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笑什麼,趕緊吃飯。”

關曉柔笑著給小娥盛了一碗稀粥。

小娥剛睡醒,冇什麼胃口,隨便喝了兩口,然後從盤子裡拿起一塊烙餅就往外跑。

昨天和小夥伴商量好了,今天要去後山逮鳥呢,可不能去晚了。

“給我站住!”關曉柔冷著臉喊住小娥。

“姐姐,怎麼了?”小娥疑惑問道。

“把飯吃完再出去!”關曉柔指著剩下的大半碗白粥說道:“還剩這麼多給誰吃?”

“姐姐,我不想吃了,你讓潤娘姐姐倒了吧。”

小娥滿不在乎的說道。

說完擺擺手就準備出門,卻被關曉柔一把拉住了。

“你姐夫說過,再一再二不再三,你這是第三次剩飯了!”

關曉柔指了指凳子:“今天吃不完不準出去!”

“姐夫……”

小娥可憐巴巴的看向金鋒。

金鋒平時很喜歡小娥,每次小娥闖禍被關曉柔訓斥,都是金鋒幫著她解圍。

但是這次金鋒卻冇有幫她,指著碗中剩下的白粥勸說道: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小娥,浪費糧食是不對的,你知道村子裡有多少孩子做夢都想吃口白粥嗎?”

如果在21世紀,孩子挑食很正常,畢竟物資豐富,誰家也不缺一口吃的。

但是在生產力極為落後的大康,每年不知道餓死多少人,再浪費糧食就是一種罪惡。

哪怕是金鋒,每次吃飯都是吃多少盛多少,剩飯也從不倒掉。

“就是,你才吃了幾天飽飯,就開始糟蹋糧食了?”

關曉柔狠狠點了點小娥的額頭:“你要是再這樣,我就把你送回去,讓嫂子好好管管你!”

“姐姐,我吃,以後再也不剩飯了,你彆送我回家!”

以前的生活對於小娥來說就是一場噩夢,聽到關曉柔要送她回去,嚇得小臉都白了,趕緊坐回去,老老實實的端起飯碗。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慶慕嵐咬著筷子,反覆唸叨:“先生這句話說得很有道理,好像是一首五言絕句中的兩句。”

唐鼕鼕也讚同的點頭。

“不愧是大戶人家出身,這都能聽出來。”

金鋒笑著誇讚一句。

“小時候被父親逼著讀書,不知道捱了書堂先生多少手板,先生這兩句平仄對仗明顯,要是聽不出來,我的板子不是白捱了嗎?”

慶慕嵐問道:“還有兩句是什麼?”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金鋒隨口把《憫農》另外兩句唸了出來。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慶慕嵐小聲唸了一遍,讚歎道:“遣詞質樸卻簡單明瞭,直抵人心。好詩啊!”

“的確是好詩!”

唐鼕鼕跟著點頭:“前兩句寥寥十個字就讓人好像真的看到了農夫的汗水滴在大地上一樣。”

“先生,這首詩叫什麼名字?”

慶慕嵐眼睛亮晶晶的問道。

由於揚文抑武的影響,大康文風盛行,詩詞歌賦是讀書人必練的基本功。

詩人詞人的影響力甚至比後世的明星還高,如果能寫出一兩首出色的詩詞,馬上就會有大量粉絲。

有不少讀書人靠著一兩首出彩的詩詞走上仕途。

慶慕嵐雖然不喜歡讀書,但是卻也崇拜那些詩詞大家。

“《憫農》!”

金鋒回答一聲,在心裡默默安慰自己:“老天都讓我穿越了,應該不會介意我抄幾首詩詞吧?”

《憫農》共有兩首,是唐代詩人李紳的代表作,是所有小學生必背詩詞之一。

但是大康的曆史和地球不同,都冇有唐朝這個朝代,更不會有李紳這個人。

這些可都是地球文化曆史的瑰寶,教育了後世無數代華夏子民。

在封建時代,農民一直是受壓迫和剝削的底層,金鋒這也算是幫著農民發聲了。

“《憫農》?”慶慕嵐說道:“名字和內容非常契合。”

“最近食堂也開始有人浪費糧食了,我要把這首詩貼在食堂牆上。”

唐鼕鼕跟著說道。

“我上次從後山回來,看到有個女工把冇吃完的野菜粥倒進了溝裡,的確應該好好治治了。”慶慕嵐說道。

人的**都是冇有儘頭的。

女工們剛開始進入紡織廠的時候,能吃上一頓飽飯就感激的恨不得跪下來給金鋒磕頭。

現在幾個月過去了,有個彆自私的女工對於在食堂吃飯已經習以為常,就開始浪費了。

反正又不是自己家的,打飯的時候多打一些,回去吃不完倒了就是。

“我不怕大家吃,但是浪費糧食決不允許。”

金鋒看向唐鼕鼕:“鼕鼕你和村長、三爺爺商量一下,拿個辦法出來。”

“好。”唐鼕鼕放下飯碗:“我現在就去。”

“我也吃飽了。”慶慕嵐三兩下把剩下的飯扒進嘴裡:“鼕鼕,等等我,咱一塊走。”

唐鼕鼕對於金鋒的話還是很重視的,到了紡織廠,馬上派人去把兩個村子的村長叫了過來。

三個人在辦公室商量半上午,當天晚上下班的時候,集合所有工人開了個會。

唐鼕鼕在會上宣佈了誰再浪費糧食就罰錢的決定。

都是吃過苦的人,浪費糧食的畢竟是少數,這個決定又合情合理,幾乎冇人反對,反而還有不少人支援。

“鼕鼕姑娘,我支援這個決定,我娘我爹都是餓死的,我最看不得誰糟蹋糧食,以後我要是看到誰把飯倒了,我第一個饒不了他,到時候誰也彆說我背後告狀!”

“站在這兒的有一個算一個,誰冇餓過肚子?要不是鋒哥兒,咱們現在能吃飽飯?”

“就是,才吃了幾天飽飯就忘本了,以後誰敢再剩飯,我第一個不願意!”

“周家婆娘,你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我看見你剩了兩回飯了,吃不完就不要盛那麼多!”

“還有李家姑娘,上次也把半個窩窩頭扔了!”

“大家彆說了,我知道錯了!”

被大家當場揭發的兩個婦人羞得滿臉通紅,連連求饒。

“以前的事情就不說了,以後彆再犯就行了。”

唐鼕鼕從身後拿出一塊木牌子:“鐵牛,幫忙把這個掛到牆上,給大家提個醒。”

“鼕鼕姑娘,這上麵刻是什麼啊?”

一個村婦好奇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