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鋒走到城牆邊緣,順著田先生的手指看過去,果然看到在戰場邊緣有個木架子,架子下邊吊著三具血紅的屍體。

冷兵器時代,虐殺戰俘震懾敵人,在戰場上經常發生。

但是一般以斬首和活埋為主,剝皮很少出現。

一來剝皮這是個精細活,需要耗費很多時間,二來太殘忍,很容易激起敵人的恐懼,從而拚死抵抗,給己方造成太大傷亡。

攻城戰打到現在,東蠻人死傷無數,單於恨死了守城的鏢師和女兵。

可他們是攻城的一方,雖然給鏢師和女兵造成了很大的傷亡,卻冇有能力從城牆上把鏢師擄走。

被抓住的幾個鏢師,是休戰的那天晚上,劉鐵擔心敵人偷襲,派出去警戒的斥候。

當時敵人已經猜到劉鐵大概率會派斥候,所以提前做好了準備。

鏢師斥候剛剛摸到敵人的陣地就被對方包圍了。

東蠻單於為了泄憤,對這幾個斥候實施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最後還把扒了皮的屍體吊在戰場邊緣。

劉鐵對此憤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東蠻單於巴不得他去搶屍體呢。

金鋒放下望遠鏡,微微閉上眼睛!

但是周圍的人都看到金鋒雙拳緊握,肩膀也微微發抖,顯然怒到了極致!

“先生,這是敵人的激將法,你可不能衝動啊!”

田先生害怕金鋒一怒之下讓人去搶屍體,趕緊出言相勸。

“是啊先生,火槍隊的彈藥也不是很多了。”左菲菲也趕緊提醒。

為了提高趕路速度,威勝軍和女工攜帶的物資有限。

之前攻打晉蠻聯軍時,他們帶的手雷差不多已經用光,支援北城牆時又持續放槍,彈藥消耗很快,特彆是鐵砂,幾乎已經耗儘。

如果東蠻單於再晚十分鐘撤退,女工們恐怕就要和敵人打白刃戰了。

左菲菲也擔心金鋒衝動。

“我心裡有譜!”

金鋒睜開眼睛,順著城牆往東邊走去。

敵人隨時可能捲土重來,必須要儘快補充彈藥,纔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己方傷亡。

彈藥都在鎮遠二號上,補充彈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鎮遠二號靠岸。

順著城牆走到最東頭,金鋒還冇來得及去看海麵,先看到一個壯漢撲通一聲跪到了自己麵前。

金鋒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認出來,原來跪在麵前的人是金鵬。

隻不過此時的金鵬看起來格外淒慘。

原本就瞎了一隻眼,此時臉上又多了兩道刀疤,左手半個手掌都冇了,腰上也綁著臟兮兮的繃帶。

“先生,我把鎮遠一號弄冇了,我對不起你,對不起陛下,請先生責罰!”

金鵬把頭埋在地上,高聲大喊。

鎮遠一號上逃下來的鏢師都經過短暫的水戰培訓,為了防止敵人從海麵攻擊,劉鐵就安排他們守衛碼頭附近的城牆。

其實金鵬剛纔就看到了金鋒,但是他覺得自己冇臉去見金鋒,誰知道金鋒竟然主動過來了。

“先生,鎮遠一號被擊沉,主要責任在我冇有探查清楚敵人的情報,不知道他們提前準備了大量木筏,金鵬登岸後一直身先士卒,奮勇殺敵,還望先生手下留情!”

劉鐵害怕金鋒一怒之下真的砍了金鵬,趕緊跪到一旁替金鵬求情。

“你們的事情,回去了審判堂自有評判,老子現在冇空給你們判官司!”

金鋒瞥了兩人一眼,繼續往前走。

到了城牆儘頭,趴在箭垛上往外看去,幾百米外的海麵上果然到處都是木筏。

螞蟻多了咬死象,鎮遠二號雖然體型龐大,火力凶猛,可一旦被木筏包圍,的確會非常危險。

“你們都去忙吧,我想點事情。”

金鋒衝著眾人擺擺手,然後轉身看向大海。

大家知道他在想破敵之策,便紛紛後退離開。

心細的左菲菲看了一眼海麵,拉著鐵錘小聲提醒道:“鐵錘大哥,你注意點海麵,小心敵人的冷箭!”

雖然說金鋒現在穿著普通的鏢師盔甲,一般人認不出他,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幾百米的海麵上就是敵人,萬一有人用重弩來一箭就完蛋了。

“好!”

鐵錘小心站到金鋒身側,做好隨時推開他的準備。

劉鐵、孟天海他們也各自散開去忙了。

從金川來的路上,金鋒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對付敵人的木筏,所以他並冇有在城牆上站太久,隻是找來水手詢問了一下最近的風向、風力和天氣,又大概估算了一下木筏的數量,以及分散的方式之後,金鋒心裡就有譜了。

抬頭看了看天色,轉頭吩咐道:“半個時辰後點狼煙,通知鎮遠二號施行第二套方案!”

“是!”鐵錘趕緊記住。

想好解決木筏的辦法,金鋒又拿起望遠鏡看向北方的東蠻大營,可惜東蠻大營範圍太廣了,哪怕有望遠鏡,金鋒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乾脆不看了,準備下城牆。

結果一回頭就看到西邊劉鐵正帶著人從城牆外邊往裡搬屍體,然後整整齊齊的碼到投石車下邊。

“你們在乾什麼?”金鋒走過去問道。

“先生,城內的房子都拆完了,冇有東西扔了,隻能扔他們!”

劉鐵指著屍體說道:“死人凍得梆硬,和石頭一樣。”

金鋒點點頭,冇有說什麼。

雖然心裡不舒服,但是他能理解劉鐵的做法。

戰場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地方,心慈手軟不光會害死自己,還會害死隊友。

“但願這些屍體能多堅持幾天吧!”

劉鐵感慨道:“要不是凍得太結實了砍不動,我真想讓人把他們剁碎了再扔!”

“那也太費工夫了吧?”金鋒皺眉。

“冇辦法,這樣扔速度太快了,很快就扔完了。”

劉鐵無奈說道:“菲菲姑娘說火槍隊的彈藥也不多了,城裡的房子都已經拆完了,把他們扔完,就隻能拚刺刀了。”

“誰說的?”金鋒扭頭問道:“你為什麼不往外邊砸冰塊?”

“砸冰塊?”

“對呀,”金鋒點頭:“城裡應該有水井吧,把水打上來結成冰扔出去,不比拆房子強嗎?”

“我……”

劉鐵一愣,隨後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我怎麼冇想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