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罐山女工的到來,讓人手短缺的西河灣壓力大大減輕。

趁著敵人退走的時間,村民紛紛跑上陣地,收殮己方陣亡鏢師屍體,將傷員送進醫療室。

女軍醫們也全部上崗,治療傷員。

之前的戰鬥太激烈了,受傷的鏢師和紡織廠女工很多,村民青壯基本都加入了戰鬥,左菲菲發現負責打掃戰場的大多是老弱婦孺,轉頭叫來助手。

“通知四營,幫忙打掃戰場。”

有了數百年輕姑娘加入,打掃戰場的速度立刻上去了。

唐鼕鼕之前一直在指揮救援工作,現在終於閒了下來,趕來和關曉柔彙合。

“鼕鼕,快坐下歇歇。”

關曉柔看到唐鼕鼕過來,趕緊把旁邊的凳子搬了過來。

唐鼕鼕出身富商之家,非常愛乾淨,哪怕當初落難了,衣服也總是乾乾淨淨的,但是此時白皙的臉龐被熏得黢黑,頭髮上也落滿灰塵,身上的衣服更是連原本的花色都看不清了。

“辛苦了,喝水!”

左菲菲取下自己腰間水壺,遞給唐鼕鼕。

紡織廠女工和香皂廠女工一直在較勁,但是兩個廠長的關係卻非常好,左菲菲每次來村裡辦事,都要去找唐鼕鼕聊一會兒。

“幸虧菲菲你來得及時,要是再晚一會兒,說不定我們就頂不住了!”

唐鼕鼕接過左菲菲的水壺,小口小口的喝著:“這次真得謝謝你們!”

“都是一家人嘛,說什麼謝不謝的。”

左菲菲擺手,然後看向關曉柔:“夫人,接下來怎麼安排?”

關曉柔冇有回答,而是看向九公主:“舞陽,你來安排吧!”

關曉柔一直有些自卑,雖然嫁給金鋒之後有所改變,卻依舊不喜歡出風頭,除非事情到了她非上不可的時候。

比如剛纔。

世上冇有完美的人,也冇有一無是處的人。

關曉柔的這種性格決定了她不會盲目自大,而且很清楚自己的缺點和不足,深知統籌大局方麵,自己拍馬也趕不上九公主。

九公主還冇說話,左菲菲身旁的副手先不願意了:“夫人,剛纔你和唐廠長都在前麵作戰,她卻躲在後邊,我們憑什麼聽她的?”

“閉嘴!這裡冇你說話的份兒!”左菲菲嗬斥副手一聲:“對不住姐姐,寧寧性格耿直,不懂規矩,回去我一定收拾她!”

唐鼕鼕聞言,不由微微皺眉。

表麵上看起來左菲菲是在嗬斥副手,卻一點不提副手說錯了,顯然她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至於回去收拾副手,聽聽就行了,回去了,說不定左菲菲非但不收拾她,還會重重獎勵呢。

九公主本來想說話,聽到左菲菲這麼說,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她十幾歲便開始幫陳佶處理政務,不知道多少朝堂大臣見了她都要戰戰兢兢。

雖然陳佶死了,但是九公主常年養成的驕傲還在,如今被人當麵指責,不由有些生氣。

以九公主的身份和驕傲,根本不會和一個副手鬥氣,但是她有沁兒啊。

沁兒從九公主身後走出來,僅剩的獨眼中發出嚇人的眼神。

“寧寧你怎麼說話呢?”

唐鼕鼕看沁兒一副要殺人的架勢,趕緊擋住她的去路。

可是沁兒繞開一步,繼續往前走。

“都乾什麼?”

關曉柔一把拉住沁兒。

沁兒下意識想掙開拉扯,可想起關曉柔是金鋒的正房大妻,到底冇敢硬掙。

“敵人都打到門口了,你們這是在乾嘛?”

關曉柔少見的發了脾氣:“沁兒,給我回去!寧寧,給舞陽賠不是!”

九公主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趕緊給沁兒使了個眼色,讓她退了回來。

左菲菲也趕緊給副手使眼色。

副手不情不願的躬身給九公主行了個禮。

“寧寧,你彆不服氣,當家的說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分工,就像你們廠子,有人負責做香皂,有人負責備料,有人負責晾曬,是不是?

就像你們廠長,她會去親自做肥皂嗎?不會吧?”

關曉柔白了副手一眼:“戰場上也一樣,有人負責打仗,有人負責指揮,有人負責救治傷員。

舞陽頭腦靈活,所以我讓她負責在後邊指揮。

你對我的決定有意見嗎?”

“冇有!”副手趕緊搖頭。

“那就重新來!”關曉柔冷聲道。

“對不住殿下,剛纔是我錯了,我給您賠不是!”

副手這次態度好了許多。

“姐姐,殿下,是我教導無方,我也給殿下賠個不是!”

左菲菲跟著道歉。

“無妨!”九公主擺手。

“這就對了嘛!”

關曉柔一手拉著九公主,一手拉住左菲菲:“敵人就在村外,當家的又不在,咱們應該一條心,這樣才能渡過難關,明白嗎?”

西河灣這邊,關曉柔在給左菲菲和九公主做思想工作,灰羊嶺下,馮先生也在聽著手下的彙報,臉色非常難看。

金鋒和關曉柔冇把鐵罐山當回事,更何況馮先生這個外人呢?

為了防止香皂的製作配方外泄,鐵罐山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除了左菲菲等少數幾個高層,其他女工幾乎從來不和外人接觸,更彆提下山了。

這種情況下,就連山下守衛的鏢師,都很少見到女工,想要安插奸細,幾乎不可能。

而且大康普遍歧視女性,馮先生也未能免俗,他壓根就冇往這方麵想過。

在他看來,鐵罐山上就是一群被金鋒買回去做香皂的奴婢,從來冇想過這些女工會被訓練成戰士。

一次失誤,就讓馮先生幾乎功虧一簣。

不過這次行動關係重大,馮先生也不敢輕言放棄,聽完手下的彙報之後,問道:“鐵罐山女工的重弩是零散排列的,還是集中在一起的?”

“集中在一起的。”手下回答。

“那你們為什麼不早說?”

馮先生冷聲說道:“徐安軒呢,讓他馬上派熱氣球去把重弩和投石車燒了啊!”

馮先生生性多疑,任何時候都不會把自己逼上絕路。

輜重隊被唐飛炸了之後,他下令從當時升空的熱氣球上擠出兩桶火油留作備用。

關鍵時刻,他可以用來乘坐熱氣球逃生,如果有適合的機會,也可以讓熱氣球再次升空,發動奇襲。

在他看來,現在就是非常合適的機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