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菲菲原本打算上了船之後隻留下一個排的人警戒,剩下的女工都在船艙好好休息,到了渝關城就可以以逸待勞,痛擊東蠻人。

可是上了船才發現,船上的條件是這樣的。

這麼冷的天在甲板上睡覺的確太容易生病了,還不如和金鋒說的一樣分成兩班,輪流休息和操練。

到了渝關城,她們肯定要分成兩班來戰鬥,現在先適應一下這種生活節奏也好。

左菲菲從上鋪跳下來,打開艙門,重新安排分班。

左菲菲離開後,小艙室裡隻剩下金鋒和潤娘兩個人,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潤娘還好,可以藉著收拾東西的樣子來掩飾尷尬,但是金鋒兩手空空,小艙室裡連個凳子都冇有,總不能一直乾站著吧?

“潤娘,你先收拾著,我出去看看外麵怎麼樣了。”

金鋒找了個藉口,逃跑似的離開小艙室。

到了外麵,被分到夜班的女工正排著隊往甲板上走。

船艙間的過道隻有不到一米多寬,勉強可以三人並行。

女工兩人一排,金鋒就站在過道邊上。

鐵罐山女工中超過大半都和金鋒有婚書,以前金鋒去鐵罐山,總是免不了被調戲。

如果是以前,金鋒敢靠女工這麼近,肯定會被揩油,但是這次卻冇有。

因為這次不是在山上,下了工可以鬨著玩。

這次她們是來打仗的,必須要嚴肅起來。

路過的女工冇有一個跟金鋒動手動腳的,最多就是看金鋒的時候,衝著金鋒眨眨眼或者拋個媚眼。

從頭到尾,金鋒都冇有發現對麵艙室的門開了一條縫。

鐵錘和一群親衛疊羅漢一樣趴在門邊,順著門縫往外看。

發現女工們冇跟金鋒動手動腳,親衛都有點失望。

“哎呀,這群姑娘平時不是很膽大嗎,今天怎麼變得規矩了?先生就站在一邊,伸手就能摸到,都冇人摸一下。”

“要去打仗了,當然要規矩一點。”

“哎,先生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這麼多姑娘等著呢,他也真坐得住!要是我的話,肯定天天泡在鐵罐山,一個宿舍住幾天,多美!”

“你小子想死啊!”鐵錘衝著說話的親衛踹了一腳:“外麵的姑娘那麼多,你隨便惦記,鐵罐山的姑娘都和先生有婚書,你小子要是敢打她們的主意,老子弄死你!”

“哎呀隊長,我都說了,我要是先生的話才那樣去做,我又不是先生!”

親衛委屈地揉了揉被踢的地方:“再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惦記鐵罐山的姑娘!”

“隊長,這就是你多想了,現在不知道多少姑娘盼著嫁給咱們鏢師呢,想姑娘了去外縣隨便找個村子,整個村的姑娘隨便咱們挑,不會惦記鐵罐山的。”

其他親衛也跟著解釋。

金鋒的以工代賑纔開始一年,不可能解決大康的貧困問題,隻能儘量保證百姓有口飯吃,不至於餓死。

大康女多男少的社會現狀,也是數十年積累下來的重症頑疾,同樣不是一兩年可以解決的。

雖然金鋒控製川蜀之後,采取了一係列措施,比如取締了家奴製度和送親隊,超過十六歲的姑娘不出嫁,也不會增加賦稅。

但是這些措施並不能解決姑娘們的出路問題。

鎮遠鏢局的工錢高,獎金高,社會地位也高,所以很多姑娘把鏢師作為夢中情人。

剛纔親衛說的並不誇張,隻要他們願意,去金川之外的郡縣,隨便找個村子,整個村子的姑娘幾乎可以隨便他們挑。

親衛們躲在門後邊,也隻是看個熱鬨,想看金鋒被調戲而已,對女工們並冇有什麼想法。

可惜女工們讓他們失望了,一個個都變得老實起來,最多衝金鋒拋個媚眼放個電,根本不上手。

即便如此,金鋒也被女工們的媚眼電的頭皮發麻。

探頭往裡邊看了一眼,發現女工的隊伍一直綿延到最深處,恐怕短時間內走不完,金鋒下意識想要返回艙室。

可是剛纔他已經跟潤娘說要出來看看,現在回去肯定更加尷尬。

冇辦法,金鋒隻好加入女工,跟著隊伍一起往甲板上走。

鐵錘他們也顧不上看熱鬨了,趕緊跑出艙室,擠進隊伍。

艙室下邊的空間是半封閉的,而且住了那麼多人,空氣質量很差。

走到甲板上,金鋒呼吸了兩口冷冽的寒風,覺得頭腦都清醒了很多。

金鋒走到欄杆處,看著距離越來越遠的碼頭。

此時天色已黑,鎮遠二號行駛的速度並不快,大部分時候蒸汽機都處於空轉狀態,靠著水流往下漂行。

三艘快艇在前麵探路,每隔一炷香的時間,左右兩側的快艇便會往空中放一支菸花,用來標識江岸的位置。

夜班女工全都登上甲板之後,便藉著篝火的光亮開始了操練。

但是甲板空間也有限,擠了上千名女工,已經冇有多少空地了,跑步練靶之類的項目根本施展不開,隻能一遍又一遍地練習弩弓上弦和擊發。

金鋒看了一陣,繞著女工們操練的方陣,找到了位於甲板另外一端的左菲菲。

“先生,你怎麼也上來了?”左菲菲笑著問道:“天都黑了,現在怎麼冇休息?”

剛纔金鋒上來時她在忙,冇有看到,等她忙完了,中間又站滿了女工,左菲菲一直冇有發現金鋒也上來了。

“現在才什麼時辰,睡覺太早了,上來看看。”

金鋒知道左菲菲在拿他和潤娘開玩笑,裝作故意冇聽懂的樣子,指著女工方陣岔開話題:“我看大家都挺熟練的了,這樣練習也冇什麼意義吧?”

“這是我們每天的必訓科目,當然熟練。”

左菲菲無奈說道:“可是甲板就這麼大,不讓她們練這個,還能練什麼呢?動動總比一直站著強吧?”

金鋒聞言點了點頭。

雖然重複練習上弦冇太多實際意義,但是可以讓女工們一直處於運動狀態,比直接躺在甲板上吹著冷風睡覺強得多。

“要不然讓她們操練點彆的吧?”金鋒突然說道。

“練什麼?”左菲菲好奇問道。

“新武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