

聶景柔趕到的時候,就看到一抹修拔的身影站在警局的門口,提著一個行李袋,車燈照在他的身上,聶景柔看到了自己想唸的人。

她趕緊停了車,快速的推門下去,隔著一輛車的距離,兩個人目光交織在一起。

“你……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聶景柔忍不住的就笑了。

因為激動,也因為突來的驚喜。

夏遠橋一臉鬱悶的走了過來,二話不說,直接伸手將她抱住,將頭埋在她的頸窩處,吸了一口她發間的香氣後,夏遠橋這才無奈道:“先回你家再說吧,我有點累。”

聶景柔呆了呆,立即點頭:“好,上車吧。”

夏遠橋坐在了車上,聶景柔剛啟動了車子,就聽旁邊一向優雅的男人突然暴燥的說:“有個人舉報了我,我纔出現在警局的。”

聶景柔握著方向盤的手一僵,美眸急速的看向他:“為什麼要舉報你?你乾什麼壞事了嗎?”

“我什麼事都冇有乾,隻是在你們小區樓下打你電話打了快一個小時,你不接,可能見我在樓下來來回回的走動,以為我是壞人吧。”夏遠橋無奈自嘲。

聶景柔俏臉一滯,表情呆了幾秒,隨即,她差點冇忍住,爆笑出聲。

可是,她又不敢笑,隻能將臉轉向另一邊,快速的齜了齜牙,緩解,人心想要爆笑的衝動。

“哦,是嗎?”聶景柔一出聲,就將她想笑的衝動爆露了。

“景柔,你都不問問,我為什麼會被人舉報?”夏遠橋幽眸眯了眯,覺的委屈萬分。

“是因為你一直在打我電話,對不起啊,我戴著耳機在聽網上的課程,手機扔在客廳裡了,所以纔會讓你等了我這麼久。”聶景柔隻能如實解釋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夏遠橋擰著眉宇:“那下次不可以把手機扔彆處了,像我今天原本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的,最後把自己弄到警局去了。”

聶景柔實在憋不住了,停下車,抱著方向盤就笑個不停。

“你笑什麼?”夏遠橋本來就怨念,突然看到旁邊的女孩子笑到停不下來,他覺的她太冇有功德心了,就不能感同身受一下他?

“夏總,有件事……我可能得跟你坦白一下。”聶景柔覺的太有趣,太搞笑了,自己舉報的那個瘋子,竟然是為了要給自己製造驚喜,突然飛過來的夏遠橋,這個美麗的誤會,必須解釋一下。

“坦白什麼?”夏遠橋後背一涼,難道他剛纔懷疑她家裡有彆人的事是真的?所以她說要坦白?

“那個舉報你的人……就是我。”聶景柔忍住笑意,一臉愧疚的看著他。

“什麼?”夏遠橋不敢置信,幽眸睜大了一圈:“怎麼會是你?”

“就是我啊。”聶景柔不得不承認:“因為我上完課後,看到你打了很多電話,又發了很多簡訊給我,我再打你電話時,你電話就關機了,我心情煩燥,又看到樓下有個男人鬼鬼祟祟的,我反手就是一個舉報。”

夏遠橋的表情有些僵,一時間,竟不知道是該氣還是原諒這個正義的女孩子。

“真的是你?”夏遠橋眸子一眯,氣息一下子就危險了起來,是的,他肯定很氣,可要怎麼樣才能緩解這股怒火呢?

聶景柔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是,是我。”

夏遠橋突然就從副駕駛傾身過來,直接伸手一把勾住她的脖頸,大掌溫柔又霸道的把住了她的腦袋,將她摁過來,接受他的懲罰。

聶景柔冇料到這個男人突然這麼激烈,她的小嘴一下子就被他給奪去了,他略帶怨氣的吻,又深又烈,如火一般燃燒,讓聶景柔渾身一顫,耳根子發燙,她想伸手推一下他,可是,想到他所受的委屈,她又不敢推開他,就這樣任由著他親個夠了。

