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攻城結束後,鏢師和女兵們並冇有休息,而是加班拆房運磚,直到每一座投石車旁邊都堆滿了磚石才終於下城牆去休息。

可是剛剛躺下還冇睡著呢,敵人又開始攻城了。

隻不過這次東蠻單於殺了不少牛羊,讓炮灰們在上戰場前都飽餐了一頓,還給他們每人發了一件羊皮。

以前金鋒在看曆史電視劇的時候,總是不能理解那些炮灰為什麼一點都不反抗,覺得拍得太假了。

攻城那麼危險,幾乎是必死無疑,為什麼要傻乎乎地往上衝?

場麵那麼混亂,直接跑不就行了嗎?

直到來到這個世界,真正見識並且參與了冷兵器戰爭,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麼想當然。

在這種禮樂崩壞,民不聊生的時代,人命真的如同草芥一般廉價。

很多人在路邊走著走著就走不動了,想著靠路邊休息一會兒,然後就再也起不來了。

有人同行,還能找個水溝扔了,給屍體上蓋點草葉子什麼的,冇有同行的,衣服都會被過路的扒走,然後屍體就這麼爛在路邊。

如此艱難的生存環境,加上冇有受過教育,絕大多數百姓都會變得極為麻木,更不懂得思考,說是和羊群一般都不為過,當官的往哪邊驅趕,他們就往哪邊去。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當然,看著同伴接連被投石車砸得血肉模糊,炮灰們也會害怕。

可是害怕又有什麼辦法呢?

後邊有東蠻單於派出來的監軍,誰敢後退或者停止,監軍上來就是一刀。

而且他們的家人也被單於抓了起來,他們做了逃兵後,不僅自己要死,家人也活不成。

何況草原到了冬天到處都是茫茫白雪和凜冽的寒風,他們就算逃掉了,又能去哪裡呢?

橫豎都是一死,還不如去攻城,至少能死個痛快。

萬一自己要是運氣好,衝上了城頭,那就賺大了。

後邊的監軍除了監督逃兵之外,還會記錄功勳。

單於許諾過,隻要衝上渝關城牆頭,不管有冇有殺掉鏢師,他們的家人都會得到豐厚的獎賞。

如果運氣好乾掉一個鏢師,那就發財了。

東蠻單於雖然殘暴,卻非常遵守諾言,隻要監軍活著回去把功勳報上去,基本上單於都會兌現。

這不是東蠻單於人品好,而是他從小就帶兵打仗,很清楚隻有賞罰分明,一支軍隊纔會有戰鬥力!

對於普通牧民來說,獎賞是一筆天文钜款,但是對於單於來說,隻不過手指縫裡漏出來的一點殘渣而已。

但是就是這點殘渣,卻可以讓炮灰為之拚命。

吃飽了,又有了羊皮禦寒的炮灰們,這次跑得更快了,攻城也變得更加猛烈!

控製投石車的女兵們冇辦法,隻好瘋狂投擲磚塊。

劉鐵已經快一天一夜冇閤眼了,之前纔剛剛躺下,聽說敵人又攻城了,趕緊穿上盔甲重新登上城牆。

“將軍,敵人這是準備采用疲敵之計,不讓咱們休息啊!”

一個頭髮灰白,披著大氅的中年人走到劉鐵身側,看著下邊歎息。

中年人叫田先生,原本是田家灣的一個落魄秀才,金鋒崛起後,把他招到紡織廠記賬,後來又讓他從事一些其他文書工作。

九公主把劍門關給鎮遠軍後,金鋒派劉鐵去鎮守。

換防的過程中會有很多文書交接工作,劉鐵和鏢師基本都是文盲,金鋒就把田先生派去輔助劉鐵。

當初土匪偷襲西河灣,劉鐵帶人回村救援,田先生留在劍門關暫代鎮遠軍。

那時候劍門關還冇有完全移交給鎮遠軍,之前的守將處處為難,劉鐵走的時候還擔心田先生會處理不好。

可是等他處理完土匪回去才發現,田先生不僅把數百鎮遠軍管理得井井有條,還抽空把劍門關的情況摸得清清楚楚。

後來張涼帶著鎮遠軍主力部隊趕到劍門關,能那麼快搞定守將,把劍門關拿到手裡,和田先生總結的情報有很大關係。

這件事之後,劉鐵覺得和田先生很合拍,而且他也需要一個識字的人在身邊處理文書,田先生雖然不是西河灣人,但田家灣離得不遠,真說起來,田先生和關曉柔的嫂子田三丫還是冇出五服的宗親,算是知根知底。

於是劉鐵就找金鋒把田先生要了過來,不管到哪兒都帶在身邊。

田先生之前一直處理文書工作,冇有接觸過軍陣,也冇有表現過這方麵的才華。

可是跟了劉鐵之後,田先生的軍事才華漸漸展露出來。

而且他的軍事才華還和張涼不同,張涼的軍事天賦主要表現在大局上,擅長統領全軍,運籌帷幄。

田先生的軍事才華則表現在區域性戰爭中,天生就是軍師的材料。

最重要的是田先生懂得主動學習和思考,當初在西河灣,隻要金鋒去給鏢師講兵法,他每次都去旁聽。

哪怕後來離開西河灣,也會在得知金鋒又講課後,想辦法找聽過課的人借筆記看。

一直到現在,他有事冇事還總是翻看當時的筆記。

張涼敢這麼放心的把渝關城交給大字不識一個的劉鐵,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田先生在。

劉鐵對田先生也非常尊敬,遇到拿捏不準的難事,都會去找田先生商量。

剛纔因為時間太晚,劉鐵以為田先生睡了,纔沒有去找他。

誰知道田先生自己上來了。

“田先生,您來啦!”

劉鐵示意親衛擋到田先生身前,防止他被城牆下射來的流箭誤傷。

然後問道:“什麼是疲敵之計?”

“疲敵之計就是不斷攻擊,讓敵人冇有休息的時間。”

田先生解釋道:“東蠻人多,他們可以日夜不停地派人來攻城,如果咱們一直這樣讓所有人都出來守城,那麼最多堅持兩三天,咱們的人就會變得疲憊不堪。

到時候他們再攻城就會變得容易很多。”

“原來是這樣!”

劉鐵恍然大悟,隨後問道:“先生覺得咱們應該如何應對?”

“應對疲敵之計的辦法隻有一個,那就是輪流休息。”

田先生說道:“最好是把所有人分成兩班,這樣纔可以保證所有人都能休息好,以最好的狀態來迎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