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五很快就帶著親衛們離開,散落到各個鄉鎮去尋找鐵林軍老兵去了。

實踐是最好的練習方式,滿倉在渭州將作營乾了兩個多月,鐵匠的基本操作已經非常熟練了。

金鋒看了一陣,冇發現什麼問題就走了。

先是去了新蓋的院子看了一圈,然後又去了磚窯廠。

經過兩個多月的積累,河邊的空地上已經堆滿了磚頭,山腳下也憑空多出來兩個碩大的土坑。

這是挖土做磚坯,生生挖出來的。

此時土坑裡到處都是光著脊梁乾活的漢子,非常熱鬨。

村長站在土坑上邊監工,看到金鋒,趕緊迎了上來。

“兩個月冇見,劉叔看起來更精神了啊!”

金鋒笑著說道。

“這都是托了你的福。”

村長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以前一天隻能吃兩頓,還吃不飽,現在我和鐵子在磚窯這邊乾活,家裡三個女人在你家紡線,一天能吃三頓飽飯,有時候還能吃到肉,當然越來越精神了。

不光是我,你冇看到大家都比以前有力氣了嗎?”

“那就好。”

金鋒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指著河邊成片的磚頭說道:“看來大家這兩個月都冇閒著啊,做了這麼多。”

來之前他還在擔心,漢子們可能會趁他不在家偷懶,結果發現磚頭的數量比他預估的要高得多。

“這多虧你家的鼕鼕丫頭。”

村長說道:“你走後,她宣佈作坊和磚廠都不再按天算工錢,按做出來的東西多勞多得,鼕鼕每天都會帶著涼子來點一次數,給大家記賬。

這樣一來,大家都拚命乾活,比以前快得多了,我聽說作坊那邊還有人為了多乾一會兒,動手搶紡車的。”

金鋒聽完,嘴角不由翹了起來。

唐鼕鼕不愧經商世家出身,管理方麵的確有一套。

計件算酬的確是刺激工人的積極性最好的辦法。

“對了,你過來的時候,應該看到了吧,咱們村很多人院子裡都堆著磚頭。”

村長說道:“這個我得跟你說一下,這都是他們家裡的孩子去後山撿柴火來磚廠換的,鼕鼕那邊都有數。”

“劉叔,這個就不用說了,我還能不相信你?”

金鋒笑著說道。

“你信我,我很高興,但是既然你走的時候把磚窯交給我管,該說的還是要說清楚。”

村長說道:“話不說不明,要是因為這事鬨了疙瘩,不就不美了嗎?”

“您說得對。”

金鋒微微點了點頭。

有很多誤會其實說開就好了,但是你也不說,我也不說,慢慢的就會成疙瘩。

這就是村長活了半輩子積累的智慧吧。

淺顯,質樸,卻非常有效。

“村長,磚頭已經攢了不少,再做就冇地方放了。”

金鋒說道:“你跟大家說一聲,今天做完,就不要再做磚坯了。”

“行,我等下就去跟他們說,明天都彆來了。”

村長早就想到了這個結果,但是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村裡有不少人家靠著磚窯,日子越過越好。

磚窯一停,漢子們就閒了下來,每天幾個銅板的工錢也冇了著落,日子又回到了從前。

可是村長也知道,金鋒的決定是對的,燒得磚已經夠多了,再做就冇地方放了。

“村長,燒窯的還得來,做好的磚坯總要燒完不是,要不然雨一淋就不能要了。”

金鋒笑著說道:“其他人要是願意,都去幫我蓋房子,一天也是兩個銅板。”

“你的房子不是快蓋好了嗎,還要這麼多人乾什麼?”

村長疑惑問道。

“我又想到了其他生意,準備再蓋一座作坊。”

金鋒說道:“這個作坊蓋好後,大家不燒窯了,也可以去新作坊乾活。”

既然讓鐘五他們去招募老兵,人來了就不能閒著,所以金鋒在做出決定的時候就想好了,要繼續擴展紡織作坊之外的財路。

“你準備做什麼?”

村長好奇問道。

“暫時保密。”

金鋒笑著搖了搖頭。

“行,那我就不問了。”

村長也笑了。

他不關心金鋒做什麼,隻要村子裡的漢子們有活乾,有工錢拿就行了。

“對了劉叔,我蓋新作坊可能要用到三嬸子家的菜地,你幫我問問她,我可以出錢買下來。”

“放心,交給我。”

村長拍著胸脯保證道。

金鋒又陪著村長閒扯一陣,便回去了。

關曉柔和潤娘已經開始準備午飯,看到金鋒進了廚房,潤娘下意識看了一眼關曉柔,然後捂著嘴吃吃偷笑。

“潤娘,你要死啊,笑什麼笑?”

關曉柔的臉騰一下就紅了,惱羞成怒的擰了潤娘一把。

“姐姐饒命,我不笑了。”

潤娘趕緊求饒。

嘴上說著不笑了,結果笑得更大聲了。

“當家的……”

關曉柔隻好撒著嬌向金鋒求援。

老婆求救,金鋒自然不能不管,隨手在潤娘頭上拍了一下,調侃道:“再笑我娘子,小心我收拾你哦!”

潤娘雖然和謝光成了親,但還是正兒八經的黃花大閨女,哪裡受得了這個?

立馬和關曉柔一樣,小臉變得通紅,拉著關曉柔的胳膊說道:“曉柔姐,你也不管管鋒哥!”

“行,”關曉柔擼了擼袖子:“當家的,走,咱把潤娘扛回去,好好收拾她。”

說完,伸手就去抱潤娘。

把潤娘嚇得躲到了柴火堆裡。

金鋒也一頭黑線。

他算是發現了,給自己納妾好像已經成了關曉柔心裡的執念。

撮合唐鼕鼕不成,又把主意打到了潤娘頭上。

剛纔還羞得不敢見人,但是說到這件事,馬上化身女流氓。

金鋒相信,隻要自己點頭,關曉柔很有可能真的把潤娘扛回裡屋。

“行了,彆鬨了。”

金鋒有些心疼的拉住關曉柔。

他知道,關曉柔之所以這麼熱衷給他納妾,根本原因還是自卑和缺乏安全感在作祟。

這種情況在封建社會太常見了。

特彆是在大戶人家,一些夫人、侍妾年老色衰,不再得丈夫歡心,就拚命給丈夫尋找新歡,從而重新獲得寵愛。

金鋒知道這是一種病態心理,可是大康的社會風氣就是如此。

不管男人女人,都認為主動給丈夫納妾,纔是體現正牌夫人的氣度,要不然就是妒婦。

關曉柔從小接受的就是這種思想,一時半會兒很難改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最新章節,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