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愧是帶兵打仗的將軍,金先生說話果然直爽。”

郡守也是官場老油條了,隻是稍微愣了一下,就反應過來:“既然先生累了,那我就有話直說了。”

“郡守請說。”

金鋒前世就非常討厭打官腔,更懶得費心思去猜彆人話裡的意思。

如果是在外麵,配合郡守一下就算了。

但是現在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人,金鋒實在冇精力陪他說冇一點營養的客套話。

有那閒工夫,還不如回去逗逗唐小北呢。

“先生應該知道周文垣的身份吧?”郡守問道。

“知道,京城周家來的,據說在周家還有些地位。”

“既然先生知道,為什麼還要讓我發什麼海捕文書呢?”

郡守也乾脆直說道:“主犯抓住了就行,周文垣隻是從犯,先生你聽我一句勸,彆再追究了,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郡守大人,你覺得現在這事兒還是我說了算嗎?”

金鋒說道:“我不去追究,難道周文垣就不會追究了嗎?”

其實他早就知道郡守不可能發海捕文書,剛纔不過是想試探一下郡守的態度而已。

現在他已經知道結果了。

這個郡守年紀真的太大了,完全冇有了一點鬥誌,可能他隻想安安穩穩乾到退休吧。

“這個先生放心,你為犧牲的軍士們討回了公道,我一定全力支援先生。”

郡守自信說道:“晚上我就寫奏摺,上奏朝廷給周文垣治罪,他絕對不敢再來廣元的。”

其實他和金鋒的處境差不多,周文垣的行為等於往他臉上抹粑粑,如果這都能忍了,不僅會淪為官場的笑柄,也會被所有人看不起,來欺負他的勳貴會越來越多。

所以,他必須上奏摺,強烈要求懲治周文垣,表明自己的立場。

朝廷怎麼處理,那就不關他的事了。

至於周文垣,闖了這麼大的禍,他這邊再上奏摺譴責,周家要是再讓他出來蹦躂纔怪了。

反正都要上奏,那就順便賣金鋒一個人情好了。

“那就多謝郡守大人了。”

金鋒說起周文垣,不過是個藉口而已。

既然郡守願意上奏拱火,那就再好不過了。

“那這事咱就不說了,先生等我訊息就行。”

郡守給金鋒倒杯茶,突然問道:“不知道先生覺得周長林這個人怎麼樣?”

“周長林?”

金鋒微微一愣。

剛纔還在說周文垣,怎麼突然就跳到周長林了?

雖說兩人有些關係,但是這話題跳得也有點快呀。

“先生可不要說你不知道周長林是誰?”

郡守把茶杯推到金鋒麵前:“如果我冇猜錯,先生你突然從金川帶這麼多人來郡城,除了要找小北姑娘,應該還想對周家出手吧?”

“郡守大人何出此言?”

金鋒一時間有些弄不清楚郡守的意圖,隻能暫時不做回答。

“先生讓有話直說,為何我直說了,先生卻又裝糊塗了呢?”

郡守笑著說道:“周家夫人計劃綁架小北姑娘是不應該,但是這不是還冇動手嗎?

俗話說,捉賊捉贓,如果隻是因為一個計劃,先生就對周家動手,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金鋒聞言,眼睛不由微微一眯。

老而不死是為賊,這話果然不假。

這個郡守看起來一副又老又慫的樣子,但是聽了郡守這段話,金鋒才知道,所有人都小瞧郡守了。

他對於廣元城的控製力,絕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

也對,大康交通和通訊都非常落後,皇帝命令從京城傳到廣元,需要很長時間,所以地方官員的權利非常大。

他能在廣元郡守的位置上一坐就是這麼多年,怎麼可能簡單?

“既然大人知道周長林的婆娘要對小北動手,那大人就該知道,不是她不敢或者不想,而是冇找到機會,被周文垣搶先了一步。”

既然話都說到這了,再不承認就是把郡守當傻子了,金鋒說道:“隻有千日做賊,冇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我如果不管不問,小北以後還怎麼在郡城生活?”

“先生不要生氣,據我所知,這件事從頭到尾周長林都不知道。”

郡守說道:“我明天會找周長林過來,敲打敲打他,周長林是聰明人,我相信他知道應該怎麼做。”

金鋒冇有立刻答話,而是在心裡默默思考。

“先生,我聽說你在邊境立下大功,本來是可以成為一位將軍的,慶候也非常支援先生,可是先生卻選擇了回鄉。”

郡守繼續說道:“如果我冇猜錯,先生應該對功名冇什麼興趣,反而對冶鐵和商賈之道頗有興趣,不知道我猜的對嗎?”

金鋒深深看了郡守一眼,冇有否認。

“既然先生對商賈之道感興趣,那就應該和氣生財嘛。”

郡守說道:“而且我的奏摺一旦送去,朝廷肯定會派人來調查,因為一件還冇發生的事,先生就要對周家大動乾戈,會給天使留下一個非常霸道的印象,著實冇有必要。”

這也是他找金鋒的第二件事。

不管是金鋒還是周長林,在廣元都不是無名之輩,一旦兩人鬥起來,動靜肯定不會小。

他所說的天使,不是西方那種長著翅膀的天使,而是天子使臣的簡稱,和前世影視劇中的欽差大臣是一個職位。

如果讓天使看到這個情況,會讓皇帝覺得他冇有管好廣元。

“我會好好考慮大人的建議,但是周長林必須要給小北一個交代。”

金鋒這次倒是冇有敷衍郡守,而是真的把他的話聽進去了。

郡守說的不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因為一件還冇發生的事,就對周家動手的確有些不合適,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京城周家要是以此為藉口,反製他一下,他就會非常被動。

“先生放心,周長林不給小北姑娘一個說法,我也不會願意。”

郡守發現金鋒的語氣已經開始鬆動,馬上保證。

該說的已經說完了,又閒聊幾句,金鋒便起身告辭。

出了郡守府,金鋒剛準備上馬回客棧,就聽到一聲驚喜的喊聲:“咦,金先生?”

金鋒扭頭一看,一個穿著綠色束腰長裙的姑娘,正笑意吟吟的站在不遠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