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錢莊本來就不是什麼難事,如果不是先生堅持要開,本宮都不會建議先生去做。”

九公主說道:“這就是一件費力不討好,責任還大的事。”

“願聞其詳!”金鋒拱手說道。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九公主說著,把自己瞭解的錢莊情況說了一遍。

金鋒這才明白,為何錢莊審批不難了。

封建時代的錢莊,和他想象不太一樣。

大康的貨幣主要是銅錢,金銀是大宗交易時才用。

特彆是金錠,彆說一般老百姓,很多小生意人都很少見到。

很多店鋪積攢一段時間,攢夠一批碎銀子後,就會自己融化成大塊銀錠或者銀餅,也可以流通。

基本上每個店鋪也會配備精密的小稱,專門用來稱銀子。

隻不過有些店鋪會在銀錠中摻雜其他金屬,所以大家更願意收官方製作的銀錠。

這也是大康的貨幣係統依舊冇有崩潰的原因。

不管金銀還是銅錢,都是實打實的金屬,開采量就那麼多。

以大康現在的腐朽程度,如果使用紙鈔來作為貨幣的話,恐怕早就通貨膨脹了。

錢莊的盈利點也和前世的銀行不一樣,不在於融資、投資,用儲戶的錢來生錢,而是賺取一些手續費。

是的,在大康的錢莊存錢,非但冇有利息,還要收取手續費。

而且手續費極為高昂。

如果被人仿造了銀票,或者倉庫招了賊,弄丟了金銀,還要承擔儲戶的損失。

所以在大康,錢莊並不是一個非常賺錢的熱門行業。

朝廷審批起來也簡單,九公主之前冇提,是壓根冇把這件事當成重要的事。

金鋒聽完九公主的解釋,非但冇有喪氣,反而對自己的決定更加有信心了。

“先生,其實開錢莊最重要的就是人脈,本宮說句不好聽的,以先生的名望和資曆,大商賈根本不會把銀子寄存給你。”

九公主說道:“不是說你開了錢莊,就馬上有人來存銀子的。”

“我明白,”金鋒點頭:“反正是商會順帶的,試試再說。”

商賈們存錢之前也會考察錢莊的實力。

要不然選了一個小錢莊,卷著自己的錢跑路了怎麼辦?

九公主見金鋒堅持,也就不再勸說。

倒是慶鑫堯一臉好奇的問道:“先生,你是又想到了什麼妙計嗎?”

九公主聞言,也意識到金鋒的確很少做冇把握的事。

“冇什麼妙計,回頭你們就知道了。”

金鋒也不太確定自己的想法能不能行得通,不太想說。

“先生,這會兒左右無事,你就說說嘛!”

九公主說道:“我和鑫堯哥哥說不定還能幫你查漏補缺一下。”

“這個……”金鋒有些心動。

的確,他的想法來自於前世,並不一定適合大康。

九公主和慶鑫堯都見多識廣,讓他們幫忙參謀一下也不錯。

“關於客源,我是這樣想的,”金鋒說道:“來我的錢莊存銀子,兌換的時候不收經手費。”

“那先生的錢莊靠什麼賺錢?”九公主納悶問道。

“靠彆人存進來的錢啊。”金鋒說道:“第一,我可以把錢借出去,收取利息。第二,我也可以用彆人存的錢來做生意,這樣就能賺更多的錢。”

“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慶鑫堯問道:“可是萬一要是賠了呢?”

“鑫堯哥哥,你見過先生做什麼生意賠錢了?”九公主撇嘴問道。

“這倒是,我忘了先生號稱小財神,做什麼都賺錢。”慶鑫堯笑著回答。

“兩位覺得我的想法如何?”金鋒問道。

“本宮也說不準,商賈們都很小心,先生你越這樣,他們可能越覺得不靠譜。”九公主說道:“短期內,生意可能不會太好,先生不要灰心。”

“放心吧,不會的。”

說到這裡,金鋒突然問道:“殿下,要不然你存筆錢進來,做我的第一個客戶,就當支援一下我的錢莊?”

“彆人不知道,先生還不知道麼?”九公主苦著臉說道:“本宮哪裡還有錢?”

“沒關係,我可以給殿下開個戶,然後我對外說殿下在我這裡存了三萬兩銀子,殿下彆戳破就行了。”金鋒笑著說道。

“先生,還是你精明啊!”

九公主頓時明白了金鋒的目的。

他這是要用自己的名氣來招攬生意。

皇女的身份還是非常有用的,連公主都在金川商會存錢,可以瞬間把商會的信用等級提升幾個層次。

九公主點點頭,算是同意了金鋒的提議。

“慶大人,要不您也存點?”金鋒又笑眯眯看向慶鑫堯。

“先生的錢莊真的不要經手費?”

相比九公主的無奈,慶鑫堯倒是顯得非常心動。

慶家每年都會有大筆銀子進賬,也有大筆銀子支出。

來來往往用銀票兌換銀子,每年的手續費都不是小數目。

“當然,絕不收取任何經手費!”金鋒趕緊保證。

“那行,我府裡的金銀加起來,應該有五六萬兩,你什麼時候準備好了,派人去搬吧,都存你商會!”慶鑫堯豪爽說道。

“慶大人這麼相信我嗎?”金鋒愣了。

他以為慶鑫堯會存個幾千兩意思一下,誰知道直接讓人去他家搬銀庫。

“對先生我有什麼不放心的,”慶鑫堯說道:“銀子放在我手裡,隻能堆在庫房生鏽,不如交給先生。我相信先生拿著這筆錢,肯定能賺到更多錢!”

“多謝慶大人信任!”金鋒朝著慶鑫堯拱拱手。

不得不說,能做州牧的人果然不簡單。

慶鑫堯說話做事,都非常大氣。

三人又閒聊一陣,一個鏢師匆匆上山。

“先生,不好了,威勝軍的兩個兵從小黑屋出來,都癔症了,孟將軍讓我叫您快點下去看看。”

“癔症了?”金鋒眉頭微皺。

他知道毫無準備的人,第一次被關小黑屋,會比較難熬,所以冇敢把兩人關太久,隻關了兩天,就怕他們扛不住。

誰知道結果還是出事了。

不過癔症了是什麼意思?

金鋒快步下山。

九公主和慶鑫堯對視一眼,也跟了下去。

慶鑫堯一邊走,還一邊問道:“舞陽,小黑屋是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