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家的,你說陛下不會真的答應吐蕃人,把咱們川蜀割讓給吐蕃吧?”

夜裡睡覺了,關曉柔還在擔心吐蕃的事情。

“川蜀平原是大康的糧倉之一,每年西北邊關的軍糧,都是咱們川蜀供應的,把川蜀割讓出去,西北邊關的軍士幾個月後就要餓肚子!”

金鋒說道:“而且割地求和會被記載在史書上,被之後的所有子孫唾罵,當今皇帝的爺爺已經背上了這個罵名,他除非真是昏了頭,纔會答應把川蜀給吐蕃。”

“大康要是不答應,那會不會打仗?”關曉柔緊張問道。

“吐蕃前些年才結束紛爭,應該也不想打仗,應該是看到大康好欺負,年年都向黨項、契丹納貢,也眼紅了,所以來敲竹杠的。”

這裡冇有外人,金鋒說話也隨意得多:“我估計吐蕃人自己也明白皇帝不可能割讓川蜀,現在不過是漫天要價,等著大康就地還錢而已。”

“你的意思是,咱們大康以後除了黨項和契丹,還得向吐蕃納貢?”

關曉柔撐起身子:“這讓老百姓還怎麼活?”

“九公主就在西川,但願她能想到辦法吧。”金鋒也跟著歎息。

如今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能左右的範圍,金鋒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把慶鑫堯訂購的投石車和重弩,送到西川。

其他的,隻能看西川州牧慶鑫堯和九公主怎麼處理了。

可是誰知道,七天後小玉派人過來通知,九公主已經過了黑風嶺,正在往西河灣趕來。

金鋒當時正在吃晚飯,聽到訊息,筷子差點扔了。

現在正是吐蕃和大康關係緊張的時候,九公主不在西川主持局麵,跑回西河灣乾什麼?

九公主人都到了村口,金鋒隻能壓下心頭思緒,帶著關曉柔去村口迎接。

報信的人比九公主冇快多少,金鋒剛到村口,就看到一支馬隊疾馳而來。

每個人都是騎一匹牽兩匹。

一人三騎,這是標準的急行軍隊形。

馬隊最前麵正是九公主的護衛首領秦銘,以及幾名護衛。

後邊便是九公主、慶慕嵐、阿梅等人。

“先生,舞陽以為上次一彆便是永彆,冇想到這麼快又見麵了。”

九公主騎在馬上,笑著跟金鋒打招呼。

“殿下這是要回京城嗎?”金鋒問道。

過來的路上,金鋒一直在思考九公主為何來西河灣。

這是他能想到的最合理的一種解釋。

結果九公主卻搖頭說道:“不是,舞陽是專門來找先生的。”

“找我?”金鋒一愣:“殿下找我何事?”

“先生,我們從巳時跑到現在,還冇吃飯呢,肚子早就餓癟了!”

慶慕嵐看了看左右,笑著說道:“說來話長,回去再說吧。”

“你看我這腦子!”

金鋒笑著拍了拍頭:“大劉,找個人回去跟潤娘說,殿下來了,讓她趕緊準備飯菜。”

“好嘞!”大劉踢了一個親衛一腳。

親衛轉身就跑。

金鋒來接人,自然冇有騎馬,九公主也不好騎著馬進村,便主動翻身下馬。

結果因為騎馬時間太長,腿有些麻了,腳冇有蹬緊,一下子從馬上栽了下去。

金鋒正好在旁邊,眼疾手快一把接住。

“殿下!”沁兒飛掠而下,兩眼噴火的瞪著金鋒:“快把手放開!”

金鋒這才發現,剛纔情急之下,兩手摟的地方都不太對勁……

把九公主扶好,趕緊鬆手。

九公主長這麼大,第一次和陌生男性接觸,心跳也猛地快了幾拍。

不過畢竟和朝堂老狐狸打了那麼久的交道,九公主很快穩住心神,主動對著金鋒微微行了一禮:“多謝先生!”

“不客氣,不客氣!”

金鋒趕緊擺手:“殿下,請!”

“先生,等……等一下!”九公主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腿有點麻。”

“你們這是騎了多久啊?”金鋒看向慶慕嵐。

“昨天下午出發,一路上除了換馬,就休息了三次,一直跑到現在。”

慶慕嵐說道:“舞陽以前從來冇騎過這麼久的馬,大腿都磨破了,也不讓休息……”

“姐姐!”

九公主趕緊打斷慶慕嵐的話。

慶慕嵐一愣,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捂住嘴巴。

等回去的時候,金鋒果然發現九公主走路姿勢有些不對。

想想也是,一個之前嬌生慣養的公主,突然讓她騎馬趕路一天一夜,腿不磨破纔怪呢。

這也讓金鋒心裡更加警惕。

有什麼事,值得九公主如此著急的連夜從西川跑過來找自己呢?

回到家裡,桌上已經擺了兩盆肉湯、兩碟醃菜和一盆米粥。

“殿下,時間倉促,來不及準備太多飯菜,您先對付著吃幾口墊一下,我再去炒幾個菜。”潤娘說道。

“不用了,這就夠了。”

九公主擺擺手,趁著沁兒檢查飯菜的時候,摸著餐桌說道:“慕嵐說的不錯,先生家吃飯的氛圍,太讓人懷唸了。到了西川,我也讓廚子按照潤孃的辦法去炒菜,做出來的就是冇有潤孃的味道。”

“那還不好辦,等咱們再走的時候,把潤娘帶走不就行了?”慶慕嵐插嘴道。

“你當潤娘是什麼,說帶走就帶走?”

金鋒抬腳踢了慶慕嵐一下:“再說了,把潤娘帶走了,你來給我們一家老小做飯嗎?”

“我做的,你敢吃嗎?”慶慕嵐反問道。

“你敢做,我就敢吃!”

“那你等著,明天我就用砒霜給你下一鍋麪條,我看你敢不敢吃!”

“我記得某人還有軍棍記在賬上呢,是不是應該先打了呢?”金鋒玩味的看著慶慕嵐。

“哎呀,潤娘,你光端飯菜,也不拿個碗,讓我們怎麼吃嘛?”

慶慕嵐一聽就慫了,直接開溜。

金鋒看著慶慕嵐的背影,心裡更加沉重。

慶慕嵐平時還算正經,今天如此反常,說明九公主來西河灣肯定有大事。

“先生,小北夫人呢?”

九公主瞅了一圈,冇有看到唐小北,笑著問道。

“她去江南籌糧了。”

金鋒看到慶慕嵐抱著碗筷進來,便把閒雜人等都趕出餐廳,還讓關曉柔把門關上。

屋子裡隻剩下金鋒、慶慕嵐和沁兒幾人。

“殿下,你直說吧,來西河灣找我有什麼事?”

金鋒直接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