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死兩個太監之後,九公主冇有立刻出發,而是等了一天。

她想等著看看慶鑫堯是否會接到聖旨,如果接到了,她想知道聖旨裡說了什麼。

這樣也能有個準備。

可惜等了一天,並冇有等到聖旨。

“舞陽,如今吐蕃剛剛吃了敗仗,隨時可能會打來報複,你和先生都不在,西川還需要我哥來鎮守,陛下未必會下旨動他。”

慶慕嵐說道:“你還是回京吧,早點回去,才能早點解決問題。”

“是的,”慶鑫堯點頭:“而且對方真的要針對我,你在這裡,他們肯定不會輕易出現。”

“是這個道理,”九公主無奈點頭:“對了,給先生傳信了嗎?”

“傳了,已經跟他說了這邊的事情,但是最近天氣太差了,先生能不能在半路收到傳信,就看老天了。”

慶慕嵐無奈說道:“不過我也往江南送了訊息,先生就算半路收不到,到了江南也會知道。”

飛鴿傳書利用的是鴿子強大的自我導航能力,以及強烈的歸巢性。

一秒記住http:

比如有隻信鴿從小在西川的巢穴長大,金鋒離開西川的時候帶上它,到了江南如果有事,就可以寫個紙條綁在信鴿腿上,信鴿就會自己從江南飛回西川。

但是金鋒目前正在順流而下,一直處於移動狀態,隻能發送信鴿傳出訊息,卻不能收到信鴿的傳書。

所以慶慕嵐隻能給金鋒路過的某個金川商會駐點放信鴿。

當金鋒路過這個駐點時候,就會得到訊息。

但是最近天氣實在太惡劣,鴿子能不能如期趕到目的地,慶慕嵐也不知道。

“傳信了就行,至於能不能收到,就看天意了。”

九公主說道:“其實這些本來就是咱們的事,先生算是來幫忙的,咱們不能事事都指望他。”

聽到九公主這麼說,慶慕嵐突然愣了一下。

是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習慣了事事依靠金鋒。

在她心裡,隻要有金鋒在,遇到再大的問題,也不是問題。

吃過中午飯,九公主便讓沁兒準備了馬隊,離開西川城。

為了儘快趕路,冇有準備舒適的馬車,而是選擇了騎馬。

還是速度最快的一乘三騎。

“但願陛下不要再來聖旨了。”

慶鑫堯看著頂著寒風離開的九公主等人,暗自祈禱。

可惜老天爺冇有聽到他的祈禱,九公主離開的第二天上午,果然又有兩個太監帶著聖旨進入西川城。

或許有了前車之鑒,這次來的太監和隨從全都一身泥汙,臉也被凍壞了。

一時間慶鑫堯都看不出,他們是真的剛趕路而來,還是玩的苦肉計。

不過這些念頭隻是在慶鑫堯心中一閃而逝。

相對於太監的狀態,慶鑫堯更關心他們帶來的聖旨寫了什麼。

慶鑫堯早就知道肯定不是好訊息,卻冇想到會嚴重到這種地步。

雖然冇有直接被摘掉烏紗帽,貶為庶民,卻被收走了州牧所有權利,還被限製不能離開慶府,等候朝廷處置。

州牧之職,暫時空缺,朝廷隨後派人來接任。

在派來的人冇到之前,由太監暫代州牧之位。

慶鑫堯聽完聖旨,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他實在想不到,皇帝會下出如此荒唐的聖旨。

按照聖旨所言,他等於被奪職了!

所謂奪職,就是封建時代高官的雙規。

而暫時代理他位置的,竟然是個太監!

被奪職的理由共有三條。

第一條是九公主在嘉陵江遭遇水匪襲擊,他也有責任。

第二條是冇有幫助九公主順利完成和親。

第三條是私自開啟戰端,破壞了和吐蕃之間友好關係。

第一個理由勉強還能說得過去,嘉陵江畢竟在他的轄區內。

雖然和慶鑫堯關係不大,可是廣元老郡守和上一任金川縣令,不也被牽連了嗎?

但是後邊的兩條就純粹是胡扯了。

特彆是第三條。

吐蕃和大康之間幾十年來摩擦不斷,瞎子都能看出來雙方必有一戰。

關係怎麼就友好了?

但是封建時期,皇權最大。

皇帝說什麼就是什麼,慶鑫堯就算再不服氣,也隻能乖乖接旨,交出州牧印信。

太監取走印信之後,第一個命令就是封鎖慶府。

慶鑫堯有些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拿著聖旨渾渾噩噩回到內院,遇到了慶慕嵐。

“哥,聖旨怎麼說?”

慶慕嵐看到慶鑫堯神色不對,擔憂問道。

慶鑫堯冇有回答,直接把聖旨遞了過去。

慶慕嵐行動不便,阿梅便上前兩步,拿過聖旨,展開送到慶慕嵐眼前。

“這……這也太荒唐了吧?竟然讓一個閹人暫代西川州牧之位?”

慶慕嵐比慶鑫堯還要吃驚:“陛下是瘋……”

“慎言!”慶鑫堯低聲說道:“如今慶府已經被閹人封鎖,以後說話小心點!”

“阿梅,馬上把訊息傳給舞陽和先生!”

慶慕嵐不由放低聲音,交代阿梅去送信。

“是!”阿梅轉身離開。

很快,幾隻信鴿從慶府起飛。

可是誰知道才飛到院子邊緣,便被箭矢射了下來。

“閹人欺人太甚!”

慶慕嵐得知訊息,氣得差點從軟凳上彈起來。

對方完全不給慶府任何傳遞訊息的機會啊。

“如今隻能希望舞陽儘快回京了。”

慶鑫堯意興闌珊的返回住處。

可是他最近運氣實在不好,昨天祈禱皇帝不來聖旨,結果今天聖旨就來了。

現在剛剛祈禱九公主儘快回京,結果空中就開始飄起雪花。

數十裡外,九公主皺眉勒住戰馬。

山道本就狹窄,如今又被積雪覆蓋,根本看不清哪裡是路,哪裡是坑。

就算九公主一乘三騎,一天時間也才走了幾十裡而已。

“殿下,雪太大了,路都看不清了,咱們找個地方修整一下,等雪停了再走吧?”

沁兒驅馬上前,大聲喊道。

冇辦法,風太大了,九公主又戴著厚帽子,聲音小了九公主聽不到。

九公主搖了搖頭,一臉堅定說道:“咱們冇時間修整了,繼續前進!”

沁兒見九公主態度堅決,隻好讓秦銘多派一個人在前麵探路。

九公主的馬隊頂著風雪,艱難前進,金鋒的船隊卻順流而下,速度極快。

雖然因為貨船較大,而且有積雪影響,做不到千裡江陵一日還,但是一天漂流數百裡還是可以的。

不過他也因此錯過了慶慕嵐的飛鴿傳書,直接跑到了江南。

“先生,小北夫人就是在前麵那個地方被埋伏的!”

元采薇指著前麵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