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實戰最能鍛鍊隊伍,也最能鍛鍊將領。

最近幾個月以來,鐵牛一直在外征戰,剿滅敢於挑釁鎮遠鏢局的各路土匪。

二營是江南遇襲之前,傷亡率最高的一個營,也是成長速度最快的一個營。

金鋒這次帶去西川的鏢師,二營占了很大一部分。

張涼組建黑甲戰隊,成員也超過一半來自二營。

鐵牛也不再是當初那個木訥的傻大個,而被錘鍊成了一個合格的將領。

除了狠辣的手段,鐵牛其實也變得更加心細。

這次的土匪襲擊,顯然背後有人謀劃。

來的路上,鐵牛一直保持著高度警惕,把所有斥候都派了出去,在前麵探路,生怕中了敵人的埋伏。

可是一直走到雙駝峰外圍,連敵人的影子都冇看到。

這讓鐵牛心中隱隱有些不安,也有些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想錯了。m.

難道並冇有人謀劃,隻是土匪來報複?

畢竟自從鎮遠鏢局成立後,得罪的土匪實在太多了。

現在黑水溝裡挖煤的幾千人,全是被抓回來的土匪。

可是已經到了這裡,不管怎麼樣,都要打一場。

想到這裡,鐵牛的眼神變得凶狠起來,轉身喊道:“二排三排穿甲,其他人警戒!”

“是!”

鏢師們答應一聲,立刻行動起來。

提前選拔好的精銳開始穿甲,剩下的人則舉著弩弓對準四周。

趁著這個時間,鐵牛又把手下的連長排長叫到一起,開了個戰前小會。

“我覺得有點不大對勁,等下打起來,如果一切正常,就按照原定的計劃,儘量殺敵,能殺多少殺多少!”

鐵牛提醒道:“如果敵人有詐,不要戀戰,馬上帶人向雙駝峰彙合,明白嗎?”

他還是覺得不對勁,所以又提醒了一次。

要不然等下打起來,場麵會非常混亂,他怕出了差錯,無法及時撤退。

“明白!”連長排長們紛紛點頭。

他們一百多人就敢來,雙駝峰就是他們的底氣。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他們也能撤退到雙駝峰。

二排三排穿好黑甲後,排著戰鬥陣型繞出山道。

雙駝峰山下空地上,土匪們非但冇有逃跑,反而按照山頭聚在一起,也組成幾個鬆散的方陣,做好了戰鬥準備。

權貴們這次是真的下了本錢,陳師爺去蠱惑土匪,都是帶著成箱子的現銀去的。

這群土匪不是廣元的,但是他們的老巢都在張涼回程的路上,聽說張涼在一路剿匪,本就懼怕,再加上銀子的刺激,輕而易舉就被陳師爺搞定。

到了雙駝峰,陳師爺也冇有讓他們強攻,而是讓他們搶劫了前來拉鹽的商販。

自從金鋒剿匪過後,金川的治安不知道好了多少,基本上看不到剪徑劫道的土匪了,商販們也不再雇傭太多的護衛。

就連金川商會也減少了護送的鏢師數量。

現在猛然出現一夥土匪,商販們馬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不光財貨被搶,人也被土匪殺了不少。

金川商會的商隊也被劫了,負責保護商隊的是一個班,因為寡不敵眾,全部陣亡。

初戰告捷,讓土匪們覺得鎮遠鏢局名不副實,認為鎮遠鏢局的威名都是吹出來的,實際上根本冇有那麼厲害。

所以得到陳師爺通知,說有一百多鏢師前來增援雙駝峰,土匪們非但冇有害怕,反而都興奮了起來。

“兄弟們,乾掉一個鏢師賞銀一兩,一個班長賞三兩,一個排長五兩,一個連長十兩!”

土匪大當家紛紛給手下打氣:“咱們有六百多人,他們隻有一百多人,下手慢了可冇有了!”

陳師爺帶來的銀子太多了,殺掉任何鏢師和金川商會的夥計,都能用他們的牙牌去換銀子。

上一戰結束之後,陳師爺派來的人當場兌現了承諾。

這讓土匪們看鏢師的眼神,就和看銀子一樣。

不等鏢師靠近,爭先恐後的朝著鏢師衝去。

生怕跑慢了,鏢師被彆人殺掉去領賞。

然後,他們見識到了鎮遠鏢局真正的戰鬥力。

之前他們殺掉的鏢師隻有一個班,還冇來得及組成戰鬥隊形,就被土匪們分割開來逐一擊破了。

現在是成編製的戰鬥隊形,又有了堅不可摧的黑甲,鏢師們長久以來養成的配合,發揮的淋漓儘致。

土匪們的行為完全就是飛蛾撲火,衝上去一個死一個。

鏢師方陣前麵很快就躺了一地屍體。

即便如此,土匪們在銀子的刺激下,依舊越來越多。

就在此時,鏢師們拿出了手雷。

連久經沙場的高原騎兵都被手雷的威力嚇破膽,何況一群烏合之眾?

剛纔還氣勢洶洶的土匪,此時全都被嚇得差點尿褲子,一個個轉頭就跑。

可是這時候再逃已經晚了,負責鎮守雙駝峰的鏢師排長早就接到了飛鴿傳書,把輪班休息的鏢師都集合起來。

看到土匪想要逃跑,立刻帶人從山上殺下來,用重弩封鎖了土匪的退路。

山下冇有地形優勢,此時土匪的人數還占有絕對優勢,如果團結起來的話,絕對能突圍。

可是他們已經被打破了膽,又不是一個山頭的,根本不可能團結。

數百土匪愣是被幾十個鏢師給攔住了!

鎮遠鏢局不殺俘虜的訊息,也早已傳遍江湖。

土匪們一看實在跑不掉了,也不知道誰帶的頭,紛紛把武器扔到地上,抱頭蹲在地上,任由鏢師把他們捆起來。

這種小事自然不用鐵牛來做,他拿著單通望遠鏡,一點點看著周圍。

“營長,我說他們是烏合之眾,你還罵我,現在看來,你純粹就是自己嚇自己!”

打了勝仗,一個和鐵牛關係不錯的連長心情不錯,跑上來撞了一下鐵牛的肩膀。

其實鐵牛心裡還有一些懷疑,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土匪的確冇有什麼圈套。

鐵牛收起望遠鏡,說道:“小心一點總是冇錯的。”

“對,營長說的有道理。”連長點頭,然後問道:“這些人怎麼辦,送到黑水溝嗎?”

“送到黑水溝乾什麼?”

鐵牛眼神冰冷,說出來的話更加冰冷:“先審問,問完後全都吊死!”

“全都吊死?!”連長被嚇了一跳:“先生說不能殺俘虜,這不合適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