夏遠橋吻到了她柔嫩的唇片,一瞬間,內心的怨氣,委屈,煙消雲散了,隻剩下滿心的愛憐,喜悅。

終於,男人的手指輕輕的鬆開,聶景柔臉紅害羞的垂著腦袋,長髮亂亂的,一雙眸子卻水光漣漣,好似最亮的水晶,流轉著羞意。

“回去吧,很晚了。”夏遠橋的嗓音瞬間變啞了,因為,就在剛纔,碰觸到她的一瞬間,他發現,自己強忍著多日的思念,險些決堤了。

“嗯!”聶景柔不敢笑話他了,一顆心被撥的亂亂的,呼吸發緊,麪皮發燙,在這初冬的夜色裡,心卻狂跳不己。

轎車很快的就駛入了小區,停在了停車場內,聶景柔下了車,夏遠橋這才注意到她的穿著,他唇角幾不可察的揚了一下。

這麼注意形象的她,怎麼就這樣出門了?

是因為擔心他嗎?

按了電梯,電梯門打開,此刻也冇什麼人,兩個人站在裡麵,狹小的空間,令那種情愫更加漫延,聶景柔平時也算大膽的,可不知道怎麼的,這會兒,她好像害羞的像一隻小白兔,連男人的眼睛都不敢多看一眼。

可能是因為怕內心的思念如火,會讓男人發現。

夏遠橋也很緊張,俊容也有些火熱,不過,他更多的是見到她後的喜悅,開心。

開了門,聶景柔正要去開燈,冇想到,下一秒,男人突然伸手過來,摟住了她的腰,聶景柔一聲低嚀,兩個人就困在了這黑暗之中。

就在這玄關處,男人將她抵在牆壁上了。

“乾嘛……”聶景柔柔聲細語的問著他,明知故問。

“景柔,我覺的我一定是瘋了,發了瘋的想要見你。”夏遠橋也就隻有在無人的地方,纔敢將內心的甜言蜜語泄露,此刻,仗著黑暗,他的話音剛落,唇就吻在了女孩子柔嫩的唇片上。

聶景柔呼吸緊促,兩隻纖手也很不安的攀在他的手臂上,雖然此刻氣氛很微妙,可她莫名的還是想笑,於是,她就低低的笑了兩聲,罵了一句:“你真傻。”

“是嗎?”夏遠橋樂意被她這麼罵,可不就是傻嗎?傻到一下班就不管不顧的買了機票過來,傻到手機都打到冇電,還捨不得離開,傻到明知道是她舉報了他,他卻瞬間不怨了,還隻想抱著她好好的溫柔愛護,這樣的自己,值得被她罵。

“雖傻,但我喜歡。”聶景柔的下一句話,直接讓夏遠橋樂上天了,他再也不管不顧的就親上了她的頸項。

聶景柔自從上次跟他有過之後,那種感覺就一直纏在她的心裡,揮之不去,她試圖的去仔細想著,可哪有這種直接來比較直觀呢?

此刻,聶景柔的心都是軟的,像注了水,男人輕易的一拔,她腿腳也都軟綿綿了。

“為什麼不給我來個電話。”她的聲音帶著細細的顫意,問道。

“說了要給你驚喜的。”夏遠橋低啞著在她的身上點火。

“好,那現在還有驚喜嗎?”聶景柔內心歡喜,聲音也是柔的不行。

“想要什麼驚喜?”夏遠橋氣息略粗,啞著聲問。

“你給的驚喜,我全盤接收。”聶景柔也隨著他的話,慢慢的呼吸不上來。

“是嗎?那好。”夏遠橋一聲低笑,自信得意。

黑暗中,氣息交織,影子重疊,持久而溫柔。

窗外月光灌進來,朦朧的簾子,遮去一切。

清晨!

陽光曬入,慵懶的身影在床上扭動了一下,聶景柔醒了,美眸掀開的一瞬間,她立即伸手去找身邊的溫暖,可是,男人不見了。

“是一場夢嗎?”聶景柔眨了眨眼睛,直到聽見客廳外麵傳來哐啷的一聲響,聶景柔快速的掀被,披了衣服出來,看到男人手裡拿著一個盤子,而地上,掉了一個杯子,杯子裡的熱牛奶灑在地板上了。

“景柔,抱歉,我想給你做個早餐。”夏遠橋乾笑了兩聲。

聶景柔嘴角輕揚了起來,原來不是夢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叫什麼名字,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