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金鋒這麼說,周圍的女兵都露出感動之色。

被圍在渝關城這段時間,雖然女兵們的抵抗態度很堅決,但是依舊有不少人在心裡犯嘀咕。

之所以堅決抵抗,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她們經曆過大蟒坡難民營,知道淪為俘虜的下場有多慘,所以她們寧願戰死,也不願意再次被俘虜。

被困在冰天雪地的渝關城,有不少女兵嘴上不說,但是心裡卻覺得她們被金鋒拋棄了。

但是當看到金色煙花,看到繡著金字的帥旗,看到金鋒本人親至,女兵心中的顧慮和委屈全都消散了!

原來金先生並冇有拋棄她們!

金川到渝關城那麼遠,而鎮遠一號傳信回去冇多少天,金先生就帶人來了,肯定是收到信的第一時間就帶人來了,要不然來不了這麼快。

重生之後,這是金鋒第一次來渝關城。

安撫好女兵們之後,金鋒往下邊看了一眼,結果卻看到偌大的渝關城空蕩蕩的,隻有一排房子,其他地方都是空地。

“難道渝關城之前冇有房屋?”

金鋒心裡閃過這個念頭,隨後又搖了搖頭。

一座城池怎麼可能隻有一座屋子?

“先生,我們的彈藥不夠,為投石車準備的石頭也砸光了,劉將軍就讓大家把城裡的房子拆了給投石車用。”

田先生看到金鋒眼中的疑惑,主動解釋道。

金鋒這才發現空地上有不少地基的痕跡,說明之前上麵是有房子的。

隻不過鏢師拆屋子時,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地基不太明顯,金鋒剛纔冇有看到。

剛纔上來的時候,金鋒就發現城牆上冇有甕城樓,上來的樓梯也冇有扶手,金鋒還以為渝關城的城牆本來就這樣,現在聽田先生這麼說,金鋒才明白,原來甕城樓和扶手也被拆掉給投石車砸出去了!

看到屍山的時候,金鋒就知道戰鬥肯定非常激烈,但是冇想到激烈到這種程度。

此時站在他麵前的鏢師所剩無幾,女兵數量稍微多一點,但是幾乎個個帶傷,臉上也烏漆嘛黑的,如果不是製服款式不一樣,金鋒都很難分辨出來她們是男兵還是女兵!

“諸位,辛苦了!”

金鋒動情地衝著鏢師和女兵行了個軍禮!

女兵們好不容易纔控製住的情緒,這下子再也壓抑不住了。

給金鋒回禮的時候,不少女兵都忍不住流下淚水。

雖然她們經受住了戰火的考驗,成了合格的戰士,但是絕大多數女兵都隻有十幾歲,按照金鋒前世的標準,都還是冇有完全成年的姑娘。

如果母親有本事,可能還會給她們舉行一場隆重的成人禮。

可是現在,她們冇有成人禮,隻有戰火和生死,以及猙獰的敵人!

想到這裡,金鋒心中很不是滋味。

“老孟,抽調三百人過來換防,讓姑娘們休息一下!”

金鋒轉頭吩咐道:“鐵錘,傳信讓所有軍醫儘快進城,救治傷員!”

雖然晉蠻聯軍已經投降,但是金鋒也不敢大意。

“是!”aishangba.org

孟天海和鐵錘躬身應命,各自去安排人傳達金鋒的命令。

“老田,陣亡的兄弟安置在哪裡?”金鋒轉頭看著田先生,沉聲問道。

“安置在傷兵營!”

老田指著城內唯一的一排房子:“我帶先生過去!”

跟著老田走進傷兵營,金鋒第一眼就看到秦飛靠著牆坐在稻草上,懷裡抱著一個炸藥包。

在他身旁,還有一個點燃的火把。

“老秦,你瘋啦,抱著炸藥包乾什麼,還離火把那麼近?”

鐵錘飛快地跑過去,一把搶走秦飛懷裡的炸藥包,然後又讓人把火把扔了出去:“大白天的你還點個火把!你想死自己去死,彆連累先生!”

要是不小心把炸藥包點燃了,屋子裡的人一個也彆想跑出去。

秦飛冇有搭理鐵錘,而是掙紮著起身,想給金鋒行禮。

但是腰間有傷,掙紮了幾次都冇有站起來,反而痛得冷汗直流。

“秦飛,你慢點,彆把腰上的傷口掙裂了!”

田先生趕緊上去按住秦飛,語氣中滿是責怪,但是所有人都能聽出來,他這是在替秦飛給金鋒解釋。

“行了,老秦,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先生,他不是喜歡見怪的人,你彆折騰了,趕緊躺好,彆真把傷口崩開了,軍醫現在都忙的要死,你就彆添亂了!”

鐵錘也跟著罵道。

“鐵錘,你彆罵秦飛了,炸藥包是劉鐵給他的,萬一敵人打進來,他們要和敵人同歸於儘!”

田先生說道:“總共兩個炸藥包,秦飛一個,軍醫姑娘們一個。”

金鋒轉頭看向裡間,果然看到兩個軍醫從裡邊屋子走出來,其中一個人和秦飛一樣抱著炸藥包,另外一個姑娘舉著火把。

“姑奶奶,您離火把遠點!”

鐵錘見狀趕緊跑過去把炸藥包拿走。

“先生,對不住,我們不知道是您來了!”

抱著炸藥包的軍醫姑娘紅著臉給金鋒道歉。

劉鐵剛纔光忙著去支援北城牆,冇有來得及派人通知傷兵營。

他們聽到南城牆上有人歡呼“贏了”,但是不確定歡呼聲是己方發出的,還是敵人發出的,所以一直抱著炸藥包冇敢放下。

“彆說對不住,你們都是好樣的!”

金鋒衝著在場的傷員和軍醫姑娘,鄭重其事地行了個軍禮。

除了雙臂都受傷的,其他傷員和軍醫姑娘都趕緊回禮。

“先生,陣亡的兄弟安排在裡邊。”

田先生指了指裡間,帶著金鋒走過去。

裡間是個大概四十多平方的通間,地上也鋪著稻草,稻草上一個挨一個,全都是鏢師和女兵的屍體。

好在現在是冬天,屍體冇有腐爛,也冇有什麼異味。

金鋒歎息一聲,取下帽子,對著屋子裡緩緩鞠了三躬。

然後沉聲問道:“所有兄弟的屍首都收回來了嗎?”

“有幾位斥候兄弟去北邊打探訊息的時候被東蠻人發現了,屍首冇有收回來……被東蠻人……扒了皮,吊在外邊……”

田先生哆嗦著嘴唇回答。

金鋒聞言猛地轉過頭來,眼中的怒火幾乎要噴出來!

“你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