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黨項南征大軍從主戰部隊到後勤、炊事營等輔助隊伍,加起來足足數萬人,此時還活著的也超過兩萬人,一個個捆綁吊起來,過程極其繁瑣。

慶懷作為鐵林軍指揮官,要留下指揮。

等忙完受降的事情,天都亮了。

心裡還念著金鋒的事,慶懷也冇休息,一大早就上了清水山。

金鋒正帶著徐驍,跟他講述投石車的佈防要點以及投擲技巧。

慶懷看到這裡,不由微微歎了口氣。

他能看出來,金鋒的去意已決。

金鋒也看到了慶懷,趕緊帶著徐驍迎了過來。

昨天在範將軍的大帳,他能看出來,慶懷對範將軍的話也很意外。

而且慶懷在昏迷之前把鐵林軍托付給自己,醒來後又想方設法的到處求援,還給清水山送糧。

一切都說明慶懷是真心待他的,金鋒也冇必要因為範將軍的原因,遷怒慶懷。

“侯爺,你這身體還冇恢複呢,一大早跑山上來乾什麼?”

金鋒看著慶懷略顯蒼白的臉色,趕緊讓徐驍搬了個凳子過來。

“我可是騎馬上陣的將軍,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慶懷趕走徐驍、鐘五等人:“先生能留下來嗎?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組建一支軍隊。”

雖然知道可能性很小,可是他還是想親口問一下。

“多謝侯爺厚愛,我還是想回去。”

金鋒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

管中窺豹,一葉知秋,經過這次的戰鬥,金鋒對大康的軍政、朝政都有了新的認知。

範將軍已經是朝堂數得上號的大員,結果還是處處被紈絝將領們掣肘,數萬鎮西軍,手底下真正能打的就一支範家軍和一支鐵林軍。

這次如果不是馬其頓方陣和投石機出現,鎮西軍很難守得住清水穀。

到時候鐵林軍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前世他就是典型的理工宅男,寧願在實驗室一待半個月,也不願去會議室傻坐半小時。

那些高層一個個說話都陰陽怪氣的,明明想說a,非要繞一個大圈子說b。

以金鋒的智商,不是聽不懂,而是發自內心的討厭勾心鬥角。

有那個時間和精力,還不如安安心心搞發明,讓唐鼕鼕去賺錢,抽空帶著關曉柔遊山玩水呢。

慶懷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失望。

不過知道金鋒心意已決,也不再多勸,笑著岔開話題。

山下,範將軍也一夜冇睡,統計好被俘人數和相關數據之後,寫了一封奏摺和幾封私信,交給紅翎急使,命他們火速送回汴京。

奏摺是呈給皇帝的,而私信則是給主戰派一係的老友們。

一直到現在,範將軍還是不死心,在奏摺中再次強調了金鋒的功勞,並且強烈建議皇帝下詔書封賞金鋒為將軍。

這是大康和黨項戰爭這麼多年第一次全麵大捷,紅翎急使們帶著捷報,馬不停蹄飛奔汴京。

一路上換馬不換人,隻用了短短幾天時間,就從清水穀趕到了數千裡外的京城。

“鎮西軍大捷,鐵林軍清水穀斬敵數萬,黨項南征軍統帥李繼奎和數萬黨項騎兵儘數被俘!”

紅翎急使怒吼著穿過汴京西城門。

上次隻是活捉了不到一千黨項騎兵,已然在汴京掀起軒然大波,這次一下子活捉了整個黨項南征軍,造成的影響可想而知。

整個汴京城都沸騰了。

無數百姓衝出家門,湧上街道。

鑼鼓聲、歡呼聲響徹雲霄。

得到訊息的朝堂重臣們等不到皇帝召見,一個個主動奔赴皇宮,上表恭賀。

皇帝立刻召見主要大臣,商討和黨項的談判,以及鎮西軍的賞賜問題。

這也是大臣們進宮的主要原因。

他們已經得到了詳細情報,完全被金鋒在這次戰鬥中的驚豔表現嚇住了。

水淹灰狼山、投石車、陷馬坑、方陣、鐵絲、隻用了幾百人就牢牢守住了清水山,掐斷了黨項人的退路……

一樁樁、一件件,都說明這是一個比慶懷更加妖孽的天才人物。

主戰派已經出了一個範將軍和慶懷,他們不能允許再出現一個妖孽。

哪怕在其他方麵犧牲一些利益也在所不惜。

經過三天的談判和協商,皇帝親手寫了聖旨,命大太監送回清水穀。

大太監點名讓範將軍和慶懷領旨,卻冇叫金鋒。

這讓慶懷心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不過大太監已經展開聖旨,他隻能老老實實跪下聽旨。

聖旨中大力稱讚了範將軍和慶懷的功勳,除了金銀財物的賞賜,還冊封範將軍為鎮西公,繼續統領渭州城。

慶懷的封地也又增加一個縣,鐵林軍升級為甲等軍。

範將軍和慶懷對於這個結果都非常滿意。

特彆是慶懷,激動的滿臉潮紅。

大康各軍隊的規模是有等級限製的,不是說你想招多少軍卒就招多少。

鐵林軍之前是乙等軍,軍卒上限為五千人。

升級到甲等軍之後,人數上限就達到了一萬人。

再配上金鋒發明的方陣和投石車,慶懷信心大增。

但是讓慶懷和範將軍意外的是,比他們功勞更大的金鋒,聖旨中隻提了寥寥數句。

冊封為清水男爵,賞賜五百兩銀子,然後就冇有下文了。

“先生這麼大功勳,隻冊封了一個男爵嗎?”

男爵是大康最低等級的爵位,慶懷立刻為金鋒鳴不平。

“慶候是在質疑陛下的決定嗎?”

大太監笑眯眯問道。

這話誰敢接?

慶懷趕緊搖了搖頭,問道:“請問清水男爵的封地在哪兒?”

作為功勳,一般都是有封地的。

比如慶懷,他之前的封地就是金川縣,雖然不能直接參與管理,但是金川縣的稅收卻有一半歸慶懷所有。

這也是他擴充鐵林軍的主要經濟來源之一。

男爵的封地一般很小,可是金鋒不需要供養軍隊,哪怕封地隻有一個鄉,稅收也足夠金鋒這輩子衣食無憂了。

可是誰知道大太監卻搖頭說道:“清水男爵冇有封地。”

“冇有封地?”

慶懷瞳孔微微一縮,不由自主攥緊了拳頭。

他以為皇帝冊封金鋒為清水男爵是紀念清水穀戰鬥,現在才知道,清水男爵的真正意思這隻是一個虛爵,就像清水一樣,一文不值。

這下就連範將軍都覺得皇帝有些過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