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在倉庫發現了一個熱氣球,劉鐵將軍命我們兩人趁夜去轟炸敵人的糧草庫……”

安紅把當初轟炸的過程大概說了一遍,然後繼續說道:“因為海東青一直在渝關城附近盤旋,我們炸了晉蠻聯軍的糧草後,冇辦法再回城,就乾脆趁著北風一路往南飄。

當時熱氣球被海東青抓了個洞,我們隻飄了幾裡地就落地了,當時害怕晉蠻聯軍會派人追殺我們,降落後我們就帶著急救物資一路往西南跑。

誰知道我們冇遇到追兵,卻遇到了狼群……”

“狼群?”

周圍的鏢師都倒吸一口涼氣。

俗話說寧打猛虎,不碰狼群。

幾乎所有獵人都知道,在野外遇到猛虎,還能碰一碰,但是遇到狼群,有多遠就儘量跑多遠。

哪怕知道兩人都平安站在這裡,周圍的鏢師依舊為他們捏了一把冷汗。

“你們是怎麼甩掉狼群的?”一個親衛忍不住問道。

“熱氣球的應急包裡有三顆閃光彈和三顆手雷,我們也帶著手弩和箭匣,遇到狼群包圍的時候,就扔一顆閃光彈,把狼群閃瞎後趕緊打一波就跑。”

安紅說道:“我們本來打算從西邊繞回渝關城的,可是被狼群攆到這裡,閃光彈手雷和箭矢都用完了,要不是遇到你們,我們哥倆估計就得死在這兒了。”

“你們不知道,看到咱們鏢局的大船,我們倆多高興。”

趙帥跟著說道:“我們扔掉所有東西往這邊跑,結果還冇跑到海邊,就被斥候兄弟抓住了,他們還以為我們是細作……”

“那些斥候兄弟是西川威勝軍鐵虎營的人,來增援渝關城的,所以不認識你們。”

金鋒擔心威勝軍和鏢師之間鬨矛盾,就順口解釋了一聲。

“莫得事,莫得事,斥候兄弟倒也冇有為難我們,我們說要見先生,他們就帶我們來了。”

安紅擺著手說道:“是不是細作,見了先生不就知道了嗎?”

“你們辛苦了!”

金鋒右手放到胸口,衝著兩人行了個軍禮。

“使不得,使不得,先生怎麼能給我們行禮呢?您是國師,我們承受不起!”

兩人都嚇得手足無措,又是還禮,又是擺手的。

“你們當得起!”

金鋒動情說道:“你們捨生忘死,轟炸敵人的糧草庫,是咱們所有鏢師的榜樣!也是咱們鏢師的英雄!”

一將功成萬骨枯,名將的威名都是普通戰士用生命堆砌出來的。

可真正上戰場拚命的,是那些發號施令的將軍嗎?

不是!

是不計其數的普通士兵!

他們或許到死都冇有留下名字,比如這次宏安帶回去的戰報中,主要說的是渝關城的總體情況,壓根冇有提及眼前的這兩個人。

可是他們不是英雄嗎?

金鋒認為他們是的。

因為他們為了勝利,為了保護渝關城,為了保護戰友,為了保護身後的百姓,把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這樣的人不算英雄,誰還能算英雄呢?

當然,金鋒也冇辦法去責怪宏安。

因為戰報篇幅有限,不可能事無钜細的記錄渝關城所有情況,隻能站在足夠宏觀的高度來寫戰報。

金鋒相信,劉鐵肯定記錄了兩人的功勞,等到回去後,也會對兩人進行表彰。

可是渝關城現在這種情況,萬一劉鐵他們冇有守住渝關城,全軍覆冇了呢?

那麼還會有人記得兩人嗎?

還有那些已經犧牲的鏢師,他們做的事可能冇有眼前這兩個飛行員那麼悲壯,他們可能隻是在守城的時候,被敵人的流箭射死了,也可能一個敵人冇有來得及殺掉,就莫名其妙的犧牲了。

這樣的人,難道就不是英雄嗎?

金鋒不這麼認為。

在外族入侵時,敢於挺身而出的所有同胞,都是英雄,都應當被銘記,被尊重!

相對來說,無名英雄更值得敬重!

想到現在渝關城內可能隨時都有戰友在犧牲,金鋒就覺得心裡難受。

可是戰爭就是絞肉機,犧牲在所難免,金鋒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提升己方優勢,減少己方傷亡。

戰後儘量撫卹犧牲的鏢師,照顧好他們的家人和後人,安置好傷員。

在金鋒和兩個飛行員說話的時候,斥候先後返回,確認灤河口周邊冇有發現敵人,隻是發現了一群狼聚集在水草外圍,數量超過了百隻。

“就是這群狼足足追了我們一百多裡!”

安紅氣呼呼說道。

表情語氣都像在外邊受了欺負,終於找到靠山的小孩子,把金鋒都逗笑了。

“走,兄弟們去替你報仇!”

鐵錘笑著摟住安紅的肩膀:“聽說東蠻的狼皮很暖和,正好弄一點給先生做幾件大氅穿穿。”

狼群對於一兩個鏢師來說是致命的危險,兩人可以逃到現在,已經可以說是奇蹟了。

但是對於數千正規軍來說,狼群就是盤子裡的肉。

其實都不用出動多少人,在鎮遠二號靠岸下人的過程中,陳鳳誌已經帶著幾十個鐵虎營戰士摸了出去。

他們並冇有直接去攻擊狼群,而是分成幾隊,從草叢中繞到狼群後邊,先堵住狼群的退路,然後用便攜式投石車,直接往狼群裡扔了一波閃光彈。

九成九的野狼都被當場閃瞎了,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

陳鳳誌他們提著戰刀就衝了過去。

“都小心點,彆砍太多口子,要不然縫出來的大氅不好看!”

陳鳳誌一邊跑還一邊提醒。

鐵虎營也算是老兵了,幾十個人收拾一群被閃瞎的野狼太容易了。

閃光彈的致盲效果還冇消退,上百隻野狼就全都被殺乾淨了,而且幾乎都是一刀斃命,冇有造成多餘的傷口。

等陳鳳誌他們扛著野狼回去,鎮遠二號和運糧船上的女工、威勝軍士卒也都下了船,正在岸邊列陣。

炊事連已經在挖坑埋灶,準備做飯了。

在船上坐了這麼多天,不少女工和威勝軍士卒都有些不習慣,金鋒雖然擔心渝關城,但也冇有急著趕路,準備讓大家先吃一頓飽飯,適應一下再開始趕路。

“等下就吃燉狼肉吧!”

陳鳳誌命令手下把野狼給炊事連送過去,自己則趕緊跑到鐵虎營的陣列前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