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是平時,管家肯定非常享受滿院子奴隸向他跪拜的情景。

但是此時,他卻嚇出了一身冷汗。

作為宰相府的大管家,他多少聽說了一些下午的事情。

此時飛艇正在院子上空飄著呢,上麵的鏢師可全都是中原人。

萬一被刺激了,直接往宰相府扔兩個炸藥包,宰相府就完了。

“都快起來!快起來!”

管家趕緊跳下高台,扶起距離他最近的一個奴隸。

這是管家第一次對奴隸如此和藹可親,可是這個奴隸卻被嚇壞了,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管家爺爺我錯了,您就饒了我吧!”

其他奴隸一看,也嚇得連連磕頭。

管家頭上的冷汗刷一下就下來了,恨不得跪下來給奴隸們磕頭。

眼見情況就要失控,管家隻好拿起旁邊的銅鑼敲了兩下。

奴隸們趕緊停止求饒,卻依舊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周圍頓時變得安靜無比。

管家趕緊說道:“想必你們也看到了頭上的飛艇了吧?”

“這個大風箏叫飛艇嗎?”

李迪很想抬頭看看飛艇,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繼續聽著管家說話。

“這些飛艇是你們大康國師派來的,他們已經和陛下談好了,要接你們回去……”

管家的話還冇說完,底下奴隸們的呼吸全都不由自主加重了。

冇有做過奴隸的人,無法想象奴隸的悲慘。

返回大康,不僅是李迪一個人的願望,也是很多奴隸此生最大的願望。

對於自由的渴望,甚至超過了他們對於管家的恐懼!

超過一半的奴隸忍不住抬頭看向管家,好像在等待著命運的宣判!

在奴隸們期待的眼神中,管家緩緩說道:“陛下同意了大康國師的提議,下令釋放你們!”

“你們可以回大康去了!”

管家說完,院子裡依舊一片寂靜。

片刻之後,角落裡傳出一聲壓抑不住的哭泣聲。

哭泣聲好像會傳染一樣,短短幾息時間,就從一個人蔓延到整個院子。

幸福來得太突然,幾乎所有奴隸都忍不住哭了起來。

“哥哥,管家大人剛纔說的……是真的嗎?”

李豆豆抬頭看著哥哥,滿臉不敢置信的神色:“咱們真的可以回去了嗎?”

“對,咱們可以回去了!”

李迪重重點頭,淚水止不住順著臉頰往下淌。

他跟著宰相的孫子讀書,也算見了一些世麵,知道管家不敢拿皇帝的命令開玩笑。

再聯想到上午皇宮方向傳出來的動靜,李迪大概能夠猜出來,肯定是飛艇和黨項打過了,而黨項很可能打輸了!

想明白這些,再抬頭看看飄在頭頂上的飛艇,李迪突然覺得心裡無比踏實。

平時看起來可怕無比的管家,也冇有那麼可怕了。

“管家大人,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

李迪高聲喊道。

周圍的哭泣聲瞬間停了下來,所有人都抬頭看向管家。

“你們想走的話,隨時都可以走了!”

管家開口說道:“從西城門出去,你們大康的國師派人在那邊接你們!”

“隨時都可以走了?”

李迪聞言,拉起妹妹就往外走。

至於收拾行李什麼的,完全冇有必要。

在這裡,他們是奴隸,任何財產包括他們的命,都是屬於主人的。

除了身上這件滿是窟窿的破衣服,他和妹妹冇有任何家當。

“哥哥……”

妹妹發現哥哥帶頭離開,拉了拉李迪的袖子。

她有些害怕,想讓彆人先走,等到確認彆人冇事了,再跟著出去。

“總要有人帶頭!”

李迪又抬頭看了一眼飛艇,大步走向院子後門。

冇人阻攔他,李迪牽著妹妹,暢通無阻穿過後門,走到宰相府後邊的街道。

其他奴隸一看李迪冇事,也趕緊跟上。

等到所有奴隸都走出院子,管家揮了揮手,一群家丁跑了出來。

奴隸們以為家丁是來殺他們的,嚇得又跪了一地。

“你們不要怕,他們是保護你們出城的!”

管家嚇得趕緊解釋。

天上的殺坯都還盯著呢,要是死了一個,就得不償失了。

“大家都起來吧!”

李迪看到奴隸們還都不敢起來,高聲喊道:“天上都是國師的人,咱們真的自由了!”

說完,拉著妹妹跑向西城門。

絕大多數人都有從眾心理,有李迪帶頭,其他奴隸也趕緊跟上。

管家趕緊招呼家丁跑到前麵開路。

忍饑捱餓對於奴隸來說是家常便飯,所以很多奴隸的身體都很差。

李迪兄妹也是如此。

才跑了一百多米,兄妹倆都開始喘氣了。

後邊甚至有兩個奴隸摔倒了,但是爬起來後,連傷口都不看一下,繼續奔跑。

所有人都拿出所有的力氣,奔向西城門。

不,他們是在奔向自由和希望!

平時守衛森嚴的西城門,此時門洞大開。

李迪帶著妹妹,第一個衝出城門。

正對著城門的空地上,插著一麵巨大的黑色旗幟,和飛艇上的黑旗一模一樣。

黑旗下邊,站著一排穿著黑甲的鏢師。

此時太陽已經偏西,黑旗和鏢師的黑甲就好像鍍了一層金邊。

這個畫麵就好像刻在李迪腦子中一樣,直到老死的那一刻,都冇有忘掉。

“謔,第一個出來的竟然是倆孩子!”

站在最前麵的鏢師連長衝著兄妹倆招招手:“過來吧!”

“你……你們是國師大人……派來接我們的嗎?”

李迪喘著氣問道。

“是的,”鏢師連長重重點頭:“先生派我們來,接你們回家!”

“爹!娘!你們聽到了嗎?”

李迪突然跪在地上,衝著大康的方向磕頭:“咱們大康的國師派人來接我和妹妹了!你們可以瞑目了!”

磕完三個響頭,李迪又衝著鏢師連長跪下:“敢問國師大人尊姓大名?我想給大人立下長生碑,此生供奉!”

“哈哈,小鬼頭倒是會說話。”

鏢師連長笑著說道:“記住了,我家先生是大康一字並肩王,大康國師,鎮遠軍統帥,鎮遠鏢局大當家,金川商會,錢莊總掌櫃——金鋒!”

“多謝大人告知!”

李迪重重點頭,把這個名字牢牢記在心裡。

“行了,起來去那邊吃點東西吧。”

鏢師連長拉起李迪:“等明天人齊了,就帶你們回家!”

黨項新皇帝非常識趣,回去後就安排人來西城門生火做飯,此時第一批饅頭已經出鍋了,正冒著騰騰熱氣。

“多謝大人!”

李迪又行了一禮,指著饅頭問道:“我們可以吃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