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頭轉彎處,出現一頂轎子,一群手持長矛的府兵氣勢洶洶的跟在後邊。

老百姓紛紛露出畏懼之色,讓到道路兩側。

“保護先生!”

大劉趕緊帶著老兵護在金鋒兩側。

阿梅也不露聲色的貼到慶慕嵐馬邊。

“二叔,救我!”

母老虎原本耷拉著腦袋,看起來已經不行了,可是看到轎子,馬上滿血複活,扭動掙紮著嘶喊。

轎子打開,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鑽了出來。

“二叔,你得給我做主啊!”

母老虎哭得撕心裂肺。

“霜兒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們碎屍萬段!”

一看到母老虎被人吊在樹上,裙子都被抽破了,郡守眼睛當即就紅了:“來人,快去把霜兒放下來。”

幾個府兵趕緊跑向母老虎。

然而就在此時,金鋒卻橫移幾步,擋在母老虎身前。

老劉趕緊帶著老兵跟上,冷冷盯著府兵。

老兵們都是經曆過戰火的洗禮,最近又接連滅了幾夥土匪,身上的氣勢完全不是一群隻知道在郡城耀武揚威的府兵能比的。

幾個府兵都被鎮住了,紛紛停下腳步,扭頭看向郡守。

“小子,本想著讓你多活一會兒,救下霜兒後再慢慢炮製你,既然你急著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郡守咬牙看了金鋒一眼,怒聲喝道:“肖都尉,還不帶人把這些謀逆造反的惡人拿下!”

“謀逆造反?好歹毒的心思!”

金鋒聞言,眼睛不由眯了起來。

在封建時代,謀逆造反是最嚴重的罪行,是要株連九族的!

郡守上來就把這個大帽子扣到他頭上,已經不是想殺人那麼簡單了,而是要誅殺九族!

“是!”

一個穿著盔甲的小將領立刻一揮手,集閤府兵!

“結陣!”

大劉一聲令下,老兵們立刻組成戰鬥陣型。

四個老兵手持長刀在前,剩下的端著弩弓在後。

“他們有弩弓!”

郡守一看到弩弓,臉色猛地一變,下意識躲到家奴後邊,鞋都跑掉了一隻。

最前麵的幾個府兵更加不堪,直接嚇得抱著腦袋衝到圍觀的百姓群中。

不是郡守太膽小,而是大康的社會太亂了,很多活不下去的百姓會選擇鋌而走險,在死前拉一個當官的墊背。

兩年前,隔壁郡城郡守的兒子在街上擄走一個少女,少女的四個哥哥就趁著郡守一家外出赴宴的時候,當街砍殺了郡守一家。

一時間,周圍的官員都成了驚弓之鳥,看到弩弓,郡守能不怕嗎?

“肖都尉,你還愣著乾什麼,快動手啊!”

穩住心神之後,郡守終於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氣急敗壞喊道:“如果有人反抗,就地格殺!”

“是!”

肖都尉其實心裡也有些犯怵,但是郡守下令了,隻能硬著頭皮驅使府兵上前。

“不問青紅皂白就下令就地格殺,郡守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金鋒冷聲喝道:“有膽量你就彆躲在後邊,站出來說話!”

“你一個謀逆作亂的賊子,不配與老夫說話!”

明知道有弩弓瞄著,郡守纔不會出來呢。

“不配與你說話?”

金鋒冷笑一聲,從懷裡掏出一塊令牌揚了揚:“郡守大人再看看,我現在是否有跟你說話的資格?”

郡守眯起眼睛,順著家奴的胳肢縫看過去。

當看清令牌上的文字和花紋時,郡守的瞳孔猛地縮成了針尖。

作為郡守,他一眼就明白了令牌的含義。

“這下完蛋了,金鋒怎麼會是勳貴?”

郡守心亂如麻。

是的,來之前他就知道了金鋒的身份,但是卻一點也冇放在心上。

金鋒寫的幾首詩,被老百姓奉為神作,卻不會有當權者喜歡。

所以他明白,金鋒就算再有才華,這輩子也不可能當上什麼大官。

自古以來,有才而不被重用的人太多了。

碾死一個賤民,對於他這個郡守來說再簡單不過了,隨便找個藉口就行了。

可是他萬萬冇想到,金鋒竟然會是個貴族!

按照大康律例,地方官府是冇有權利抓捕審判貴族的。

如果這件事金鋒不占理,也就罷了,他可以上奏朝廷。

可是他太清楚自家侄女的性子了,而且來的路上也瞭解了事情經過,知道這件事自家侄女不占理。

如果金鋒想要追究的話,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不過知道金鋒的身份不是亡命之徒後,他倒是不擔心金鋒會無端射殺他了。

穿上鞋子,從家奴身後走了出來。

“現在我有資格跟你說話了嗎?”

金鋒冷笑著問道。

“先生,這都是誤會……”

自己最心疼的侄女還在對方手裡,郡守隻能陪著笑臉說話。

“誤會?謀逆大罪也是誤會?”

金鋒的眼神變得淩厲起來。

“真的是誤會,您不知道,前段時間有一夥匪徒闖進了城外的秦家莊,殺了十多個無辜百姓。”

郡守說道:“據當地的百姓說,匪徒行凶的時候都騎著馬,剛纔我一看先生你們這麼多人,還個個騎馬帶刀的,就誤把各位當成那夥凶人了。”

郡守可以說是一方要員,金鋒這個男爵隻有個貴族的身份,冇有任何實權,也奈何不得對方。

金鋒也明白這點,懶得跟郡守掰扯這個問題,擺擺手說道:“既然郡守大人都說了誤會,那大人就請回吧。”

“謝謝金先生了,本官素來喜歡有才華的讀書人,你的那幾首詩寫得都很好,回頭有空去我府上,咱們一起討論討論。”

郡守也不想把事情鬨大,拱了拱手,準備去親自動手把母老虎解下來。

可是剛走了兩步,就又一次被金鋒側身擋住了。

“金先生,你這是何意?”

郡守臉色一冷,語氣也有些不快。

“郡守大人,我隻是說你可以回去了,冇說她!”

開玩笑,要是這麼簡單就讓郡守把人帶走了,他還等這麼長時間乾什麼?

那一鞭子不也白捱了嗎?

“金先生,霜兒不知道先生身份,衝撞了先生,是她不對,可是你已經教訓過了,還想怎麼樣?”

郡守皺眉問道。

在他看來,他已經很給金鋒麵子了,金鋒卻有些得寸進尺。

【作者有話說】

晚上還有兩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